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十二篇

 

‘只剩下我一个人’(十二1-8

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些时候,我们发现很容易与这位可怜的诗人认同,他正经过一个低潮的突变,好像以利亚当他逃至何烈山时一样(参考王上十九10)。以利亚向神投诉:‘以色列的子民已离弃你的约。’并且除他以外,再没有‘立约的人’留下来。在这里虔诚一词,希伯来文是hasid,意思是立约的子民中一个成员,他寻求去反映,向神回报hasid,就是祂曾向祂的百姓所显示的。因此,虔诚人与忠信人是相似的。他宣告说:没有一个人留下,对神忠诚。

人类对立约不忠诚的基本特征,就是人响应神的方法,并不比人对他们的邻舍的态度那么明显。对于持有传统观念,关于什么是‘虔诚’的意思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种惊奇。对神不忠诚的意思,乃是以两种面孔对他的邻舍,奉承他但同时伤害他的正直,圣经的宗教是十分人性化的,这个事实在历史中常常成为它的一种控诉!在早期维多利亚时代,一位美国政治家宣告说:‘假若宗教进入我们的私人生活,事情便会过得很好了’。在希伯来文,说谎这个字的基础是‘虚伪’。艾略特(T. S. ELiot)曾描述没有尊严或爱是‘虚空的人’,他是圆滑的、满口恭维的、谄媚的人。

所以一个人呼求神,去处置这类虚空的人,是很自然的事,因祂到底是全能者。例如查达顿(G. K. Chesterton)写道:‘神将我们从狡猾的言语拯救出来。’这种狡猾包括说话动听,却欠诚意,正如有位小说家写道:‘我们可说得天花乱堕,普通人却哑口无言,没有人能阻止我们。说话真的可令人飘飘然。像头被棒打后,感到眩晕一般。’匈牙利红衣主教明哲士(Cardinal Mind-szenty),当他为争取人类自由被囚困时,他在回忆录中引用我们诗人的说话:我们的嘴唇是我们的,谁能作我们的主呢?他又说:‘基本上只有在上位,有权柄的人,会如此说话。’

在第五节中,神的回答是一句神圣的声明,是整个圣经启示的基础。明哲士继续说:就是在被压迫的时刻,神说‘我现在要起来’,因为神是常站在困苦人与贫穷人那边的。除生命之外,普通农夫所要求,便是安全──吃得饱,有地方安寝,并且没有人将他赶离他细小的土地。今日我们可以在这名单上加上:脱离秘密警察的恐慌、有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

神的声明反映祂庄严的性格:‘我现在要起来,把他安置在他所切慕的稳妥之地。’注意:(一)神等待百姓在困境深处,在他们盼望的最低点时才行动。否则他们会认为是自己的力量将他们提升起来。(二)神注意虚伪的情况(第2节),并在其中创造一个新的境况。

神等待,不仅是直至人类的处境在最坏的时候这种情况,祂也可以选择等待祂的应许(译者注:和合本译作言语)的实现,让它被试炼经过七次。祂的应许看来并不可靠,但是它们的实现与祂应许的完成一同而来。祂以数字七表明这个观念,因为七是完美的数字。神的创造并没有全然的完全,直至第七日的来临。神的应许(它们好像创造时所说的言语,‘神说……’)是经过锻炼,好像火中的银和熔炉的试炼。只有这样,祂的应许能够纯净,就是清除了因人的邪恶所造成的渣滓,或者好像这里所指,人的谎言。

在一七九九年,法国大革命之后,欧洲差不多在一个混乱的情况下。红衣主教被逼不在法国,也不在罗马,而在维也纳集会,以便选出一位新的教皇。在那集会中,他被视为‘最后一位教皇’。他们是何等的错误。神永不废弃祂的应许,但是祂可能看见这个在苦难中锻炼它经过七次的需要。

听完了伟大的信心声明,就是回答在第一节中如沙利亚的诗人呼喊,现在会众认同自己与这篇伟大诗的主题。‘主,现在完全在于你了。’这次你一字被放在前头,为的是加强语气。神的应许实在是纯净。在历史中,祂对贫穷人照顾的应许曾七次在人的战争与暴乱中精炼,但是今日很多国家已尝试为所有的人推行社会公义,并且使社会保障成为文明的一个事实。现在有无数慈善的信托基金,帮助困苦的人。当然还有废除地上的奴隶制度。然而,如诗人结束时说:当下流人在世人中升高的现象仍然存在时,神在人类中间怜悯与仁爱的应许仍受压抑。──《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