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卅三篇

 

第一三三篇 合一的丰盛

  这篇生动的短诗以大卫为其作者(RSV 在较早的版本中疏忽了这点)。或许那是描写他等候多年的一刻,所有以色列人终于都与他结盟,而神也将耶路撒冷赐给了他(撒下五l10);然而也可能这只是单独的一篇默想;我们无从得知。大卫晚年的遭遇,常反映于他所用的悲哀词汇,但此篇丝毫没有讽刺或后悔之意。他的平安仍存,还没有到刀剑“必永不离开”他家的时期(撒下十二10)。

  1. 弟兄和睦同居(直译:“当弟兄同住又在一起之时”),申命记二十五5的情形与这句话类似,那里只是指住在一起的大家庭。因此有人认为,本篇只是在求恢复或保存这种社会模式,亦或在赞美朝圣的筵宴中合家团聚的欢乐光景(请注意对锡安的强调,3节)。

  但这类看法太过狭隘。所有以色列人,甚至包括欠债者、奴隶、罪犯(参,如:申十五312,二十五3),在神眼中都是弟兄。正如大多数译本的诠释,本诗乃是在歌颂活出这种理想的美好,对于其中所强调“在一起”之字,则赋予深度,冠以实质。

  2. 较早的译本,如 AVPBVRV,将亚伦袍子的“口”或“打开之处”,解作长袍之边,而不视为领口(参,出二十八32,和合:衣襟),这样未免使此幅图画显得太过分,不像涂抹膏油,却像当头倒下一盆。本篇不需要如此夸张的描写;这则比喻表示,百姓俱各有别,但仍融为一体,就像祭司与他的圣袍一样;神所赐的福,不是只临到几个人,乃要播散出去,大家分享,而所有领受的人使联合起来;就像膏油,原是要抹在头上(出二十九7),但却不限于头顶,而其香气也不能不外扬。出埃及记二十九21清楚地告诉我们,在将膏油倒在头上之后,还要将一些弹在圣袍上:“他们和他们的衣服就一同成圣”。

  虽然这里没有直接提到香气,但“贵重的油”(直译:“美好的油”)一语暗示此意,出埃及记三十23以下,详细列出各种香料:“按作香之法调和作成圣膏油”。

  3. 黑门是以色列境内最高的山,以丰富的露水著称;而小小的锡安山也享受到此福分。“高山与低丘皆得同样的甘美滴露”(柏容);其含义与第2节相同。

  第3节的下半十分强调神的主动(命定),以及所赏赐的是祂所独有之物(永远的生命),这便将本诗另外强调的一点作了总结,这点由三个重复的字表达出来,但翻译时未能译出:直译应为,“降下(2a节)……降下(2b节)……降下(3a节)”。简言之,就像一切美善的恩赐一样,真正的合一也是从上头来的;是神所赐的,而非出于人的努力;是祝福而非成就。不过,第3b节所强调的“在那里”,出自大卫的口,却不期然成了讽刺,因他的结局与本诗信息正好相反。“那里”,即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人在神的院中相聚之处,也是属天的合一可以实现之处。然而,在“那里”(撒下十一1),大卫王却为他的子民带下了不和,从他自己的家中起始,一直蔓延到全国的各个角落。──《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