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三十篇

 

第一三○篇 “从深处”

  本诗的开头几个字(译注:“从深处”),很适合作标题,因为这正与整个上行之诗的进度相配,又是此一祷告的起点。这个祷告逐渐向信心攀升,到最后,这个人的经历成了众人的鼓励。

  传统上将本篇列为七篇“忏悔诗”的第六篇,请看第六篇注释的头一段。

  12. 深处一词本身已够震撼,足以表达几近绝望的感受,但六十九121415再加以渲染,刻划出受害者身陷泥沼的恐怖。在自怜的浅滩上,人或许还可以自救,但这些经文清楚指出,在痛苦的深渊中,则绝无可能。

  34. 此处陈明了这难处的本质,与另一些诗篇中因疾病、思乡或逼迫所引致的沮丧不同(如:六、四十二、六十九篇),这里的原因是犯罪。第3节的认罪,对于诗篇中自称为义的声明带来了亮光,因为由此可见,那一类宣称并非指绝对的义(见诗五4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9,Name= 公義的鬥士(五46});不过这里也显示,在这个阶段,人对救赎的把握何等微小。基督徒则得以看见,赎价已完全偿付,不像这里只可臆测。到本诗的末了,诗人正是向以色列说到这件事,但救赎的基础(罗三25),神却尚未启示给他。

  尽管如此,诗人对赦免的事实(4节)却毫无怀疑。如果保罗愿意,在证明旧约已经明白“不配得的赦免”时(罗四7),他除了引用三十二1之外,还可以加上这一节。但第4节令人注意的另一个原因,是其第2行:要叫人敬畏573,赦免会?生这种结果,未免让人讶异。其实这正可印证旧约“敬畏耶和华”的真义,再不容人怀疑这是指崇敬与亲密的关系。赦免只会驱除奴隶般的害怕,而不会增加。

  56. 这两节更将以上对“敬畏”的了解拴牢了。诗人所渴慕的乃是神自己,而不单是脱离责罚。请注意,这不是一厢情愿或乐观的想法。他用明确的话,提到有一应许(祂的话)可以抓住,而守夜的比方,更显明他选择了一个绝不会落空的盼望。黑夜虽似乎漫长,但早晨必然临到,那时辰也早已定下了。

  78. 这里距离“深处”那种被黑暗、不安包围的情形,简直太远了。诗人现在脱离了自我,转向他的同胞,高举着绝不会昙花一现的盼望。柯弗戴尔译得很美:丰盛的救恩,AVRV 皆采用,RSV 也保留;在本诗开头黑暗的衬托之下,这一词显得更加光芒四射。最后一节虽然没有那么壮观,却坚固了它,并说明它的含义,或许因此更令人觉得贴心。这已与第34节“战栗的希望”之声大相径庭了。最后几个字大胆地囊括所有:一切的罪孽(响应第3节对所有罪的悔恨),这亦无争辩余地,因“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

 

573 Symmachus Theldotion 认为这个动词(twr~)了子音,是 to^ra^(律法)一字,只不过最后一个字母的拼法不同(twr~ twrh)。七十士译本作“根据諈漲W”。不过,这些不同的翻译似乎都在避免看似矛盾的“敬畏”。──《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