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篇

 

第一四○篇 毒气

  本诗只有一个主题,即恶人的阴谋。许多诗篇──尤其是大卫的诗──常以此为重点。新约以诗篇作人性堕落的主要证据(罗三1018大半取自诗篇),主要是因为它暴露了我们里面这种恶意;有时并非因人的激怒(六十九4),甚至有时对那些以爱心善待我们的人(特别参三十五1216,五十五1214),这种毒汁也会分泌出来。

  第15节的祷告,主要是因思想到那些设下诡计的人,和他们的作法;第61l节则以寻求神的干预为重点;最后,第1213节以肯定句将祈祷带上高峰。

{\Section:TopicID=799}标题

  大卫和交与伶长,见导论,45{\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53{\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3 儀式註解}页。

{\Section:TopicID=800}阴谋者(一四○15

  本段清楚刻划出,罪恶不一定是由环境的压力所引发,有可能这些人就是喜爱暴力、残酷、陷害本身。对这样的人,大卫看得一清二楚,也不为他们找借口,正如主耶稣在约翰福音八3447等处,也不为反对祂的人找理由。他们已经选择与神相背的路,即那位“从起初是杀人的”、“说谎之人的父”所走的路。本诗的读者不妨默想,这类伤人、毁谤、欺骗的模式,也可能以较温和的形态出现,而且十分普遍。

{\Section:TopicID=801}反攻(一四○611

  大卫的恳求,第一个依据是个人的关系(68节)。神和他之间已经有约定,他在第6a节强调这一点(7a节的所有格,我的主,我救恩的力量,为其延伸);不仅如此,神也曾帮助过他,脱离更大的危险。他在争战之日得过的帮助,足以应付眼前的计谋。参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一10的话:“祂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又如约翰.牛顿(John Newton,译注:17251807,英布道家,圣诗作者,本为贩奴船长)以睿智所写的简洁诗句:

  “祂往日的爱

    禁止我思想

   以为祂终将遗弃,

    任我溺毙困难中。”606

  他第二个依据是神的刑罚(911节)。这些人必定会受报应,自食其果。火炭和坑可能是比方,前者指他们爱用的犀利言词(但反弹回他们身上,威力更大,因为他们无话可答;参,一二○3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738,Name= 致命的箭(一二○14});后者指他们为别人设下的网罗和陷阱(参,如:一四一10)。第llb节再度指出,如此审判是恰当的,他们所遇到的恶事便是天谴。参一○九17以下。

{\Section:TopicID=802}确据(一四○1213

  译为伸冤的字(12节)是法律用语,第二行的公义(和合:辨屈)更予以强化。在这方面,国王对他的子民有责任,由此可见,神既是大君王,他必定更会正视这事。祂的统治绝不可能马虎随便。

  不过比这确据更好的事,是大卫终于能让这件事告个段落,不再去终日思想。最后一行为全然积极的态度。他的心得到自由,找到了真正的家。他最后的这番话,也符合整本圣经所指向的高峰:“祂的仆人都要事奉祂,也要见祂的面”(启二十二34)。

 

606 J. Newton, 'Begone, unbelie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