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卅二篇

 

第一三二篇 约柜上到锡安

  约柜从基列耶琳运送到刚征服的耶路撒冷,是一小段路程,却成为几世纪前从远远的西乃山开始之旅途的高潮。至少还有两篇诗生动地描述这件事:二十四篇因这位荣耀之王的圣洁而肃然起敬,六十八篇则刻划神伟大行伍的欢乐,并因祂拣选渺小的锡安为宝座而欢乐。本诗为此幅织锦图的另一条彩线:即大卫在此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前半说明,他定意要作成这事的决心,并追述当时的雄伟场面;后半配以神的定意及誓言,陈明祂必保守大卫的王朝,又亲自选定了锡安。

  第10节提到一位新的“受膏者”,是由大卫而来,似乎暗示本诗在大卫之后写成。但历代志下六4142引用了第810节,证明本诗早在所罗门时代已经存在,因此可用于献殿的场合,那时约柜终于行完了大卫在此决心要走的这一程。

{\Section:TopicID=766}大卫向神起的誓(一三二15

  这是很特殊的一段,让我们瞥见大卫将约柜带入耶路撒冷的动机(撒下六章;代上十三∼十六章)。若没有这一段,我们或许会误以为(有人曾如此认为)这是政治手段:使他的威望与新立首都的光彩达到颠峰。但这里显明,他乃是为了神的名声大发热心,知道这是他百姓的天命(雅各的大能者是雅各在预言十二支派的未来时,对神的称呼,创四十九24),并承诺(2节)一定要做成这事,无论代价如何(1节),且要速速办到(35节)。

  这里的苦难不太可能指大卫年轻时所受的试炼,应该是指他费尽心思575来办这件事,或许也包括他因乌撒之死(撒下六6以下)而受的震惊与痛苦。他在耶和华面前欢欣跳舞的原因之一,也许是因他发觉自己再度蒙悦纳,而松了一口气。

  34. 我的家与我的床,直译为“我家的帐幕”与“我床的榻”──这些多余的字可能只是为诗句的润色而已。同样,不容睡觉也是常见的形容语(参箴六4),不需要按字面解。当时这件事曾耽搁了三个月之久。

{\Section:TopicID=767}前往锡安的游行(一三二610

  本段散布的代名词(约柜只用“它”提及),及零星的歌词,让人感受到,那出发去迎接约柜到锡安的队伍是多么兴奋;这些句子可能在重演这事件的仪式中用到。第6节所提对约柜的寻觅,彷佛在找一件已为大家遗忘的东西,这正如大卫所说的事实:“在扫罗年间,我们没有在约柜前求问”(代上十三3)。约柜停放在默默无闻的基列耶琳(撒上七12576,这是以法他与雅尔的两个名字所指之地(6节;和合本作以法他……基列耶琳)577──后者(意为“树木”或“灌木丛”)特别让人注意这地点的偏僻、不适宜,叁 PBV,“……在树林中寻见了”。

  7. 于是,在经过寻找的仪式之后,敬拜者便面向耶路撒冷而去,所发的号令与九十九59与一二二1相似;这些话足令肤浅而心不在焉的敬拜大感羞愧。

  8. 耶和华啊,求兴起,是摩西时代每逢“约柜往前行的时候”所作的祷告(民十35);六十八篇的伟大行伍,是由一类似的祈求作先导。在旷野中,约柜曾一程又一程地引导百姓,“为他们寻找安歇的地方”(民十33),但这一旅程如今快要结束了,第14节便强调此点。第二十三篇也记载一相似的旅程,是个人的经历,每天都到“可安歇的水边”(或休息之地),最后终于定居在家中。

  9. 大卫第一次迎接约柜时,事先粗心大意,结果导致悲剧(代上十三1112)。这里的理想顺序,有此暗淡的背景;不过此次行伍以公义开始,以欢欣终结,让人想起大卫第二次的尝试,那次在出发之前曾要求,“应当自洁”(代上十五12),抵达后则为欢庆筵席。本节捕捉了此景,圣公会祈祷手册(Anglican Prayer Book)用它作为基督徒为传道人与百姓的祈求。第16节是神相对的应许,可与以赛亚书六十一10比较,那里应许“拯救为衣”、“公义为袍”。

  10. 从本节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王(諈漕膏者)也在行伍中唱此诗。他不是靠自己,而是依赖大卫的成就,请求能进城;而这城也不是他的,乃是神的。他像基督徒一样,能大胆进前来:参,神“因大卫的缘故”所赐予的事,如列王纪上十五4。在历代志下六4l42所记的时间之前,所罗门可能说了这些话;在他以后的王也可能同样用过。这种定期重演的看法仍属揣测,但的确有此可能。

{\Section:TopicID=768}神向大卫所起的誓(一三二1112

  本诗的下半段,是上半段的光明回应,以神的誓言配对大卫的誓言,以神的应许荣耀百姓的祈求。大卫的家必定长存的承诺(撒下七llb16),包括了日后其它的应许,这些都在弥赛亚的盼望中开花结果:见八十九193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65,Name= 大衛之約(八十九1937}。对于动机良好的表态,神通常的响应为:不容许该王朝被消灭,并赐下它将永存的应许。

{\Section:TopicID=769}祂在锡安(一三二1318

  这些应许既温馨又丰富,是出于爱,也需要爱的响应来成全。可惜人的响应常是怀疑,又想利用神的拣选,作为逃避祂审判的庇护所(耶七章,尤其815节),或进行贸易的本钱(太二十一1213)。许多事件和经文都剀切陈明,以色列人对神向锡安的承诺完全误会了。见四十六4{\LinkToBook:TopicID=334,Name= 神在祂的城中(四十六47},四十八13{\LinkToBook:TopicID=341,Name= 王住在宮中(四十八13},八十七篇{\LinkToBook:TopicID=550,Name= 第八十七篇 「要提說赮a耀的事」},一二二89{\LinkToBook:TopicID=745,Name= 和平的異象(一二二69}等的注释;并参其中所提的新约经文。

  16. 第1118节是对第110节的整体回应,这项应许则是应允第9节的要求,参该节注释{\LinkToBook:TopicID=767,Name= 前往錫安的遊行(一三二610}

  1718. 这两节是对第10节的祈祷丰富的回答。角、明灯、冠冕,这三个名词无需多加解释,显然意指能力、明智578,与王的尊严。但请注意,冠冕所用的字(与大祭司的圣冠相同),让人联想到它象征王的圣洁。这位王──我们的大君王,他的荣耀不单在于能力,更在于圣洁。要发光一语,直译为“要开花”──也许是提醒人,神所造之物有生命活力(正如17节让人感意外的动词:发芽〔和合:发生〕),不像人所做会发亮的东西;也或许是要人想起那根开花的杖,就是神为祂的大祭司亚伦所赐的印证(民十七8)。

  因此,本诗始自艰难的环境与不屈不挠的决心,而以荣耀作结束──那承受应许的王充满荣光,得胜仇敌;这乃是原初的理想,也是最佳的结果。

 

575 他忍受的苦难一语,直译为:“他的受苦”,与希伯来文“凡未受苦……”很接近,那段话出现于守赎罪日的规矩之中(利二十三29)。

576 撒母耳记下六2称之为巴拉(Baale)犹大,历代志上十三6指出,这是“属犹大的基列耶琳”的另一个名字。那里的拼音为 Baalah

577 雅尔耶琳的单数;基列耶琳之名的意思是“树木地之城”。以法他通常是指伯利琠峔銗|周之地,有些注释家认为,这里用这字指出,寻约柜(或为此事的召集)始于伯利琚A而终于基列耶琳。然而德里慈(Psalms, Ⅲ,310页)指出,迦勒的妻以法他生了一子(户珥),他被称为“伯利琱妖炕芋]代上四4),他的儿子朔巴后来又被称为“基列耶琳之祖”(代上二50);因此伯利琲近的地区似乎就以“以法他”著称(弥五2),而基列耶琳的附近,则被称为迦勒以法他(代上二24RVRSV 小字)。

578 但撒母耳记下二十一17称大卫为“以色列的灯”,也许暗示本诗的应许是指,会有一位相称的继承人登上宝座。──《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