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四篇

 

第一四四篇 君王之歌

  本诗内含战士的骁勇,符合大卫全盛时期的精神,正如十八篇中的大卫。不过此处引述那篇得胜之诗,是为了激励祷告,而不是单纯的感恩,因为眼前仇敌和扰害者正大肆迫害;最后一段的美好光景乃是憧憬,也许因目前情况已与此相反,所以更加倍如此祈求。

  这篇诗除了最后几节之外,都是从大卫的其它诗篇引用,大部分取材自十八篇,所以它像一镶嵌制品,而非一块巨石。但是有几处似乎反映出诗篇的其它几卷,因此大部分近代解经家认为,本诗是一位后期作者为大卫王室继承人所集之诗,好让他们在国家大典时,可以借大卫之衣袍(比喻的说法),向神祈求再度赐下他所得过的祝福与胜利。

  然而,这首诗只有三、四句像其它的诗篇,而那几篇正好作者皆为匿名617;我们很难证明它们是在大卫之后写成,也无法指认这类话语并非一般的宗教用语。我则认为,大卫也可以从自己以前的作品中采用一些文字,来描述新的状况,这种可能性并不亚于另有作者之说。无论如何,这里激励我们来赞美、代求的,是大卫的生平与信心,及大卫的诗。

{\Section:TopicID=818}刚强与脆弱(一四四14

  这四节将十八篇的凯旋心情,与较忧郁之诗篇的深刻默想并列,实在是一绝响;如此一来,耶和华得以显为大,而同时,无论仇敌或朋友都显得渺小多了。

  1. 大卫的思想从他在十八2所用的一个字(我的盘石),跳到十八34的一句话,并且加上一个对句,教导我的指头打杖(“指头”不是与手对立,而是诗句的同义词;参导论{\LinkToBook:TopicID=103,Name= Ⅰ 希伯來的詩歌}9页)。

  2. 这节也是由该诗中跨选两节而来,先回到第2节,又快速移向第47节,但两节均稍经修改。引用前者时,他并未重复我的盘石,如 RSV 所译,乃用一个新而美的词来形容神:“我的慈爱”(见 RSV 小字),NEB 译为:“我永不失信的帮助者”618。引用十八47时,他又作了一个改变(RSV 又不同意,但这次有一些古本的支持),在这里说:“他使我的百姓服在我以下”。从后来几节可以看出,他现在所想的,不单是全国的安定,更是自己家中的秩序与和平。

  34. 这里将过于自视的人,置于应有的地位;前面引自八4(请见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6,Name= 人算什麼?(八38}及对类似经文的说明),后面几句让人想起三十九5(一口气)和一○二11,一○九23(影儿)。

{\Section:TopicID=819}拯救的模式(一四四511

  回忆成为代祷的动力。第十八篇是回顾而感惊讶(“祂又使天下垂,亲自降临,……祂……把我从大水中拉上来”,十八916),而本诗却是坚定地仰望上天,期盼得着类似的拯救。这些动词都是祈使语。十八4445提到,外邦人在征服者面前俯伏,但第7c811节提到他们(同一个字),则以为是诡诈、致命的威胁619。右手(811节)通常是向天举起(申三十二40),以起誓,或向同伴表示,愿握手同意(参,如:箴六1b,直译)。

  9. 这一节最优美的新歌和十弦瑟,与三十三23相同。本诗既采用众多诗篇,极有可能是借用者,而非这些词汇的原始出处;但三十三篇本身的日期,我们无法判定620。从对胜利的期盼来看,新歌显然应是指将为此事而写的歌;其它的建议对本诗则显得过分夸大,如:这是为更新所立之约而写的歌,或为后世之人所写的歌(这类歌对论到末世状况的诗较合适:九十六1,九十八1,一四九l;参启五9,十四3)。

  10. 拯救(RSV,得胜)君王(复数),回应了十八50,在希伯来文比 RSV 看来更相似。大卫又以神“从前的怜悯”,来衡量现在祂可能有的作为。

{\Section:TopicID=820}享太平的百姓(一四四1215

  这一幅太平盛世的美景,必将取代目前的混乱与背叛,因此倍具吸引力;而为这件事的祈祷,也显得愈发恳切。

  12. 这个祷告621从家庭和后代开始──不是从帝国的梦想开始。正如一二七35所指,这乃是神所赐、活的力量。儿子,一二八3比作幼嫩的橄榄栽子,此处形容为发育良好的健壮树苗;女儿则像坚实优美的雕塑,“有如宫殿角落雕花的柱子”(NEB)。对他们的教养,一点都不随便。

  1314. 对国家的人力资源作过素描之后,此处继续展望物质的丰裕,旧约的看法很实际,认为这是神的礼物──可以享用,但不可视为理所当然。RSVNEBTEV 对第14节的翻译,让人想起神带条件的祝福,如:申命记二十八4,出埃及记二十三26。但此节的第二行比较像是论到安全,如:AVRVJB,及葛利纽所译。葛氏译为:“没有破损的墙,没有被掳的人”。哭号的声音或许是因打败而痛苦,但不必局限于此。真正的王者会和保罗一样,说:“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

  15. 这个祷告不是从物质的追求开始,而是从人,从家庭的圆满开始(12节),而以这和平异象的来源作结束。礼物虽然可贵,但最可称颂的,乃是其背后的关系:这百姓以耶和华为他们的神。后来有一位属神的人宣告(哈三1718),有了这一点,一切损失都不算什么。

 

617 5b节参一○四32b;第9节参三十三23;第15b节参三十三12a。第4b节有点像一○二11,但也像大卫的一○九23,及约伯记八9;传道书六12等,因为它用的是通俗比喻。

618 这个对神的大胆用语并不独特:参,约拿书二8,那里这字亦应解作对耶和华和其信实的描述,而不是指人对神的忠心。

619 这里的谎话假誓,是十八44译为“卑躬地出来”的希伯来文动词之相对语,那个字也有虚情假意的成份。见脚注167{\LinkToBook:TopicID=210,Name= 得勝與擊潰(十八3145}

620 这篇甚至可能为大卫所写(如七十士译本的宣称),因为是出于诗篇的第一卷;其标题在 MT 中可能不小心被删掉了(叁 Anderson,该处)。

621 究竟这是祷告还是祝福(预期15节),有待辩论,因为这段没有定动词,只有一系列用分词表达的文字图画。这系列是以分词 ~@s%er 引进,其含义很富弹性,有点像英文的 'that',既可作关系代名词(参七十士译本此处,但不可取),也有“以致(in order that)”之意(参,如:创十一7:申四40)。倘若后面只接分词,第二种含义在别处从未出现过,可是这里最可能是接续第lla节的祷告(NEB 作“我们有福了……”,是修改。~@s%er ~as%#re^)。──《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