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七篇

 

第一四七篇 “举目仰望”

  本诗有时采用以赛亚书四十章的诘问主题,有时采用神对约伯的挑战,但都化成赞美,将创造的奇妙与神荣耀的眷顾和恩惠连接起来。

  七十士译本视本篇为两首诗,第二首自第12节开始。因此其中诗篇的篇数,第十篇之后虽与希伯来经文不同,到了最后三篇(一四八∼一五○篇)却又步伐一致。

{\Section:TopicID=835}救赎的神(一四七16

  1. 在提到赞美事项之前,本诗暂停在这里,想到赞美本身的快乐。虽然赞美是“完全的祭”,不顾念自己,但当我们用口单单述说神的荣耀和美善,必定会令自己感到兴奋,并充满盼望;见九十二1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79,Name= 頌讚不倦(九十二14}。第1节可以译为:“唱赞美诗是何等美好627,献上合宜的称颂何等快乐。”628

  2.以下 接下去则谈到,这样献祭的第一个动机即为感恩。以赛亚书四十章以下,对无家可归的一代所赐的应许,此处深思默想,并向神献上赞美──可能是凭信心的赞美,也可能是因见其应验而献上赞美。这里的歌颂与先知同一曲调:第3节与以赛亚书六十一1相近,但最主要是第45节与以赛亚书四十2628b节的比较,那里指出(比本诗说得更清楚),那位领出众星,“一一称其名”(如此处4b节)的神,与祂子民的问题比起来,在能力和智慧(参5节)上,都强过太多了。一般人常辩道,宇宙如此浩瀚,我们的事何等微小,不值得注意,但这里的论点恰好相反。

{\Section:TopicID=836}眷顾的神(一四七711

  本段开始的主题,与约伯记三十八章以下,和诗篇一○四篇相同,即神工作的范围浩大无垠,其广阔与细节都奇妙非常。神这样的眷顾,是要激励我们来景仰祂,敬拜祂;第1011节又从新的角度来看,这样一位伟大的供应者,祂所喜欢的响应是谦卑,而不是我们夸耀自己所得的本领(“好像(祂)缺少什么”,徒十七25),祂要我们信靠祂,不依凭己力。三十三16以下阐述了这个思想;马太福音六2534更有正面的提示。

{\Section:TopicID=837}发命的神(一四七1220

  本诗继续将神的立约与创造连在一起看。第1214节或许是因所领受的事而献上感恩,如:尼希米时的情形,也可能是凭信心的预测;无论是那一种状况,都是因神所赐的礼物而欢喜,并且承认,所有人的基本需要,即生命安全、灵性健全、人际和谐、物产丰盛,都是祂所赐的,而非我们的成就(经验可证实这点)。

  15.以下 最后几节有一个主题,即神的话(151819节),提到其两大功能:命令及沟通。第1518节显示,神不用吹灰之力便足可控制,所用的话让人想起约伯记三十七、三十八章;这些话也提醒我们,在所见复杂的宇宙中,背后乃是一个意志与智慧。寒冷是祂的寒冷629,而化解的风也是祂的。

  但高潮则在第1920节。这里的话不只要成就事情,乃是要与人的心思会通,实在值得惊异。有人曾指出,倘若就作成事情而言,律例典章,甚至恳求、鼓励,都不一定能成事。因此,神不是设计我们成为服从的机器,而是向我们说话,显示祂盼望的是建立关系,不只是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神并不以为顺服本身具最大价值。祂要的是我!”630

  因此,第20节虽看来像自满自足的话,但其实是对这件事感到惊讶。假如骄傲会溜进来,雅各(19节)之名则足以令它哑口无言,而成为“外邦人的光”之呼召(赛四十九6),也会重新引导其方向。

 

627 直译:“当然那是好的”,以这里的分词 ki^,为强调记号,而不视为解释性的连接词。

628 这是按照 Anderson 的看法〔根据 J. Blau, VT 4 (1954)410411页〕,视 na{~wa^ 为不定词。

629 NEB 在第17b节的变动,“水站立冻住”,只将经文作了一点修改(以 mayim,“诸水”,代替 mi^,“谁”,下面接一复数动词)。这样与第18a节就容易连接(直译:“……并融化他们”);但既然“他们”可回头指雪、霜与冰,这修改并没有必要。

630 E. Brunner, The Divine Imperative (Lutterworth1937), p.145.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