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一篇

 

第一四一篇 不妥协

  这篇诗具有清教徒勇敢、专一的色彩,让人想起(译注:天路历程中的一段),基督徒与信心在虚华市,他们的祷告为:“使我的眼目转去不注目虚华”,而对于“你们要买什么?”的挑战,他们的回答为:“我们买真理”。本篇中段的希伯来文多彩多姿,但亦难明,不过全诗要强调的事很清楚:这个祷告是要抗拒不真诚和妥协,并求神保守,因这种态度必定会招致猛烈的攻击。

{\Section:TopicID=804}标题

  大卫,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45页。

{\Section:TopicID=805}祈祷为祭(一四一12

  这是晚祷的诗篇,与五3所提的晨祷相呼应,也同样由每日献祭的榜样(2节;出二十九38以下)得到灵感。大卫明白这样有纪律607敬拜的真义,并应用于自己的祷告。参启示录五8:“盛满了香的金炉,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祈祷”,及希伯来书十三15,那里以嘴唇的“颂赞为祭”。

  但第1节显示,这样的敬虔受到了考验,接下去的经文更加以发挥。他的处境绝不像在修道院,第五篇亦是如此。

{\Section:TopicID=806}赤胆忠心(一四一36

  这几节的祈求,是第2节以祈祷为祭自然的结果。同一张口不可以既颂赞又咒诅(参3节与雅三910);如果神的殿需要守卫和看门者,属神的人更是需要!

  4. 这节的祷告愈发深入而广泛,从嘴论到其后的心思与意志(我的心),再从那里扩及行为,而更重要的,是从一个人的内心所流露出的态度,及所选择的同伴。

  不叫我的心偏向邪恶,这个祈求与“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种说法可能使神对罪的态度显得模棱两可(雅一13则回答了这问题),然而却让人可以在“心思意志有任何风吹草动”时,便立刻将其交托给神,以谦卑来祈求,并以决心来拒绝──因为若自满自足,或还有保留,就无法如此祷告。

  吃他们的美食,在当时意谓着亲密友情,在今日则不一定。新约记载了这类事件导致的问题,因为传统主义者和外表主义者不能接受这样的事,但福音却带来了新的做法(如:可二1617)。不过大卫在此是担心自己的忠诚,这是很实在的威胁。鲁益师也讲到这点,他以他惯有的透视力写道:“人可以藉表情、音调、笑法,巧妙地装出一幅模样,表示他与谈话的对方站在同一边。……他会假定各种嘲讽、怀疑的态度,并不是真正的他;起初他只是态度上这样表现,不久更会用言语这样说。可是……他的伪装会变成他自己。所有人后来都会变为他们所装出来的模样”608

  5.609 RSV 与其它近代译本,第二行采用七十士译本610,算相当合理,让本节更清楚,且与箴言相符:“朋友加的伤痕出于忠诚”(箴二十七6),也与第4节的祷告相称,并将它更往前带一步。

  6. RSV 将第6a节重写,与原文和其它译本均不相同,令人意外。它对第6b节与第7节亦稍作变动。

  希伯来文的直译,如 RV:“他们的审判官被扔下去,掉在严石旁;他们将听我的话,因为这话甘甜”。希伯来词组容许这句话有时间性,而最后的“因为”也可解作“以”;故此句亦可译为,“当他们的审判官被扔下去时,……他们将听我的声音,以这话为甘甜”。总而言之,大卫肯定他仇敌之首领(“审判官”)必会遭审判,最后他们的手下则会情愿听他说话。

  本节用词虽然费解,然而却将前面的思想带入高潮,再强化不与罪恶讨价还价的决心,并展望未来,确信终有一日,这立场将获证实是正确的,并将大得人心。

{\Section:TopicID=807}全凭信心(一四一710

  这一段既包括第7节在内,就不能将其更动,当正视这里是讲我们的苦难,而非敌人的灾情611NEB 的意译采取这看法,译为:“我们的骨头散在阴间的门口,好像木头、石头的碎片散在地上”。七十九篇是l述这光景的实际情形(七十九13);以西结看出它可成为比喻,也成为神将会如何行事的异象(结三十七114)。此处没有异象,只有信心的祷告;从第8节的强调语开始,其顺序可看出以神居首位,这是正确的:“但朝向諢K…我的眼目;在諟蔬惕寻找庇护”。

  本诗以个人窘迫的情况作结束,正如其开头一样。仇敌的谄媚没有奏效,他们的恶毒仍存,大卫深知他们的诡诈。但最后一行(然而,就我而言──我却得脱离!)612略带轻快,因他已经在神的帮助下溜出层层网罗,他的旅程绝不会就此终止。

 

607 见诗篇五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8,Name= 晨間守望(五13},并叁 NEB 本节,RSV 译为“在諨惚e算为香”,NEB 却译得很好:“正如应当在諨惚e献上的香”。

608 C. S. Lewis, The Screwtape Letters (Bles, 1942), No. 10. 鲁益师,《地狱来鸿》,基督教文艺出版社。

609 希伯来经文第57节很费解,因此可能经文曾有所损。各种翻译的差异,主要因想要澄清其义,或恢复其原状。

610 这包括作一小改变(以 ra{s^a{`,“恶人”,取代 MT ra{~s%“头”,因这个字看来像本行后面 ro{~s%i^,“我的头”,部分的重复抄写),以及将一个动词作较好的翻译(“膏”,叁 TRP,该处,而不作 RV 的“拒绝”或 AV 的“打破”)。

611 RSVNEBTEV 根据一些七十士译本的抄本,读作他们的骨头,但标准的希伯来经文为“我们的骨头”。RSV 还作了更复杂的变动,将第6a节的严石挪到第7a节去,但并无根据。

612 希伯来文直译为,“而我却一起过去了”。“一起”(yah]ad[)若不读成前一行(如 RSV 的作法,将 MT 重新标点),可以指“在那同时”,也可能指“完整无缺”(Anderson;叁 TEV“毫无损伤的”)。七十士译本读成 ya{h]i^d[,“独自”(叁 NEB)。──《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