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二篇

 

大·作普世之王(二1-12

神给予以色列的另一份礼物是一位君王。我们从撒母耳记下七章读到大·王,从宫廷牧者拿单先知知道神特别拣选了他,去引领并牧养与祂立约的子民。大·本想为神建造一所‘房子’,即圣殿,好像周围各国的王,都为他们的神建造庙宇。但是拿单接着把‘圣殿’这个词,用另一个意思解释。他要大·明白,神毋须住在圣殿中。当所罗门作王时,他确然建造圣殿。在献殿的祷告中,他宣告说:‘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你居住的,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王上八27)以色列人对神的认识,与周围一切邻国的神大不相同。神要他们明白,神永远的居所,不在建筑物里,乃是住在人类之中。所以拿单解释说:‘耶和华应许你,必为你建立家室。’(8节)这‘家室’就是从大·传下去的王朝。拿单用一字双关的语意,因为‘建立’也可以解作‘有后裔’的意思。照这种方式,从大·谱系所出的‘子孙’,按照特别的意义来说,皆成为神的‘儿子’(14节)。

所以我们从这里还可以看到神的另一个约(参诗八十九3),就是与大·家所立的约。神应许对他的后裔永远守约,祂说:‘我的慈爱仍不离开他,……,你的家和你的国必在我面前永远坚立,你的国位也必坚定,直到永远。’(1516节)

以上两组蓝色字皆是‘立约’的名词。慈爱在希来文是hesed,我们从全部诗篇之中,会不断地见到用来描述神忠诚与可靠的爱,实际上是‘不容我失丧的爱’。在古旧的钦定本(A.V.)和詹姆士王钦定本(K.J.V.)中,这个字被译成许多不同的英文字,例如mercy(怜悯),kindness(仁慈),lovoing/kindness(慈爱),goodness(良善),这里只是略举一些而己。但标准修订本(R.S.V.)常用steadfastlove(坚定不移的爱)这两个英文字,好显出神与以色列人立约的一种爱的意思。这种爱不单是一般的仁爱或怜悯,或者是母亲对婴孩天性的爱,这是双方立约之中一方的忠诚之爱,而此乃神给与祂的子民的。此外,我们知道‘坚定’一词等于英文中的阿们(Amen,译者按:诚信真实的意思),神自己就是阿们;祂是人类所有怀疑、问题与困难的答案。神是‘我是’(I AM)(出三14)(译者按:中文是满足人一切需要的意思),因此没有比神的爱更坚定。阿们是确定、稳固、不动摇的意思。我们晓得,假使一座石造的圣殿被建在盘石上,就有确定、稳固、不动摇的根基。照样,大·后裔的王朝也有可确定和不变的根基,因为它是建基于神,神本身就是盘石(诗十八2)。

由大·(主前一千年)作王至耶路撒冷陷落(主前五八七年),大·的每一位子孙登位时,‘所有的人’──凡能离开家乡,长途跋涉,登上位于高山的首府耶路撒冷的──都会参加这项伟大的庆典。不过在这多采多姿的庆典之中,重要的时刻乃是宫廷的牧者向新君王欢呼的时候。新君主不独是大·子孙,按照撒母耳记下七章来说,实际上是神之子。

这篇诗在每一位以色列王登位时,都会一再使用。并且,在加冕仪式中,极可能会有一些戏剧的的表演。请注意我们在前面所读的每一节诗歌,均可由圣殿的诗班和各班祭司念诵和演出;例如地上的君王举行秘密会议(第2节),挣开捆绑(第3节),神在天上发笑(第4节),跟着有一位祭司说:‘那时……’,并且指着在锡安圣山宝座上的新君王(第6节),又由另一位祭司诵读撒母耳记下二章七节之经文(第7-9节),神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最后,由一些扮演外邦的君王,亲吻新登位的君主的脚(1011节)。这最后的一幕,由戏剧性的呼喊──‘现在……!’开始表演,演出列王纪下十一章十二节所记载的动作。这是神全体子民所体验的何等鼓舞的时刻!

你是我的儿子(二1-12)(续)

平常的人可从整个富有色彩的活动中学到什么呢?

(一)提醒他们,当一位曾征服多国的伟大君王去世时,其它各处的君王便会起来,作好准备,参予战争,企图推翻他的承继人。但是我们现在看见,外邦的君王欲密谋推翻大·的儿子是荒谬可笑的,因为他们所计划的战争,实是反抗神!假若我们能对自己唱出韩德尔之弥赛亚中伟大的一句:‘为什么外邦人在一起狂怒呢?’这节经文的力量便能令我们感到亲切了。

(二)外邦人以为神的目的是藉着祂膏立的君王,使他们成为奴仆。他们所要的是自由。但是任何的人都应该认识到──通常很困难的──解放本身不是目的,无论是妇解运动、解除殖民地统治、或是不羁于道德限制。解放即是释放,进入一个新的顺服里。在这种情形中乃是顺服于神这位君王所启示,对整个世界仁爱的计划。

(三)崇拜者认识到,神从起初知道终末的事,祂知道人类的自私和反叛的结果。就是这个原因,神在天上发笑。

(四)他们认识到,没有忿怒,便没有真正的爱。神对罪人表示忿怒,简单的原因,乃是祂知道他们的内心。就是因为祂知道一切,祂能宽恕一切,并且能视他们为个体,与他们谈话。神不是一位居住在高天之上的遥远神灵,祂实在关心人类的生命。当达成这目标,祂使用祂的副手,大·,为祂行事。

(五)他们认识到,神已告诉全世界的每一个人有关祂奥秘的计划,祂的旨意,由万王之王所宣告的是绝对的。全以色列当然是神的儿子(出四22)。这即是说,神已拣选了以色列,完成祂自己救赎世界的伟大计划。神的计划,不是要藉印度的薛华、锡兰的释迦、或中国的孔子来完成,而是藉着特别拣选的子民,他们有特别的名称,lsrael(即是‘他与神较力,并且得胜了。’参创卅二27-32),虽然他们全都是罪人。现在这位被拣选的神儿子,在他们集体生活的高k上,只有大·一个人,被神所拣选,受膏永远去带领和牧养神的子民。附带的说明,一位以色列君王,看来并不是由于战胜敌人而为王,乃是被永生神所拣选的。

(六)当然这位被拣选的神的儿子,要运用他自己的自由意志,请求容许被神所用。只有如此,神会使他成为地上万国的统治者。

(七)所有领袖、君王、首相、独裁者和总统的生命都是神所赐与,面对这个奇异的事实,神命令他们以敬畏的心俯伏,在这历史中这个时刻,他们获悉了有关永生神目的与计划的大概。今日我们从一幅浮雕壁画中,可见被打败的以兰王,在亲吻亚述尼尼君王的脚。我们的诗人知道,耶路撒冷的民众会知道这习俗。‘现在诸位君王,应当有智慧,应当注意,世上的统治者阿,以敬畏服事上主。’正如旧约希腊文译本,七十士译本所说的:‘以战兢在祂里面欢欣!’

(八)在参予崇拜的人批中,有些人是慎思而属灵的。当他们望着这位青年人登基时,会产生很大的困惑,他们怀疑这个有罪的人,如何可以成为神的儿子,统领他们带罪的以色列子民,即依我们所知,也被称为神儿子的整个批体。假若产生问题的登基仪节是一位在大·死后数个世纪执政的君王,有这种忧虑是合理的。我们在列王纪下读到一些自私凶暴的人继位。当然有一些是忠诚的,但其它多是邪恶的。假如是这样的人坐在位上,崇拜者如何了解神的应许呢?

然而这些君王犯罪的事实,深切地教导以色列一些有关神的本性。我们要记得,圣经并不是像一些读者般‘假装敬虔’,它没有替人类的罪恶拉上面纱,甚至神所拣选的仆人也是如此。因为圣经并不是有关人的书,而是有关神,并祂对所创造的人类的爱。

在以色列的崇拜者的心思中,对于这个感到苦闷的问题的钥匙,可在‘受膏者’一词找到(第2节),希伯来文是mashiach,我们译作弥赛亚。正如这个词所表达的,当新的君王受膏成为神的儿子时,这行动本身便成为对将来的应许,神会忠于祂与大·的约。故此,对于那些能接受的人,就算看来有罪人拦阻的事情发生,我们可以如此说,那仪节已转为一个圣礼的启示,即神的目的,祂遵守祂的应许。我们有思想的百姓现在可以存着清楚和肯定的信心回家,终有一天,一位真正的儿子会出现,祂能真正的对神说:‘我的父亲。’祂能坐在宝座上,这宝座不单是属于以色列,也是属于所有国家的(参诗八十九24-29;徒十三33)。

这个为大·的儿子加冕动人的礼仪,以全体相信神的子民所唱的歌为终结:‘那些’不在大·的儿子,而‘在神里找寻避难所的有福了(回应诗篇第一篇)。’──《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