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十六篇

 

一位初信者的忏悔(十六1-6

标题所见到金诗这名词,长期以来是一个奥秘。在七十士译本这篇诗的标题,希腊文作‘石刻’。直至现在,没有人能想出它的意思来。这个字出现于乌加列语言(Ugaritic Language)中(希伯来文的语系,于一九三○年才被辨认出来),它似乎同样解作‘在石版上的雕刻’。我只能从这数据作出一个暂时性的建议。差不多经过一个世纪,有这样的建议:本诗是由一位新悔改的迦南人所写的,这还包括所有说乌加列语的人。这样,我们的标题是否有如此的意思:即这位不属立约子民的悔改者,在以色列对雅巍、主的信仰中,找到他长久盼望的真信仰,就是以色列所说的,神实在是盘石(诗十八2等)?

这位外邦人体会到作为一位投靠者的经验,好像诗篇十八篇二节的作者所作的一样。直至现在,他已认识神乃是神(el),这是乌加列对至高的神的名称,此名称也在本诗的第一节中出现,它被翻译作‘神’。他说的话使我们想起那些外邦的希腊人,他们对腓力说:‘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约十二21)事实上我们可合理地如此解释第二、三节:‘我对雅巍说,你是我的主,我整个的好处在于你。’

他继续说,我发现立约的子民很亲切的接受我,因此现在我很喜欢这种新的友谊。他们待我好像亲皇,贵族似的。当然,他是用圣民来指立约的子民,他们现今在自己的国土上,就是神在他们还没有到达前已应许给他们的地(出十九6)。

正如在标准修订本的脚注中所表示的,跟着来的那节经文是不大清楚的。但是看来作者要说的,就是通常当人改变信仰时,他们很少发现自己在新的祭祀仪式中会完全感觉亲切。假若他曾参加一个迦南的宗教祭祀,他会如此说:‘我不会用他们的神的名称。’例如,假若我们的朋友曾选择迦南的摩洛神,他便需要对那位神献出一个自己的婴孩(利二十2)。假若他曾居住在迦太基,并且接受它的宗教,他便需要参加人的献祭,很明显地,这两种习俗会使他在恐惧中畏缩起来。

他继续说,但是我已审慎地,并且在完全自由的选择中,选择雅巍为我的分,并且发现祂是我一切的盼望。分这个字源自以色列十二支派分配土地的时期,那时每一个支派得到他的分。杯也是解释同样的事的另一个方式,很明显地,他不能抑制自己的喜乐,于是他第三次说了!因为一个人所得的,与一个人的分,是同样的事情。还有,他附加说:当他们为我拉准绳时(参看弥二5),即是说,那我在以色列产业中的分。我发现了承受一份绝好的嫁妆。再次,他不能自制,于是又说了第二次,‘我的产业实在美好。’

在神学上而言,这个忏悔有重要的意义。有些人认为古代的以色列人视神只是他们的。外邦人有他们自己想要的神。因此,这使那些人宣称,以色列很少或甚至没有宣教的思想。但是本篇是众多篇诗的其中之一,证明这观念是谎话。今日有些人大声的告诉教会,他们应该离开异教徒,不应该打扰他们在其传统信仰中的生活,无论这些信仰是什么,它们比起基督教更适合他们。这篇诗亦对这些人证明,这是谎话。

一位初信者的喜乐(十六7-11

我们的朋友对他新找到的信仰非热诚。他感谢神(el)(参看第一节)引导他的思想,并且带领他归信神,就是他现在寻找到的雅巍。雅巍甚至在夜间仍引领他,并且激发他的肾脏,帮助他思想神学问题。英文的心,希伯来文是肾脏。那些器官是最敏感的,也可能是人体内最重要的部分。我们所有内在的部分都参予我们的思想与感情,并且每一部分都能代替和为其它部分工作,这是古代世界接受的事实。有些人认为肾脏是良心的座位,但是经文的意思是:神使用他整个人,感情、幻想、理智、逻辑思想,甚至他的消化系统,来教导他有关新接受的信仰:‘我已将主摆在我面前,是始终如一的:(我知道)祂也常在我身边,所以我不会动摇。’

当我们的朋友‘归信’时,他没有改变他的神,那是没有可能的,因为只有一位神。El是希伯来文用来描述‘神’最基本的字根。通常用来描述神的字是Elohim。当然,亚拉伯文的Allah也来自同样的字根。无论如何,El在旧约中常常出现。例如,我们看见以马内利(Immanu-el神与我们同在)这个名称。另一方面,雅巍是位独一的神el的名称,祂向摩西启示自己。雅巍这个名称的字根是一个动词h-y-h,将要成就(to become)(并不是一个静止的观念:to be)。但是我们必须在那陈明上加上三点。

(一)h-y-h这个字有动态和行动。它很容易见到的,例如,在何西阿书的第一句话中:‘主的话临到(希伯来文是h-y-h)何西阿。’

(二)动态是由神至人类,因为神是永生的神,而人只是受造物。这就是为什么神,藉着恩典,常常作主动。在出埃及记三章十二节,神对摩西说:‘我必与你同在(ehyeh)。’所以在出埃及记三章十四节,我们看见我是(I AM)一词的意思,比起英文的那几个大写字母所表达的意思更多。原因乃是:神的名称‘我是自有永有的’,并没有在希伯来原文中,而只有在七十士译本中找到。在那里翻译得更差,译作‘我是存在者’。当然,这是希腊哲学的观念,与旧约中永生神的观念相差很远。

(三)从字根而来的雅巍这个名称,它看来是从h-y-h这个动词的主动及物形态构造成的。因此,将所有观念放在一起,我们相信那个神圣的名称可以作这样的解释:‘祂使……发生’。在出六章三至四节,祂使……发生在摩西身上,并且藉着摩西,与全以色列同在。在出埃及记三章十五节的附言,这位以色列的神,就是古代以色列祖先的神,祂在很久以前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立约。我们外邦的朋友现在被接纳进入这古旧的约中,并且发现神非常接近他。最后,因为敬意,犹太人所用的主(LORD钦定本用大写字母)这个字被基督教教会用来取代希伯来文雅巍一词。附带的说,耶和华这个名称不应该再使用,它是十五世纪时印刷商的发明。

因为立约的主是一位曾如此启示祂自己的神,并且我们的外邦人也发现祂乃是如此。难怪他欣喜,全面性的,包括身体、魂与灵。‘就是我的肉身也幸福地居住在你里面。’并且因为这位立约的神现今亲自对他说:‘对我敬虔的人(意即忠诚地守我约的人),我永不会抛弃你。’祂的应许必定伸展,甚至超越死亡。阴间是死亡的世界,朽坏是最低的坑。但是神是永生的神,现在并且痡`如此,所以我们的新信徒也会永远生存。

好像其它的诗篇,后来的会众有否在此时加入呢?假若有的话,他们现已从这位外邦人学习到,以完全的确信去宣告:因为生命是来自永生神的恩赐,假若神对自己是真诚的话,祂不会取回祂的恩赐。这即是说:与神立约的子民会在祂的爱中欢欣,直至永远。──《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