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四篇

 

第八十四篇 神家的吸引力

  本诗洋溢着渴慕之情。这位殷切思家者是可拉后裔的圣殿诗班班员,而本诗的情怀很像第四十二、四十三篇,其作者亦出自同一团体。柏容认为,我们在这里所听到的声音,或许与那里的相同;若是如此,那么这位诗人便是已从过去的忧郁阴影中出来,而他在早先的诗中,曾开始得着一些释放。

  他三次用“有福”,或“快乐”一字;一次是期待(4节),一次是立志(5节),一次则是深深满足(12节)。我们可顺着这些来探讨本诗的发展。

{\Section:TopicID=535}标题

  本诗是此卷四篇可拉后裔之诗其中之一(八十四、八十五、八十七、八十八篇),可与第二卷中的八篇互补(诗四十二∼四十九篇)。迦特乐器,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54页。

{\Section:TopicID=536}遥远的家(八十四14

  1. 何等可爱,更准确的意思是“何等可亲”,或“何等宝贝”,这是爱情诗的用语。四十二4、四十三4让我们瞥见,对一个全然奉献的圣殿仆人而言,他的角色带给他何等大的喜乐──这种喜乐对不肯献身者却很陌生(参摩八5!)。对基督徒而言,与其相当的则是“弟兄之爱”,因弟兄──无论是个人或团体──乃是神的殿(林前三16,六19)。

  “哦,我灵如饥似渴,

   要与諈盡o徒相交。”392

  2. “我因渴想而消瘦、发昏”(NEB),这是第一行很恰当的翻译,然而却使下一句欢呼(或类似译法,每一种现代译本几乎都如此译;见和合本小字)显得很不配称。这个字,是指大声呼喊,却不一定是快乐的(参,十七1;哀二19),AVRV 译为“呼吁”是睿智的作法。

  永生神是这份渴慕之情真正的对象,就如:四十二2;这份依恋不是针对一个地方,无论那是怎样的圣地。那种地方可能成为人的逃避(王上十九9),或是盲目的崇拜(徒七4854),但本诗的其余部分则显示,专注于神自己,会带来何等积极的结果。

  3. 甚至麻雀──这又像情人的话:因着情人在远方,而嫉妒任何可能接近他的人或物。顺便一提,此处所描绘的圣殿,不是被遗弃的:见第4节的批注。圣殿的外院是露天的,而圣殿的屋檐正好作窝。请注意这里两次提到房屋(或家),靠得很近:一是麻雀的(3节),一是神的(4节,和合:殿);这里暗示出神温柔的慷慨:如果连鸟儿都有分,仆人就更不用说了!

  另外一种看法(参,德里慈),是将麻雀与燕子视为诗人本身的象征,他在外漂泊不定,现在却想象自己回到了家中。因此 JB 译作:“麻雀终于找着自己的房屋……”,但这样解释,似乎让他太快到家了。诗篇中却仍有一段朝圣的路要走。

  4. 有福,这是三个福气中的第一个(见本诗开头注释的第二段{\LinkToBook:TopicID=534,Name= 第八十四篇 神家的吸引力})。它将前几节的默想作了一个总结,认为未被掳去之人是有福的。可是我们也察觉,常是离家之人才感到家的可爱,而留在家中的,反而觉得不满。

{\Section:TopicID=537}归心似箭(八十四58

  5a. 有福,诗人从前一节再拾起这字,将它用在另一个方向,不愿停留于空自悔恨。福气使本段显得精神抖擞。如果他不能在锡安,他还是可以与神同在;如果他尝不到甜美的滋味(参,1节),却仍可支取到能力(7节)。他不再思想如第4节住在殿中的诗班,而转念忆起那些必须努力来到锡安之人的福分。

  这里或许是指真正朝圣的人,也可能是指那些只能在心中行此旅途的人(5b节),他们将目前的难处当作像上锡安的陡峭之路。无论怎样解释,诗人在此总是将朝圣的路摆在眼前,并且似乎以其中景色之名来作文章。

  5b. 大道(或“朝圣之路”,NEB),这个字有两个可能的意思(见六十八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39,Name= 頌讚大展(六十八16}):或是指一条上升的路,尤其是特为游行队伍用的“圣路”393;也有可能是指在崇拜中向神而升的赞美音乐(参,NEB 小字,“高声赞美”)。但后者只是从六十八4的一种解释推演而来,再加上细拉的一种可能解法(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21,Name= 1 插入語}49页)。按其主要含义而言,这个字提醒我们,通往神的路并不像我们以为的那样孤单,或无踪迹可循,其实不但是早已预备好的路,也常有人在其中行。对我们而言,诗篇本身就是这样一条大道。

  6. 巴卡(和合:流泪)394,显然是译为“香胶树”或(NEB)“白杨树”(撒下五23)之字的单数,可能是指在干燥地带生长的一棵树或一丛灌木:因此 NEB 译作“干渴之谷”。NEB 将第二行修改,但对朝圣之人显得太过轻松:“他们从清泉中找到水”。其实,正如 RSV 所译,他们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这才表达了信心一贯的精神,就是敢在艰难中挖掘出祝福395。可是神或许会愿意赐下雨,这不是出于任何人的努力,而能为整个区域带来生气;神要解决我们的干渴,方法不止一种(参八十一7及一○七35)。池塘(和合:福)一字与“福”(RV)的子音相同,希伯来经文及古译本皆使用后者396,也许这字是形容在这种地区,当阵雨过后一切青绿冒出的光景。

  7a. 愈接近目标,它的吸引力便愈强;因此这些朝圣者不仅不疲倦消沉,反倒比出发时更加卖力。对一生的天路而言,此处的模拟也许不太在于一个人年轻时与年老时敬虔的状况(因外在的因素会影响比较的结果),而较在于“远远地跟随神”和与祂偕行的不同;因为信心与爱心都能因操练而有进步。从力量到力量(和合本:力上加力)一语397,参新约的“从荣耀到荣耀”(林后三18AVRV),那里与这里一样,都与专注地仰望神、认识神有关。

  7b. 众神之神(和合:神)又是一个将元音改动的字(视为 ~e{l 而非 ~el),但这里有古译本的支持,也避免了文法结构的困难,即 AV 斜体字所承认的难处。这可能是正确的字。

  8. 但是诗人乃是孤单的;他无法加入前面他所设想的朝圣行伍。此处他从“他们”转到我的;可是不论他与第7节的锡安距离多远,他却是与神单独同在,而不是自己孤伶伶的。他的祷告必蒙垂听。

{\Section:TopicID=538}荣美的居所(八十四912

  第9节似乎是在括号内的句子,打断了前后个人性的宣告,而下一节就是这类宣告的高潮;本节则为全民为王的祈祷398。这很可能是国难留给本诗的印记,即如国王遭掳(参,耶二十二1011,或哀四20,那些痛彻心扉的话),而全会众则把握住这个恰当的机会来代祷,成为诗人祷告的响应,也运用其祷告作为媒介。

  10. 现在诗人自己的声音又回来了,他的宣告可媲美保罗的“万事看作粪土”(腓三8),或亚萨的“除諝H外,在天上我有谁呢?”(诗七十三25)。这句话当然说得好,但还不够丰富,而下一节将继续发挥。

  在细节方面,有些字,如在别处(原文没有),需要加上,使第10节的第一行较为完整,而希伯来文的我宁可(直译“我已选择”),看来似乎是抄写者的笔误;也许原来是“在家”(NEB)。若是如此,第二行就是从“(较好的是)在……”继续。在这行中,看门一字与历代志上二十六112不同,那里是讲职位相当高的官员,这里是一个动词,而整行应为“(较好的是)站在门坎……”,所强调的对比为地位,或外在的安全,以及陪伴。

  11. 这节极其丰富,“有如装满了糖果的盒子”399,它看神之所是,祂之所赐,及祂尚拥有的一切。如此一来,对第10节的兴奋若有任何疑虑,到此都被平息了。日头和盾牌,这两个比方生动地刻划出神可以如何待他的跟随者,他非常主动、积极(亮光、喜乐、热量、能力……;参玛四2),又非常能保护人;这是对恐惧与失败的回答──勇士的答复!至于他的礼物,恩宠与荣誉不如“恩惠和荣耀”(AVRV、和合)译得好,因为随着圣经的渐进启示,这两个字的意义也将逐渐明朗。恩惠已经指神的笑容之类的事;但到了新约书信时期,“祂各样全备的赏赐”便都显明出来。至于荣耀,也已经用超越地上的话来描述过(见七十三232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72,Name= 信心的光芒(七十三1528});但随着福音的到来,新的境界才将浮现(如:彼前四14)。本节的最后一行所涵盖的,也超过当时所看得出的情形。神会留下的,不是“没有一件”,而是没有一样好处(参,三十四10),这话听来似乎太过陈腐;然而福音却显示,其中的长阔高深远超乎人的想象(罗八32;腓四619)。此处的限制句,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即,心无旁骛的人),不是专断的条件,而是很合理的状况,就像那应许:“你要大大张口,我就给你充满”(八十一10)。耶利米用本节的话,来表达相反的意思:“你们的罪恶留下了好处,不给你们”(耶五25AV)。

  12. 这三个福中的最后一个,也像前两个一样,将本段的思想作了总结(见本诗\cf5 开头注释的结尾{\LinkToBook:TopicID=534,Name= 第八十四篇 神家的吸引力})。这位诗人对乡愁作了有纪律的响应,因此得着了“那没有看见就信”之人的福(约二十29);他教导我们,在充满憧憬与期待的阶段,要效法他的榜样:不只是产生朝圣的冲动,而且要视此刻为良机,用欢乐的信靠来回应神。

 

392 H. F. Lyte, 'Pleasant are Thy courts above'.

393 见以赛亚书三十五8以下,用一相关的字:亦参以赛亚书四十3,六十二10等。叁 Mowinckel, I, p. 170, 171。“(到)锡安”(AVRVRSV、和合本)是多加的解释,原文没有。

394 动词“流泪”的声音,与这字很像,因此 RV 按照七十士译本等,译为“流泪谷”。这种树的名字或许与此动词有关,它可能会分泌或“流”出一些东西(叁 K-B),若是如此,这里便是用双关语,可有“流泪谷”之意。

395 旧约惟一用这种树为名的谷,即利乏音谷(撒下五2223),而有一次,既渴又疲乏的大卫,因着朋友的忠诚、大胆,在此谷经历了意想不到的更新(撒下二十三13l7)。这故事正与此诗意相配。

396 这些都将 mo^reh早雨)视为其另一解释:“教师”或“颁律法者”;故七十士译本与武加大本作:“那颁律法者将赐福”。本诗也许在将此次朝圣与出埃及的旅程作比较。

397 NEB 作,“从外墙到内墙”,它假定 h]ayil(力量)是错的,应为 h]e^l(子音为 h]-y-l),“堡垒”(“从城堡到城堡”,朝圣者进耶路撒冷的情形正是如此)。这译法虽可取,却无经文的支持。我们不妨想象,诗人是用双关语,用“力量”取代“坚垒”(“堡垒”),使此次旅程显明是一则比喻,而非实际的旅途。

398 参,诗篇八十九18(“我们的盾牌……我们的王”)与其后的代祷,尤其第38节以下。“盾牌”、“受膏者”等名词,具弥赛亚意味,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07,Name= A 受膏君}2728页(Dahood 对“盾牌”的另外翻译,见八十九18的脚注{\LinkToBook:TopicID=564,Name= 王位以上的寶座(八十九518})。

399 George Herbert, 'Sweet day, so cool, so calm, so bright.'──《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