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十八篇

 

第一一八篇 和撒那!

  本诗逐步让我们看见,当时的场面非常盛大,群情激昂,而在中央,则为一位敬拜者,他往圣殿前进,要献上感谢祭;这里所庆贺的事,不像一一六篇为个人的拯救,乃像君王的胜利,公义得以伸张。这里可听见许多声音:仪式之声(14节),个人的话(514节),民众之声(1516节);还有一些对话的片断,就是那位中心人物及游行队伍来到大门,要求进去(19节),结果得着回答,蒙受称赞(2026节),最后,朝圣者来到祭坛前(27节)。

  本诗既为“埃及赞美诗”的最后一篇,就是为庆祝逾越节而唱(见一一三篇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672,Name= 第一一三篇 無一事太大,無一人太小})。第一批唱的人,或许会联想到以色列出埃及时所蒙的拯救,及以锡安山为旅途终站的情景。但此篇的应验,却更为完美,每逢棕树主日与受难周,读四福音的人,都会明了这一点。

{\Section:TopicID=687}永远的爱(一一八14

  在这四则同样的响应背后,我们可以听见一大群会众的声音。本篇的结尾与开头十分接近(129节);此处对敬拜的呼召,在其它诗篇亦曾出现(一○六l,一三六1),显示这是很常见的呼召;也可看出,藉此机会主领人与会众能一同将神的大作为再演练一次(一三六126)。耶利米书三十三11,保存了这一幕的情景,神应许要使他子民再度昌盛,“必再听见有欢喜和快乐的声音,……又有奉感谢祭到耶和华殿中之人的声音:

  ‘要称谢万军之耶和华,

    因耶和华本为善,

     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译为慈爱之字,请见十七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1,Name= 因慈愛而求(十七69};第24节所称呼的三种人,请见一一五91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678,Name= 幫助與盾牌(一一五911}。我想,当时会众轮流的回应,充分展示出,在神面前的这一群人包罗万象,既多又广。

{\Section:TopicID=688}适时的帮助(一一八59

  现在,群众之声为一个人所取代;然而这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底下他即将以王的身分发言(10节以下),又如王一般受到欢迎(1027节)。然而在这里,他的见证与其它蒙拯救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他提到的急难(5节),与一一六3那受苦者所感到阴间的痛苦或紧抓,为同一个字;他挑衅的吶喊:人能把我怎么样呢?也与大卫在五十六11的话相同,希伯来书十三6则应用于我们身上。同理,第89节的名言,也是每个人的箴言,不过可能特别适用于能找到有权势者撑腰的人(见一四六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831,Name= 虛假的依靠(一四六34})。

{\Section:TopicID=689}仇敌围绕(一一八1014

  万民显示出此次战役的真正规模。倘若发言者以自己作百姓的代表,此处使命我们想起全世界对神之城猛烈的敌意,如诗篇四十六及四十八篇,并撒迦利亚书十四2所提到,最后万国将聚集,攻打耶路撒冷。但是不少解经家认为,这里是指在仪式中国王蒙羞的情景(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05,Name= Ⅲ 近代詩篇研究的一些潮流}1718页),所以是群众围攻个人,而不是城市遭包围。无论这类仪式是否存在,历史却会告诉我们,世界的敌视乃是冲着一个人来的,就是拒绝接受“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诗二2);再者,这些谋反的人也包括以色列人在内(徒四27)。

  四度提到围绕(和合本包括环绕、围困),已经够让人深感威胁,而一大群蜂子和N啦爆裂之火的比喻,更将攻击的接近与猛烈铺述无遗,令人魂飞魄散。主耶稣曾经历过这样的苦毒威胁,而且不仅在他受审判时才受到;参路加福音十一5354。但是希伯来经文论到的,不只是烧荆棘的火之火焰,更进一步望见其熄灭(见 AVRVRSV 小字,TEV);因为这种火燃起来是很突然,但也很快就烧尽,同样,罪恶的能力虽然凶猛,亦必极其短暂。

  我必剿灭他们(1012节)可能应译为:“我将把他们赶回去”(叁 NEBTRP)。

  14. 这一节完全引自红海边的胜利之歌(出十五2a),第1528节也是其回声。所以,出埃及的事件可成为神在历史中救赎的典范(林前十61l,直译:“如模型”),而救赎大工则由基督完成(参,路九31,直译:“他的出埃及,就是他将在耶路撒冷完成的事”)。

{\Section:TopicID=690}胜利之歌(一一八1518

  从这里开始,除了王(若他是王的话)的声音之外,还有其它的声音出现。仗是他一个人打的,胜利却由大家来分享。这个胜利(或拯救──是同一个字)其实应是耶和华的,就像在红海的拯救一样。此处再三赞美神的右手,就是摩西之歌的回声,以致让人注意到这一点。

{\Section:TopicID=691}受欢迎的得胜者(一一八1927

  1920. 殿门前的挑战。这两节是对句,一句提出挑战,另一句则以挑战来响应,就像第二十四篇。我们的王凭他经苦难而成全的美德,亲自进了义门,这就是我们信心的荣耀;而荣上加荣的则是:祂乃是“为我们”进这门(来二10,九24)!

  2123. 房角的头块石头538。这里首度暗示,在围攻的仇敌中(10节以下)有匠人,就是以色列人的权贵。在以赛亚的时代,他曾证实,这些人弃绝神的房角石,而“以谎言为避所”(赛二十八1516):新约则清楚指明,这房角石就是基督的预表(太二十一42;罗九3233;弗二20;彼前二6以下)。神为祂伸冤而做的希奇事,便是复活,参,彼得在使徒行传四1011所说之话的含义。

  2427. 和散那!当称颂!耶稣的暗示一点也没错(太二十一4245),而民众也自然领会了,所以他们以这段经文的话来迎接祂──第25节就是“和散那”的出处(ho^s%i^ `a^nna{~,“拯救,祷告!”),第26节则是“当称颂”的出处(“……来的人是应当称颂的”)539

  在旧约时代,本诗所标示的场合显然是一个节日(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24节),虽有可能是安息日,但是译为节日的行伍之字(见下文27节的\cf5 增注{\LinkToBook:TopicID=693,Name= 增註(一一八27};和合:祭牲)显示,这是三个朝圣的节期之一:逾越节、五旬节或住棚节。这里也可看出有两群人:那群已在圣殿中的,迎向伴随君王而来的一群。进来(和合:来)的,是应当称颂的是欢迎个人(译注:单数),但我们……为你们祝福则是对陪伴他的人而说。

  曾参与过这类仪式的人,从来不会想到,有一天这种情况会突然实现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没有预演,不是仪式,然而却带有爆炸的力量。在神所定的那星期,象征和预表都成了实际(参来十1),坛角即为十字架,而“节期”(见以下节日的行伍之增注{\LinkToBook:TopicID=693,Name= 增註(一一八27})则应验为“基督为我们的逾越”(林前五7AV.

{\Section:TopicID=692}颂荣(一一八2829

  第28节再度是个人在发言,其内容取自摩西之歌,第14节曾引该节前半(参,出十五2),而此处则引其后半(较自由引用)。然后以会众的响应(29节)作本诗的结尾,这句迭句与本诗开头的引句相同(1节),不过现在却有了新的含义──至少对我们是如此。

{\Section:TopicID=693}增注(一一八27

  节日的行伍所译的单字,意为“节期”或“朝圣筵席”(参,出二十三1415)。这里则似乎取其延伸的含义,指筵席的某种特色,或是指礼拜者(参,大部分近代译本),或是指祭牲,如类似的出埃及记二十三18之暗示(叁 BDBAVRVRPRSV 在玛拉基书二3译为“你们的祭牲”。亦请参“基督为我们的逾越”,上文曾提及)。

  树枝所译的字是一常见的字,一般的意思是“绳索”(如:诗二3;士十五13等);既然“用绳索把祭牲拴住”立刻让人一目了然,这译法应当比“以树枝系住节期的行伍”优先考虑540。惟一反对的理由为,按我们所知,祭牲并不是被绑着带到坛角的,虽然在希律的圣殿中,祭坛旁有这类系绳(参德里慈)。但是从介系词来到(即“直到”,和合:到)看来,“系住”可以视作含“带着……绑着”(有点像第5节,那里的希伯来文“把我”未写出,读者可意会。叁 G-K 119 gg,那里提供更多例子)。总而言之,若视之为:“带着祭牲,绑着,到坛角那里”,则困难最少。

 

538 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11,Name= E 其他的稱謂}3233页。

539 况且,耶稣或许心中也想到下一句话(耶和华……光照了我们,27节),因祂接着警告道:“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约十二3536)。

540 有人为后者辩论,认为“捆绑”也许是“开始”或“加入”之意(见 Anderson 对该处的讨论):但对于这类表达法,我们惟一的数据只是“加入战争”。更有份量的事实为,犹太人的习俗中(参利二十三40),住棚节时要将柳枝堆在祭坛四周,游行队伍则一边绕行,一边吟诵本诗第25节(Mishnah, Suk, 4:5)──虽然到底这些仪式是何时引进的,并没有人知道。七十土译本及其它古译本,对本处的了解也与 RSV 相同。──《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