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零三篇

 

第一○三篇 祂的爱何等大

  本诗每一行都闪烁着向满有恩惠之神感恩赞美的光芒;而下一篇──一○四篇,似乎是为搭配本篇而写(其开头与结尾都与本篇相配)。这两篇合起来,称颂神为救主与造物主,父亲与供应者,“有怜悯与大能”。在诗篇的银河中,这两篇是亮度最强的双子星。

  在以大卫为作者的诗中,一○三篇似乎有些孤立,不像他大部分的诗那么切合他的经历,几乎完全没有受骚扰的迹象,没有仇敌,也没有罪愆。虽然仍有个人意味,但大卫很快就代表所有的人说话。这是一首赞美诗,而非私下的感恩,令我们想到大卫乃是以色列伟大诗班的创始人。

  与本篇最接近的,是一四五篇,但还有几篇也从一开始就论到很宽阔的主题,如八、十四、十九、二十九等篇,以下不再详列。

  以赛亚书与耶利米书都有本篇的回声478,而本诗也运用了早期的经文,在注释中将一一举出。有一首著名的英文圣诗,即莱特(H. P. Lyte)所写:“我灵赞美天上君王”(Praise, my soul, the King of heaven),其灵感即源于本诗。

{\Section:TopicID=622}个人的赞美(一○三15

  这一段所以会写成对心说话的形式,不只是因善用文笔之故。诗人唤醒自己,甩掉冷漠或忧郁,这也不是惟一的一次(如:一○八l,四十二5,七十七6以下、11以下),他要借着思想与记忆,来点燃自己的情绪;而第25节提供的燃料,何止足以点燃而已!

  2. 恩惠是名词,与十三6那热情的话相呼应:“因祂用厚恩待我”。忘记这类事的原因,可能比心不在焉更深、更诡谲,历代志下对希西家王的评论,说明了这一点:他“却没有照他所蒙的恩,报答耶和华,因他心里骄傲”(代下三十二25)。申命记八1214也指出类似的问题。

  3. 这两句话虽然很像,但神对罪孽与疾病的处理却有所不同,在大卫为他与拔示巴犯的罪悔改一事上,便可看出这点。赦免立刻可得;但医治却遭拒绝,尽管他曾七天禁食祷告(撒下十二1323)。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与神的关系才是最重要的,而罪会破坏这关系,但苦难却会使它更深厚(来五8,十二11)。不过,我们仍“等候……我们的身体得赎”(罗八23),甚至现在已经多次先尝其滋味了。

  4. 从一方面而言,从深坑(和合:死亡)中得救,可能只是指蒙拯救,不至于未到期便死(见六5{\LinkToBook:TopicID=154,Name=「耶和華啊,求踶鄏^」(六15},二十八l{\LinkToBook:TopicID=251,Name= 祈求者(二十八12}的注释)。但更大的问题为人从死亡中得赎,“叫他长远活着”的事,诗篇对这方面有很严肃的探讨(见,如:四十九791315),由此观之,我们很可能应当将第4a节作最强的解释,即指复活得永生。另一篇大卫的诗,十六911,对这盼望说得更加明确。

  5. 在你活着的时候(和合:使你所愿的)是将一个费解的字略作修改479。大多数现代译本用这个方式解决;但 NEB 保留希伯来文不修改,译为“在生命的全盛时期”,借用一阿拉伯字根,与破晓有关480。这两种解法都不甚稳妥。

  第二行并不意味老鹰具自我更新的能力(RSV 的标点带有此看法,而有些古注释书也如此认为);惟独神能更新我们,可以“如鹰一般年轻健壮”(PBV);以赛亚书四十3031就是用这幅图画,来形容欢欣、不倦的能力。韦瑟的评注甚佳:“诗人发现,他的生命仍然有美好发挥的机会,就如日正当中的年轻时日一样。”请参看九十二1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81,Name= 生生不息(九十二1015},那里以不同的词汇提到“年老的……果子”,注重较安静的一面。

{\Section:TopicID=623}刚愎的家人,温柔的天父(一○三614

  出埃及的记录,比一切故事更显出人是何等不配:神施厚恩无数,人却忘恩负义。此处提到这事(7节),提醒我们神所行的是赦免、医治、拯救,即开头几节所歌颂的,而它所得的回应,则是不知感恩的愠怒之情。

  67. “公义”(如:17节)的翻译更好,也是此字最根本的意思,RSV 所译辨屈(和合:公义),显得太造作。神为我们做的,不只是辨屈而已;祂所要修直的,不仅是过去的记录(这字本身有此含义),更是所有的处境,与相关的每一个人。这件事的深广程度,从第7节可以开始看出,因为神的法则与作为,不但藉出埃及的神迹彰显出来,也藉旷野的日子及西乃山的经历,不断让以色列人刻骨铭心:祂“是要苦炼你,试验你……使你知道……”(申八23)。神不只是提供信息而已,祂在训练儿子。

  8. 这一节经文几乎是逐字引用出埃及记三十四6,那时神在山上从摩西面前经过,向他描述祂是怎样的一位神。因此这里的背景包括以色列人拜金牛,及后来被判的缓刑──这是人类反复无常、及神大施怜悯的典型例子,也是以下几节的经纬。

  910. 此处用词非常人性化,将神的宽大与人的猛烈怒气作成强烈的对比。人喜欢辩论不停(责备所译的字,常用于争辩中,尤其是为法律问题),又爱火上加油。神虽被人大大得罪,却不仅节制怒气,也节制审判(10节)──其实祂自己必须付上极大的代价,到新约这件事才启示出来。

  1114. 无法测量距离,或可比拟无法衡量的爱和怜悯(参,弗三1819;赛五十五69);而家人的关系又是另一种表达方式。头一个比方将我们带入“宽阔之地”,可自由漫步;第二个比方则把我们带回家。从家人关系来看,怜悯一字有疼爱和同情的意思在内;这是个很温暖、很富感情的字,也是真父母的特色,如:以赛亚书四十九15所言(那里是论无情的母亲)。第14节补充道,这位父亲不仅关怀我们,也知道我们。叁 NEB:“因为祂知道我们是如何受造的”──此处祂是强调语。祂了解我们,甚至超过我们对自己的了解。

{\Section:TopicID=624}生命衰残,神爱永琚]一○三1518

  野地的花草荣华甚短,常为诗人爱用,有时借作比较,有时借作对比;三十七220,九十5以下,是斥责我们对世事的害怕与愚妄;以赛亚书四十68,是绝对肯定神的话,让我们松一口气:本段则是肯定祂立约之爱。主耶稣借这大自然的比方又提到另一件事,祂辩道,神连脆弱的野花都眷顾,更何况对我们,必加倍关爱。

  从亘古到永远(17节)与第九十篇又相连──无论作者是否出于有心或无意,这个词组在那里是讲永活的生灵(九十2),而在这里则讲永存的恩惠。这里的意思也许不过指“代代无尽”(参其平行语:“子子孙孙”),不过新约应许的种子即在这里:我们乃是在创世之前在基督里蒙拣选,要与祂一同永远作王。

{\Section:TopicID=625}受造万物皆当赞美(一○三1922

  大卫在年幼时已经认识万军之耶和华是“带领以色列军队的神”(撒上十七45),并靠这信心得胜。现在他的眼目望向天上的众军。他又提醒我们,神所统领的乃是宇宙万有;他在第19节的万有前加上定冠词,正如他在历代志上二十九12的祷告,以致其意思即等于我们说“宇宙”。

  不过最后一节又回到第一节个人的口气。他的颂歌不是独唱,因为所有受造物都在一同歌唱──或将来要与他齐唱;但他的声音也有其一份贡献,有其特殊的“恩惠”(2节以下)要歌颂,神也会专心倾听(参诗五3);其实,每个颂声也都与他的歌声一样!

 

478 耶利米书三512与诗一○三9一样,用简洁的希伯来成语形容积蓄忿怒;其实这算是标准说法,利未记十九18也用到(又,鸿一2)。认为本诗是被掳归回后的作品之注释家,自然认为这是从以赛亚书类似用语借用的字,而非其出处。

479 MT `ed[ye^k[,“你的装饰”,有人解作“你的口”(AVRV)或“你的灵”(后者可以从“我的荣耀”一语类推得来;见三十1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62,Name= 歡慶(三十1112}RSV 将这字改为 `o^dek[e{ ,“你的继续”;参一○四33b#`o^d[i^

480 G. R. Driver, JTS 361935, pp. 154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