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十一篇

 

停留在你所处的地方(十一1-7

我们尝试在这篇诗上加上自己的引号,正确地找出谁在说话。

诗人首先宣告:我是投靠耶和华。在希伯来文,主(译者注:和合本译作耶和华)这个字是先行的,表示重点所在;他的意思是,因为有很多误导的理论或宗教我可以去投靠,所以他清楚表明他生命的座右铭。

现在一位朋友质疑他的座右铭,劝导他不如像飞鸟飞往山去。(一)飞鸟是活物,牠可以飞到想去的地方。但是飞鸟没有好像你和我所拥有的良知。我一定要负责任地运用我的自由。我不能逃避人类生命的问题,或者,去改变这个暗喻,像驼鸟将头埋在沙里。(二)这里的飞字是众数。一对夫妇携同他们的婴孩,在昆士兰海岸线以外一个小岛上过着简朴的生活。他们被一位电视摄影师追查到。他们告诉这位访问员:‘我们正在寻求另一种生活方式,远离贪婪的世界、权力的欲望、和核战的恐怖。’‘假如你们的婴孩病了,你们会如何呢?’‘啊,我们会张帆驶到陆地,将她送进医院。’‘但是假如你们没有付任何税项,而他人付了医院的费用,这是否正与你们想逃避的文明相背呢?’

从生活中的逃避,常常是对信徒的一种试探。他或她响往一所修道院或修女院的平静,或者希望早些退休和离开疯狂的竞争。事实上,这些陈述是可怜的苏格兰玛莉王后将头放在刑台上时所说的话。但是,她并没有选择,可怜的灵魂!一位著名的美国百万富翁,从字面来了解这篇诗,他购买了一间细小的别墅作退休之用,并且养了鸽子帮助他松弛和忘记一切。当然他不能在他的别墅中找到平静,因为他带同心中的紧张和忧愁来到别墅。事实上,黑暗一词(因为在旧约中,有很多不同的字来形容黑暗),并不是指普通的黑夜,而是指绝望的灵魂和阴间幽深的黑暗,这会引致疯狂或自杀。

所以令人心碎的呼喊便由他的朋友发出:‘邪恶环绕我们,所以根基若毁坏,信徒还能作什么呢?’这是当神创造天地(参看诗四十六1-3),并把承受地球的柱子低放至阴间底端之时,这就是神在起初设置地球的基础。这位朋友很明显地己忘记了信心与勇气之间,有密切的关连。儒弱显示出缺乏对在宝座上神的信心。

现在轮到诗人,他事实上作出一个重大的回答:‘不要逃避神为你安排的处境和经历,你应当在那里作出见证,就是顺服祂的旨意。假若地震发生,并且你以为是根基被毁坏,记着好与坏的同时被神所试验。永不可忘记,主完全掌管你的生命。’

所以他向朋友保证:(一)神是活着的,并且在祂的圣殿里作工,就是聆听祷告,赦免罪恶,欢迎归家的罪人,等待逃避或投靠祂的人,而不是远离到山上;(二)神从高处管理祂的世界,留意和试验人类生活的每一个细节。还有,祂没有偏爱于任何一方面,祂不但试验那些已包括在祂约里的人,也一样试验世上作恶的人。将这两种观念放在一起,我们发现这位朋友乃是使用有神论者的言语,而不是自然神论者的。自然神论来自拉丁文‘神’(deus)这个字。它是一个神学名词,意思即接受神乃是创造和自然的神这种观念,除此并无他意了,这是在十八世纪时流行于英国的神学。反对这种观念的,我们有如约翰·斯理等教会人士的反抗。他宣讲有神论的神,来自希腊文的‘神’(theos)字。从这一篇诗,·斯理知道神不独是原来的创造主,祂也与祂儿女维持一种个人的关系。

跟着来的有两个奇异的字。(一)主的心。原文是nephesh,在旧约中解释作整个的人,身体、魂与灵。然而诗人大胆地用在神的身上,相信人是一个nephesh,按照神的形像被造。如此,他提醒我们,神也是有位格的(Person)。还有(二)神恨恶,只有那些不能认识到人类堕落、反叛和完全自我中心的恐怖的人,他们会因发现这个字被使用而感到惊奇。但是诗人知道,神必定恨恶凶手、行恶者和贩毒者、无政府主义者、绑匪、和所有其它堕落的人,就算在今日,他们仍然贪婪地和粗暴地糟塌一般人的生命。如一些传道者所说:‘神爱你,但恨恶你的罪恶。’虽然这是好听的话,但是这完全不合乎圣经的教导。

第六节使用比喻的言语,故此每一个字都均合任何文化的人。今日我们为他人的健康而饮一杯,在当时,他们给朋友递上一杯,是表示好意。但是那杯可能盛载的是祝福或咒诅。神忿怒的杯的生动图画,没有一幅比在耶利米书廿五章十五至廿九节所找到的比喻更为生动。那段经文很清楚的说明第五节所讲的声明,神不单恨暴力,也恨恶使用暴力的人。

最后,我们发现自己与以色列的会众一起唱着第七节,作为这篇诗的结束,并且我们是以喜乐的心情作的。因为:(一)它宣告说,我们毋须对宇宙忧虑。对于保护道德秩序,神是可以信赖的;有(二)它含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应许。原来,必得见祂的面是解作进到圣殿,以赞美、敬拜与祂相遇。钦定本翻译的陈设饼(参出廿五30;撒上廿一6),实际是面上的饼,但是时间过去,这句子便无可置疑地被灵意化了,变成一种应许,甚至在死人身上仍然有效。除此以外,当我们认识到他的这个接尾词加在面这个字上,文法学者称之为‘可怜’的格式,用作引起强烈的感情,在这时候,我们看见演变是如何产生,因此,现在我们可以大胆的用‘神的亲爱面孔’来翻译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