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六篇

 

第一四六篇 “我要赞美造我的主”

  诗篇的最后五篇,是欢乐的赞美诗,各篇的开头与结尾皆为哈利路亚。在这一点,以及其它方面,诗篇就像人类整体故事的缩影,其结尾必定是无尽的祝福与欢欣。

  好几首德国圣诗取材自本篇,而以撒.华滋的英诗:“一息尚存,必称颂造我的主”,也由此得灵感。

{\Section:TopicID=830}一生的赞美(一四六12

  开头的呼召,赞美耶和华(哈利路亚),是复数,即向全体的呼召,但在这大合唱中的每一个人,都可献上自己的赞美(1b2节)。第2节的决定带有强调意味(参一○四33),JB 译出了这味道:“我定意要一生赞美……,我定意要在还活的时候歌颂……”。这个决定将赞美的基础扩大了,不在于一时的情绪而已;参三十四1及其注释{\LinkToBook:TopicID=279,Name= 與我一同喜樂!(三十四110}

{\Section:TopicID=831}虚假的依靠(一四六34

  君王一字,似乎使这劝告看来与普通人的需要并无关联,但若换为现代用语,可作“有影响力的人”,有这些人撑腰,似乎比神更可靠、更实际。以赛亚书三十二5提醒我们,有名声的人不见得是真材实料624,而这一段以阴沉的文字变化,更深入地表达了这点:世人(~a{d[a{m)与尘土(~ad[a{ma^)乃取自创世记三19

{\Section:TopicID=832}神──伟大又美善(一四六59

  第5节是诗篇最后的“有福”出处(见一1的脚注{\LinkToBook:TopicID=128,Name= 人生的道路(一13}),这一整段诠释出其中的含义。

  5. 雅各可能是集合名词,指神的子民;但这名字也让我们想到那位神所亲近、所改变的人。这个祝福显然是为个人所预备的,就是与神亲自立约之人。以下几节将显示,其中包括多大的福气。

  6. 神既是创造者,就与第34节朝生暮死的帮助者成了强烈的对比;但祂不仅是造物主,也是守诚实的那位625。人不单缺乏能力,也常缺意志力。参保罗在受审时的体验:“……竟都离弃我……惟有主站在我旁边”(提后四1617)。

  7.以下 父如何,子也如何。这几节也许令我们想起以赛亚书六十一章的神谕,耶稣以那段话宣告了自己的使命,后来又让人回去告诉施洗约翰,由此可看出祂的身分(路四1819,七2l22)。这里加上了审判,这两句宣言(7a9b节)绕在怜悯的事迹两侧,其实也属于其中。基督所做之工中,审判与救赎的关系,是福音的主题之一,如:约翰福音三1719,五2529。关于这两者最后的状况,新约所记载的比诗篇清楚得多了。

{\Section:TopicID=833}永远的赞美(一四六10

  开头那段个人、一生的赞美,现在扩大到锡安──即神的子民(见八十七篇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50,Name= 第八十七篇 「要提說赮a耀的事」}),及永远的赞美。无论第2节的那位歌者是否认为,自己也算在这无穷尽的世代中,事实上他的状况正是如此,因为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

  “我赞美的日子必无穷尽,

   在生命、思想仍存时,

   或在永生永世。”626

 

624 那里的“尊贵”一字,是这里译为“王子”之字的单数;而“愚顽人”是诗篇十四1所形容的高傲、作恶的人。

625 NEB 直到永远`o^la{m)改作“作恶的人”(`awwa{li^m),意译该行为“按照他所起的誓待恶人”。这样可与第7a节相连,但并无根据,纯属猜测。

626 I. Watts, 'I'll praise my Maker'.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