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六篇

 

第八十六篇 “在我患难之日”

  从不只一种角度而言,本诗是大卫一个孤单的祷告,因它亦是卷三中惟一属他的诗。其结构很简单,开头与结尾是祈求,而以刻意的赞美为其中的标点──刻意,是因为连最后几节也未见压力减退,或看到任何神回答的征兆。

{\Section:TopicID=546}标题

  大卫,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45页。

{\Section:TopicID=547}祈求者(八十六17

  头两节以向神信实之呼吁,来平衡向祂同情之呼吁(因我是困苦穷乏的)。第2节强调信实方面,特别提出将大卫连于神的三股绳索。换言之,神也如此连于大卫:第一,约的绳索(虔诚与十八25的忠诚〔和合本:慈爱〕为同一个字,见那里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9,Name=「祂的道是完全的」(十八2030}:这字是讲对第5节所提“慈爱〔或译:坚定的爱〕”而产生的坚定回应);其次,是仆人与主人关系之绳索405;再来,则为倚靠者与倚靠对象之连系,其力量也不亚于前者。严格说来,我的神阿(2节)此一插入的感叹词,应当置于拯救諈漱略H和这倚靠諈漱H之间;是表紧急的插句。

  47. 本诗就像诗篇中其它的祷词常有的心态一样,定意朝向更清朗的天、更坚稳的地迈进。欢喜(4节),在这种时候是一个大胆的祈求,而以下提出了几项充分的理由来予以支持。这些理由出现在三个子句中,由“因为”引进:祈祷者的专一(4b节,而二十四4,二十五1中所用的同一表达语:“举起他的(我的)灵”(和合本,二十四4:向,二十五1:仰望,与此处对照,可成为其最佳说明),耶和华的本性(5节),以及对祂回答祷告的把握(7b节)。由此看来,下一段会出现“阳光普照的高原”,就不致太让人惊讶了。

{\Section:TopicID=548}统管万有者(八十六813

  主字,即表“主人”或“统管者”,在本诗中出现七次,而本段中占三次(8912节)。面对这样的一位神,大卫如今全心贯注在他身上。

  他的赞美不是随兴所至;首先,他以天界作比较(8a节),其次又以大自然(8b节)、人类(9节)和历史(10节)作比较;这些请参看以下注释。最后,他将自己敞开在这位统管万有者之前,并臣服于他的鉴察中(11节以下)。

  8a. 诸神可能是修辞用法,好像说:“诸神──假使他们存在的话!”但是,从第10b节坦白的声明,唯独諡O神看来,第8节中大卫乃是在讲天使,而非假设的灵界活物:见八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6,Name= 人算什麼?(八38},及八十二篇开头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24,Name= 第八十二篇 諸神受審判}

  8b. 作为也许在此是指神所造的万物,而不是祂曾行的事(这在以下才提到,10a节)。参,如八36,十九1

  9. 普世敬拜的图画,在大卫心中常是清楚又强烈的;特别参考二十二27以下。此处这行动的理由,从“諰珜y的”一语表明出来。

  10a. 奇妙的事,在诗篇中有几种不同的译法,常用来指神行神迹拯救的事。参,如:七十八41132;亦见九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9,Name= 勝利的異象(九112}

  10b. 惟独諡O神,这是一句毫无妥协的宣告,见第8a节的注释。这宣告与该节很靠近,若非如此,该节表面看来似乎不主张一神论;在研读诗篇中其它地方所提及的“诸神”时,我们当将此一事实谨记在心。

  11. 这个求引导的祷告,应当从上下文对神统管万有的称颂来看。如今大卫不只将这点广泛应用于普世,如第810节,而是应用于他自己的生命中。这个祷告是祈求养成正确的习惯(注意中间那行提到的目标),而非采取正确的行动──但并非表示大卫轻看这点(见,如:撒上二十三2410以下)。

  最后一行,求諟洇内心合一(和合:专心)406敬畏諈漲W,是深刻自省的高潮;这简明的词组承认了人心分裂的状况,圣经在其它地方以不同的形式将其表达出来,从不真诚(见十二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9,Name= 口舌的威力(十二14})、没有定见(雅一6以下),到保罗在罗马书七15以下所描述的拉锯战。他所关心的,不是为他自己求个性上的合一;这行话的交集超越了他本人,而至于敬畏神。

  “指引、控制、提示,

    今日我所安排、所做、所说,

   使我一切才能、一切力量,

    都联合于貑岸@的荣耀中。”407

  12. 这是神所赐,对他祷告回应的起步(亦是极实用的方法):他一心全都专注于颂赞。第11节中,他在寻求属灵的成熟,但他却不是消极的等候。

  13. 这个赞美也不只是一种操练:它有充分的理由。至于免入极深的阴间之拯救,或许是指过去,也可能指未来;或许是高度的修饰语,形容严重的危机(参,八十八6),也可能是审慎的用词,指死后的情景。因为我的灵魂通常可指“我的生命”或“我自己”,所以单靠这字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但据我看,权衡轻重,还是以未来的拯救,脱离死亡的解释为佳(视此动词为“表结果的完成式”,就如散文的结构,或“先知完成式”,即对未来事件的成就满有把握,好像已经发生一样)。阴间及其深处,见六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4,Name=「耶和華啊,求踶鄏^」(六15};至于从其中得救的展望,见四十九15,七十三2324

{\Section:TopicID=549}讥诮者(八十六1417

  现在终于写到当前所受的威胁。截至目前为止,这个祷告只限于提到最优先的事:大卫与神的关系、神的本性及主权;这种自我操练的毅力值得敬佩、学习。他已经胜过向神大发厥辞、倾吐抱怨的试探,而能单单提出恳求。

  1415. 大卫以直率的言辞描述陷害他的人,但却也流露出愿受纠正之心,正如他对示每咒诅的反应(撒下十六10以下)。按他所知,仇敌的攻击并非全然无据:因此他所求的是神的怜悯,甚至在求祂的信实之前;而他此刻所靠赖的是神的话:他逐字引用出埃及记三十四6b

  1617. 在求怜悯与安慰的祷告中,请注意他也祈求得力量。大卫实在受压甚重,以致渴望能得着一些凭据(神对那些真有此需要的人,常慷慨赐予:士六36以下,七9以下),但他的精神仍十分振奋,想要发挥己力,击退敌军,而不愿像一个病人。甚至他所期待的安慰,亦非改善自己的窘况,而是证明他的立场,澄清他的名声(17bc节)。这与自怜完全是两回事。

 

405 16节将此呼求加倍(参一一六16),并提醒,他的母亲在他之前已经“事奉”了。他们是老家仆了。

406 绝大部分的译本都如此译,可见这翻译正确地表达了希伯来文之意。但七十士译本、武加大本和l利亚本,却以不同的方式加注元音于子音,以致意思成为“让我的心欢喜(yih]ad)来敬畏諈漲W”。

407 Thomas Ken, 'Awake, my soul'.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