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零一篇

 

第一○一篇 王的决心

  大卫的名字于本篇再度出现,在卷四中惟一属大卫之诗的另一篇,为一○篇。这里不与恶人来往的决心,并不是出于法利赛式的骄傲,而是出于王对政风端正的盼望,彻头彻尾真心诚意。

  撒母耳记下告诉我们,后来大卫自己的行为和任命与此有差距。但这个模式为神的启示,必须保留下来,作为他及后代继位者的挑战469,因为他们都有责任(虽大小不一)承担建设,选择行政官员。若要完全应验此诗,凡差强人意者皆不能算在内,如此一来,就只有弥赛亚够资格了。祂与诗篇中王者画像的关系,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06,Name= Ⅳ 彌賽亞的盼望}26页以下。

{\Section:TopicID=614}君王的纯正(一○一14

  忠诚(和合:慈爱)和公平界定了君王的主要职守,因为忠诚(希伯来文 h]esed[)令人想到圣约(见十七7对“慈爱”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1,Name= 因慈愛而求(十七69}),这约首先将王和百姓与神联合,再使他们彼此联合;公平则为统治者对百姓的首要责任(正如彼前二14所言:“罚恶赏善”)。这两项根本要事,一项主要是神和人的“垂直关系”,另一项主要是人与同胞间的“水平关系”,倘若处置得当,其它祝福必会接踵而来。试揣摩今日各个政治家会如何改写此节,或许会带给我们许多亮光。

  2. 接下来继续强调的,仍是积极的一面,主题为完全。无瑕疵和正直(和合本皆译为完全)都包含这基本概念,就好像一件腐蚀不侵、妥协不成的事。你几时……470之插句,透露出这是一场长期而寂寞的挣扎,亦反映出个人炽热的信心471。在我家中一语,可惜却成了讽刺。大卫可以看出,敬虔的生活应当从这里开始,但他最大的失败就在于此,结果其毒伤到全国。

  34. 现在写到要拒绝的事,还是以个人的行为来取舍。第3b节亦非例外,因为疏远之人(和合:悖逆人)所作的事之译文,不如“悖道者”(NEB)或“不忠诚的行为”(RV 小字)接近原文。这里的问题在肯定价值标准,而非选择同僚(5节以下才谈);所举出的负面图画为偏离正路(参,提后二18),屈服于另一种势力或其它的看法。倘若这种罪是由于软弱不坚,第4节的弯曲则比较是故意的:心思与意志都已扭曲,以致恨恶真道正路。

{\Section:TopicID=615}官员的纯正(一○一58

  现在王以政治体系的领导、公平的守护者之身分发言。第57节显示他任命官员的准则,以及他所厌恶的人:钻营谋官、中伤对手(5a节)、高抬身价(5b节)、诡诈欺骗(7节)。需要持定这种看法的,何止君王而已。而他的美好判断源自他本身的品格。一方面他“不能”忍受自高自大(5节:这句否定比将不〔和合本:必不〕的译法口气更强,就像以赛亚书一13神的“不能”),另一方面,他竭诚欢迎那些对属灵的事与他看法相同的人,就是像他一样渴望(参2a节)行为无瑕疵(和合:完全)的人(6节)。

  8. 最后一幅图画,描绘王正秉公行事(参,1节)。每日早晨的画面表明,他不是慢吞吞的法官,让百姓等得心焦、绝望;他乃是另一位摩西,必须由叶忒罗劝告,才不致“从早到晚”听讼(出十八13以下)。这里又有一个讽刺,在大卫晚年,押沙龙“得了以色列人的心”,因为每天早晨他都拦下众人,假称王不开庭(撒下十五16)。其实这很明显是个谎言(为什么押沙龙不等他们失望而返时,才拦住他们说话?),但那时众人对大卫统治的早期热情,已逐渐冷却,所以可以听进这样的话。

  这诗篇可从两方面感动我们:一方面为它所揭示的理想;另一方面则为历史上失败的阴影。好在能证实此篇的不是大卫,也不是他朝中忠心的史官,而是神的儿子。在祂那里毫无阴影。

 

469 主张大部分诗篇都来自重复举行的宗教庆典者,认为本诗或许是每一位大卫子孙作王登基时,所采用的宣告,也可能是一年一度的节日仪式中,王将象征性地受羞辱,然后再恢复其尊位。导论第1326页曾讨论这种节庆的看法。

470 NEB ma{t[ay(“何时”)修改为 mah(“无论如何”),而译为“无论何事临到我”,有点像约伯记十三13b(那里是用另一个字)。这样修改并没有经文依据。

471 对本诗节庆观的看法(见脚注145{\LinkToBook:TopicID=196,Name= 忠心的僕人(十六16}),则认为这是仪式性的祈求,其情况为王在受羞辱。──《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