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廿七篇

 

第一二七篇 枉然?

  这篇诗最大的特色,便是将一般人毕生所关注的三件事列出来──建筑、安全与生儿养女,并让我们思考,结果会如何,而我们又是借助于谁的帮助。这篇诗以所罗门为作者,祂所亲爱的(2节)一语,也许是他以隐藏的笔法所签的名,因他本人从神得的名字,耶底底亚,便是从这个字而来(撒下十二25)。可惜,本诗的教训虽然十分配合他的情形,他自己却没有学好这一课,正如他对自己其它的教训一样。无论从实际或比喻来看,他的建筑都嫌奢华过度(王上九10以下、19节),而他的国家势微(王上十一11以下),他的婚姻更是腐败且否定神(王上十一11以下)。

  本诗明显分为上下两段,甚至有人认为是两篇不同的诗。但两段都宣称,唯独从神来的才真有能力;另一方面,“家”有两种含义(所住的房屋或家庭),这是旧约出名的文字游戏568,由此看来,希伯来文 bo{ni^m“建造的人”(1节)和 ba{ni^m“儿子”(3节)的类似,也可能有文字游戏的意味。

{\Section:TopicID=753}徒劳无功?(一二七12

  第1节中两项人类的活动,占据了人生的大部分:建设与斗争,或创造与保存之工。对这两件事,此节只看出两种可能性:要不就是耶和华所做的,否则就必归于徒然;没有第三种可能。

  枉然不是传道书常用的“虚空”,后者能除去对世事成功的想望,而前者的威力也不小。第2节强调,加倍努力并不是答案,那样做反而会被奴役569。此处不是单指我们所做的会失败──至少还可以有“饭”吃──但这种努力却没有什么真正的收获。用第1节来说,房屋与城市或许可以存留,但究竟是否值得建造?

  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本诗从这里开始指出另一种抉择(“若不是……”一语已有所暗示),可取代我们白费力气的失败(本行的翻译,见下一页的增注{\LinkToBook:TopicID=755,Name= 2節的增註})。

{\Section:TopicID=754}活的资产(一二七35

  神的礼物叫人不能自夸,同时又是出于神的作为。本诗的两半正好可藉创世记十一章的前后两段作说明,人为自己的名声与安全大兴土木,结果成了笑柄,而神安静地赐给无名小卒他拉一个儿子,从他而来的祝福,直到今日仍在增加。

  这几节的画面不像创世记的规模那么大,但价值却相仿。这里没有提到金钱或地位:兴旺的家室便等于财富与名声。

  神的礼物通常起初是债务,至少是责任,后来才变成资产。将来愈有出息的孩子,在成为“利箭”之前,愈可能桀傲难驯。

{\Section:TopicID=755}2节的增注570

  第2节的最后半行,在翻译上有两个问题。第一,“因为”(ki^,和合:必)一字虽可带出很好的意思,却不是这里惟一的读法;标准的经文是 ke{nAVRV 译为“如此”;但这字亦可指“真正地”,此含义也讲得通571

  第二个难题是译为睡觉的字。它可以代表神所赐的福气(叁 RSV),或(当作副词)祂赐恩的时间或方式(参韦瑟,见以上刚提过的脚注)。努力而无所获,与不费力而得丰富,固然是很诱人的对比,但本篇开头几节乃是在将对神的两种态度作对比(信靠与独立),而不是比较两种工作的态度,更不是将努力与睡觉互相抗衡。因此,这一行所指的意思,很可能大多在不言中,因它或许是要以自我努力的徒劳,与敬虔之人轻松却非偷懒的丰收作对比。

  这种不严密的表达方式,虽并非十分特殊,但也值得三思;因此有人试图寻找,译为“睡觉”的字是否还有其它含义。前面所提艾默顿(J. A. Emerton)的文章,对各种看法作了研究,其中较值得注意的为“兴旺”(达户)、“高地位”或“好名声”(艾默顿),三者各有语言学的支持,也可消除这一行解释上的困难。

  然而,我认为,诗人的本意可能是讲睡觉,他只打算用最精简、优美的文笔,勾勒出与狂热活动相对的状况,而不理会钻牛角尖的逻辑可能提出的反对。基督在风暴中沉睡的事,岂不与这幅看似逃避主义的画面有雷同之处?

 

568 参,尤其撒母耳记下七511以下。

569 焦急的劳碌是一个希伯来字,从同一字根还产生一同义字,这两个字用于对亚当夏娃将“受苦楚”、“劳苦”的审判中(创三1617)。

570 这个说明主要是 J. A. Emerton 的贡献,'The meaning of s%e{na{~ in Psalm CXXV2', VT 24 (1974), pp.1531

571 视为名词,其含义为“正确之物”;因此韦瑟译为:“因为祂在属祂的人睡觉时赐下当给之物”。这亦十分可能。──《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