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三篇

 

第一四三篇 我灵发昏

  传统以本诗为七篇忏悔诗的最后一篇(见第六篇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3,Name= 第六篇 禱告與眼淚}中所列)。这可能是根据第二节而来,那里承认普世的人皆有罪,这虽是一项重要的真理,但却是本诗唯一提到罪与赦免之处。大卫最关心的,是他仇敌逼使他进入的困境。虽然一开始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问题上,但到最后,他却注目于寻到神的路,并且跟随祂。

{\Section:TopicID=814}标题

  大卫,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B 作者註}45页。

{\Section:TopicID=815}受过试炼的思想(一四三16

  12. 旧约中常向神的信实和公义呼吁,认为祂的这些性情必定支持祈求者,这就好像上法庭告状的人,会乐见法官是正直的。但若非因为大卫在这里的一番话(2节;参一三○3),他就不能再继续。一位公义的法官却会“定恶人为义”(箴十七15视之为耶和华所憎恶),这问题无法解决,惟有十字架才能带来答案614

  34. 这里每一句话都痛苦满怀,所有受苦的人读到这些话,就不会认为自己的苦难是独一无二的了。此处的用语,和形容主耶稣心情的话相似(参,太二十六3738;来四15以下),因此提醒我们,不必以为自己全然孤单,无人能了解。

  大卫在第3b节的话,为耶利米哀歌三6借用;不过那里强调,神的手在仇敌之后,藉他们施行刑罚;但这里并没有这样说。

  发昏(4节)是很强的字,在隔壁的一四二3也出现,请看那里的注释,并注意 TEV 所译的生动之语。

  56. 此处的心情并不是怀古忧思,空想另一时地的美境,而是忆起神能如何行事。这些事或许包括大卫自己的经历,但第5节的第二、三行所论及的范围更大,谈到神在创造与历史中的作为(叁 NEB,较自由的译法)。更重要的是,他向神自己呼求,而不是只求祂去做一些事。这种向神的挚爱,正是大卫伟大之处(参六十三1,干渴的比方),也是他的诗篇能长存不朽的原因。

  他已经从环境与自怜的监狱出来,不过还没有什么戏剧化的改变发生。

{\Section:TopicID=816}意志的起伏(一四三712

  710. 压力还是很大(7节)615,而唯一积极的信号,是诗人自己几乎不会留意的:他已经开始往前看,寻求引导。清晨(8节)一语是表征,显示黑夜不会漫漫无尽;参三十5

  第810节中,大卫三次祈求引导,每一次的含义略有不同。当行的路(8b节)比较着重个人的命运,即,每一个人都被置于独特之地,有个别的召命(参约二十一2122)。求諞教我遵行諈漲捕N(10a节),定下了优先次序,目标不在自我的实现,乃在讨神喜悦,完成祂的工作。引我(10b节)等字,是谦卑承认自己需要牧人导引,不只是知道该往那条路走。大卫和保罗一样(罗八14;加五18),教导我们仰望神圣善的灵来如此导引;换言之,即神在内心的工作,感动我们的意志,振奋我们的心思。为平坦之地而求(RSV,平坦之路,但前者更准确616,所用的字是指分配给流便的广辟平原,申四43),暗示人不仅会迷路,还会跌倒。这里也可译为“正直之地”,虽不具图画色彩,但强化了“遵行諈漲捕N”(10a节)之祷告。

  1112. 当时,生活中仍危机满布,但大卫可以仰望神坚定的承诺。他向神的名(参一○六8)、公义和慈爱(见十七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01,Name= 因慈愛而求(十七69})呼求,力量就在于此,因为神必须向祂的仆人(12b节)守信,正如祂的仆人委身于他一般。倘若神连祂的名声、事情的对错,或祂的约一概都不顾,我们就大可怀疑祂的拯救。否则便不可如此。

 

614 参罗马书三2l26;约翰壹书一9

615 7节最后一行引用诗篇二十八1。见该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51,Name= 祈求者(二十八12},及二十八3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52,Name= 公正!(二十八35},因该段将此惧怕加以扩大。

616 RSV(“路径”)是根据一些抄本,与 MT(“土地”)不同。──《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