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廿五篇

 

第一二五篇 义人的守护者

  朝圣者眼中所见、心中所想的,常是山岭与圣城,本篇再度出现这两者;而它们所激起的思想,则是直指人心的根本问题:探讨这些壮观的外表,背后实际的意义为何。

  1. 属肉体的宗教,会将一些事物当作神圣不可侵犯,而以锡安山作庇护所,把一切都挡在外面,甚至连神也被挡驾(见耶七章“贼窝”的讲章)。真正的宗教则从中心开始,即以耶和华为联系万有的中心──包括锡安山在内。倚靠耶和华的人一语,道出旧约所提我们与神的关系一项重要的层面,其它几方面则为“敬畏”、“爱”、“认识”等;这种个人的关系非常亲密,不容轻忽。从其逻辑推论,必定存到永远。

  2. 锡安令人想到教会──现今与它对应的实体;而周围的众山则让人的心思超越其上,望向神。但一二一4则显示,人的心思会受到引诱,不向那遥远处伸展。

  3. 此节铺陈出这些大胆言辞的苍凉背景:当时显然恶人占尽上风,义人动摇不稳。这可能指外邦人的管辖,也可能不是:罪恶并非为异教徒所独有。此处认定这种状况不会永远继续下去,理由是恶人必会受辱,以致罢手,正如第3a节可能的含义。相反的,恶人总喜欢看到其它的腐败;第3b节认真面对这一点。参马太福音二十四章所提到不法之事与爱心的冷淡。恶人的管辖必须由神干预才可能缩短;这里向我们保证,他必会这样做。

  45. 保证引致祈祷;第5节,连同第4节,都应该视为祷告,即“……愿耶和华带走(和合:耶和华必使……出去)”。弯曲道路让人想到士师记五6,那时旅人都需绕道而行;但这些人是自己选择弯曲之路。当然,他们自认为那才是寻得平安的途径。

  相对之下,本篇最后几个字写到的平安,不是来自妥协,而是顺着那唯一能安抵之路直行的结果──就是公义之路。──《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