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九十九篇

 

第九十九篇 祂本为圣

  九十三至一百篇这组诗篇,专注于神是王,祂将来临;其中的气氛常有起伏,或是节庆的欢腾,或是受管教的敬畏,因为神既能令我们兴奋,又会令我们惭愧。在九十八篇的尽情欢欣之后,本篇又提醒我们,神是何等超越,何等圣洁,我们对他应当何等崇敬。

{\Section:TopicID=610}圣者的宝座(九十九15

  本段每一行对王的描述,都是永琲漕实,不过从第一句的形式看来,这里似乎主要在宣告神最后临到世上的情况(见九十三1注释{\LinkToBook:TopicID=583,Name= 王(九十三12})。他的宝座是活物基路伯──绝不是宗教图画上没有武器的可爱小天使,而是以西结所见大能的活物,其形像可代表全地受造之物;这个活的宝座是飞行战车,因审判与救恩发出熊熊烈火。它的壮观样式,大卫在十八619曾描述到,以西结在第一个异象中亦提及(结一4以下;参十1以下)。

  23. 但祂在锡安作王,这个名字起初是指地上的城,最后则指所有爱祂之人组成的群体(来十二2223)。祂并非独享高贵庄严。虽然祂大而可畏,但最主要是在锡安为大,祂在与祂立约的子民当中,祂的国度也从他们中间扩及全世界。

  圣字强调神与人的差距;不单指道德──纯净与污染之差,更是指本质──永存与受造之别。若说这个差距已有桥梁可通,即如上段对我们的保证,那么这桥必是伸自彼端。祂本为圣!这句重复出现的话,禁止我们随便轻浮。

  45. 在称颂神的本质与恩惠之后,第4节的每一个词汇都在赞美祂的正直。惟独在祂里面,圣洁与恩惠、能力与公平才能协调合一465

{\Section:TopicID=611}圣者的召见(九十九69

  这里描述,敬拜者突然感受到神的圣洁,其情景与九十五篇颇为类似;同样,旷野的经验亦成为主要教材(也许这又暗示,本组诗篇是由住棚节──纪念旷野时日之节──而来;见九十五89)。

  这一课首先是正面的榜样,振奋人心:祷告蒙允,启示赐下。第6节的伟人是在祭司中,在祷告的人中,可见本诗拒绝将他们另列一级。我们也可成为他们的同伴。

  此外,这些人虽然打从心里顺服神(7b节),但第8节却提醒我们,他们也“与我们一样有人性的软弱”(借用一段意思相仿的经文,雅五17NEB)。这里主要是想到摩西与亚伦,他们可悲的失败虽可原谅,却不可免责(民二十12)。请注意关系的恢复(赦免他们)与刑罚的施行(按他们所行的报应),两者之间的区别。因此,这负面的功课又强化了正面的学习,且带来双层反省:不要对神的怜悯绝望,也不可因此任意放纵466

  9. 因此,经过以上两节,“圣”之主题更形丰富;在这里它又出现,这句重复句与第5节十分相近。“圣”是祂!(35节,按英文)的口号,此处加以延伸,并溶入感情,读成(按原文顺序)因为“圣”是耶和华我们的神!这样写并非没有原因,神的威严没有改变,但最后一个字却改成亲密的称号。祂本为圣;而虽然我们不配,祂也不以作我们的神为耻。我们真当好好敬拜祂。

 

465 标准的希伯来经文中,第4a节为:“王的能力喜爱公义”(叁 AVRV),这句话虽突兀,却可理解,将能力与公义结合起来。但 RSV 与大部分现代译本改变了 `o{z(能力)的元音,读作 `a{z(强壮的、大能的),或将它置于第3b节之后(“他既圣洁又有大能”,叁 JBNEB),或以它形容“王”,而改变希伯来文的顺序(“大能君王”,RSVTEV)。

466 NEB 及有些注释家认为,赦免与责罚相连,很不配称,因此改变复仇者no{qe{m)的元音,读作“以他们为无罪”(no{qa{m,来自字根 n-q-h)。但他们建议的动词不太可能作及物动词用。古译本及大部分现代译本,都支持 RSV 的译法。──《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