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零九篇

 

第一○九篇 典型的谋害者

  这篇诗没有一点饶恕意味。圣经中这类怒吼的含义,在导论中曾予讨论,见第3642页(“复仇的呼求”{\LinkToBook:TopicID=112,Name= Ⅴ 復仇的呼求})。此处我们将探讨本诗在说什么,及激动它的原因为何。

{\Section:TopicID=661}标题

  伶长与大卫,见导论,53{\LinkToBook:TopicID=122,Name= 2 分類}45{\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页。

{\Section:TopicID=662}抱怨(一○九15

  我所赞美的神阿,是本诗最开头的几个字(叁 NEB 等):这是在让烦扰的思潮澎湃之前,所站稳的坚定立场。本诗逐渐会摸索回到这个观点,但一直到最后两节才能持定。

  大卫的人格受到四面围攻,使他低微到像日影偏斜(23节)。这些攻击并不是窃窃私语,而是厚颜无耻、公然挑衅:“对着我的脸(说)”(2a节,NEB502。他觉得自己被团团围住(“受包围……被仇恨的话围绕”,NEB)。

  45. 这个伤害之深,可从报我的爱一语的重复(4a5b节完全相同),及哽住的话看出──RSV 将其扩展(似乎合于其意),译为甚至我还为他们祷告(4b节)503。这种背叛几乎类同加略人犹大。事实上,新约曾将第8节用在他身上(见该节注释),藉此对本诗所引起的问题提供了亮光。一方面,主耶稣向背叛祂的人仍存不变的爱,可见我们应当拒绝个人的报复──大卫可能仍有此动机;但另一方面,犹大可怕的结局显示,这些咒诅中至少有一条是神所允许的──即在此个案中。

{\Section:TopicID=663}咒诅(一○九620

  此处突然从复数转为单数(复数直到20节才再出现),引起好几种解释。最简单的为:“他”只是表达“他们每个人”的一种方式;这是希伯来文中不算少见的惯用语法,如果第20节是这段的总节,则亦支持这看法。另外一个解释,是以“他们说”作第6节的开头(这几个字可以省略不表),这样一来,下文的对象就是大卫,而非他的仇敌。NEB 将仇敌的发言限于第6节(视第720节为大卫的回答),而 JB 将其延到第15节,有些注释家则认为是到第19节。

  让仇敌成为这段可怕咒诅的发言人,可免除本诗对我们的感觉所造成的冒犯,也可以较自然地解释这么长一段使用单数的原因。但是如此一来,彼得藉此来论犹大,就显得十分牵强504。(他明说,这是预言,是“圣灵藉大卫的口,在圣经上预言……犹大”,徒一16)。这解释也无助于除去其它类似经文的苦毒之言,如:耶利米书十八1923,该段堪称为本诗的缩影。

  因此我们认为,这些话是大卫说的,而我们一方面确认,其中含义怒的成份,及修词的夸张505,另一方面也视之犹如耶利米和约伯的怒吼:这些记录是要我们从中体会,并不是要我们去效法;同时这亦是为无辜之血所发的呼声,神必须垂听(太二十三35;路十八8),因此成为神审判的出口,定不悔改者的罪。我们在福音之下就不必这样做,因为我们“只要祝福,不可咒诅”。本诗甚至可令我们大感震惊,以致更热心顺从去作“和好使者”的命令。

  6. 对头(s*a{t]a{n)一字,在本诗中很重要,再度出现于第2029节,而与其相关的动词,在第4节已经使用。在那几节中,他乃是敌方的人;因此这个祷告是希望仇敌尝尝他自己毒药的滋味。顺便一提,撒但就是从这个字得其头衔与名字,因为牠大告义人的状,不仅觉得津津有味,还不断加油添醋(参伯一6以下,二1以下;启十二10)。撒迦利亚书三1描述,牠站在受审之人的右边,就像这里的对头一样(见 RSV 小字);这显然是当时法庭中的位置。

  7. 他的祈祷,从审判的场景来看,或许是指“他向法庭的申诉”;但克巴确克指出,这个字在各处均指向神的祈祷。神断然拒绝这类祷告的例子,并不少见,如:箴言二十八9;以赛亚书一15

  8. 他的财宝(和合:职分)是可能的译法,但却不正确,因为这字也可以指“他的职位”,而使徒行传一20引用时,是指这个意思。第11节针对他财宝的话,已经足够。至于本节中犹大的影子,见上文第45节的注释。

  916. 这里盼望这个人的儿女、妻子也遭患难,重点似乎在让他留下臭名,就是在人还记得他的时候(参1316节,各种关于纪念的说法)。这并不减低咒诅的残酷,不过所强调的乃是记忆。这些话让人想起,撒母耳记下三29,大卫向约押家所发的咒诅。同时,这并不是空想而已;其它经文显示,这类审判为人类全体的黑暗面。而大卫的咒诅,不论其动机如何丑陋,仍然可能成为神审判的工具,就像约坦的咒诅一样(士九57)。律法、先知与福音都曾以良药苦口的态度警告说,父亲的罪可能延及儿女(出二十5;撒上二3l以下;路十九4l以下)。

  1720. 审判有可怕的逻辑:自食其果;一个人不但会完全得着他所选择的,还会尽然吸收、被其包围:再没有其它经文能像此段,把这点表达得如此生动。准确来说,希伯来经文将第1719节写成l述文(“他爱咒诅,咒诅就临到……”),而将第20节写成声明(“这就是……报应……”),如 RV 的译法。翻译的差异是因元音而来,而原文并未写出元音;不过似乎没有必要修改经文,使本篇的咒诅显得更多,因经文本身似以声明为满足。七十士译本肯定了马所拉经文(是声明而非咒诅),并认为这是先知的宣告506

{\Section:TopicID=664}祈祷(一○九2129

  就像诗篇中常见的情形一样,但你……(21节开头,和合本无)一语带来转寰,将全诗的情绪改变过来(参,尤其诗二十二3919)。这个恳求立在非常稳固的基础上:为諈漲W;请参二十三3第二段注释{\LinkToBook:TopicID=228,Name= 大牧者(二十三14}NEB 的翻译甚完美:“求諞鰩荣耀謔W的方式待我”(21节)。

  23. 抖出来似乎是正确的意思(而非“抛上抛下”,AVRV),就像把一只不受欢迎的昆虫,从衣服上抖下去(叁 BDB)。诗人觉得自己备受羞辱,像一只讨人厌的小虫──轻蔑的力量何等大,令人萎缩颓丧。难怪主耶稣认为,这种态度与杀人无异(太五2122)。

  27. 这是諈漱漶A意即,“我的恢复并非偶然”。

  28. 第一行听起来像以祝福报咒诅,但其实是一个恳求,即当仇敌召唤最恶劣的事临到大卫,神却反其道而行,将最好的如甘霖降于他;以下几行便显明这点。这是很好的祷告,能将攻击的矛头转过来:参罗马书八31以下。

{\Section:TopicID=665}赞美的誓言(一○九3031

  诗篇常强调,义人应当为自己所承受的祝福公开献上赞美,这其实是他的责任:参,尤其四十10

  最后一节将整件事作了扼要说明。它从第6节选用一个词(RSV 将其放入小字),而把对头的角色,就是站在被害者右边的那位,换成了神,祂站在穷乏人的右边,意义截然不同。这是最圆满的答案。

 

502 这似乎是“与我同在”(2a节,直译)一词的力量所在,其它译本译为“反对我”或“在我周围”。

503 希伯来文只是“至于我──祷告”。这与一二○7很像:“至于我──平安”。其意思可能为“但我专注于祷告”(AVRV),但其上下三个仁爱的用语,透露这祷告是为着他们(NEB 的处理并没有经文的依据,他不以此处指祷告,将“至于我”(~@ni^)改作“无”(~e^n),“祷告”(t#p{illa^)改作“不太可能”(tip{la^)。

504 至于这个反对,或许可以如此回答:第20节中,大卫将咒诅转回那当得的人身上。不过这解释稍嫌迂回。

505 导论,3637页有进一步的讨论。

506 “先知性完成式”,见九5{\LinkToBook:TopicID=169,Name= 勝利的異象(九112}或九十三12{\LinkToBook:TopicID=583,Name= 王(九十三12}的注释,其脚注有更多资料。──《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