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十九篇

 

创造的言语(十九1-6

第一首诗

如诗篇第八篇一样,本诗以诗人凝视着天空,并且对创造的奥秘感到惊奇作开始。然而人不能因望着天空而看见神,他所看见的是神的荣耀。‘没有人可以看见神并且存活。’对于旧约的人而言,荣耀是神的外‘衣’。它没有隐藏或遮掩祂的‘本体’,反之,它启示祂行动。作为永生的神,祂常常作工,创造,重新创造,从原来的混沌产生秩序(创一2),在每个早晨自黑夜发出光明,不断创造出动物、雀鸟、昆虫等新的种类来。事实上,我们在创世记一章六节所找到rakia这个字,在那里被翻译作空气(译者注:英文为Firmament,和合本在但以理书十二章三节译作‘天’,本诗译作‘穹苍’),它只再出现了两次,在这里和在但以理书十二章三节。它的用途使我们怀疑,诗人是否正在写创世记一章的注译。

然而说在本篇中,我们看见神的荣耀,这只是充满科学思想的现代人将这解释加进去。这篇诗说听到神的荣耀。它宣告在整个伟大的宇宙背后,那里有声音,神说话的声音。用希腊文来说,就是我们在约翰福音一章一节所见到道这个字。

在标准修订本第四节的脚注,提醒我们熟识的钦定本中古旧的翻译:‘它们的线发出……’但是希伯来文看来运用一个双关语,我们或许可以将它的意思转达如下:‘绳索’(cord)可以被拼音成‘弦’(chord)。因此我们甚至可以如此解释:‘它们的量带发出……’。

但是道比言语有更多的意思。它可以解释作理智、意义。因此这首诗在宣告说:天体不单是物质,只是被解释为科学的现象:它们向一切有耳朵的人呼喊,去听它们所隐藏和它们的运作,是有着宇宙的意义。

约瑟爱迪生的著名诗歌‘在高处的空间’,很清楚的表达:

在它们发光的球体中,找不到言语或声音,

用理智的耳朵,他们都欢欣,并发出荣耀的声音,

它们照耀着,永远歌唱:‘你的手使我们变得神圣。’

在第二节知识一词,可以冗长的翻译为‘可观察的科学数据’。它与上一节言语一词作平衡的诗歌体裁。因此诗人乃是说,宇宙的意义透过自然现象的媒介表达出来。在第四节的脚注,当它说‘它们的线发出’,它正宣告着,每一个天体必须跟随这位创造主所命定的轨道而行。

然后他强调太阳。他的年代,在埃及太阳乃是至高的神,而每一位法老是它在地上的化身。但是在这里,太阳并不是神,正如查达顿所描述:每一个早晨,神告诉它:‘快些起来吧’,它便如此作!然而甚至在‘基督教国家’,有一些人不能相信这道理,并且作为瑜伽练习的一部分,他们转向把太阳作为一切生命的源头。但是在这里,正如我们的诗人说,神为太阳安设帐幕。

从米所波大米的亚喀得时期(主前二三五○至二一五○),我们得到了一些圆形的图章,展示出这样的图画,太阳被装饰起来,即全身穿着华美的衣服恰如一个年轻的英雄,它从两座山中的洞口,强有力的跳进入地球范围。在这里,我们的诗人摆脱开这些神话,并且单纯地用它们的意象,富有诗意的表达出神的伟大来。

救赎的言语(十九7-14

第二首诗

第一首诗处理我们今日所讲的一般启示。神藉着创造的奇妙启示祂自己,好像祂对各族的人说话一样。但是以色列,作为神立约的子民,它有权利拥有一个特别的言语,这言语专门给予他们,就是妥拉──摩西的律法,它在诗人的时代是适合和完整的,所以现在诗人在他所承继的诗歌上,加上一首全新的诗,唱出神特别启示的赞美。第一首诗是赞美创造的言语,第二首是赞美救赎的言语。

组成诗篇第十九篇的两首诗,是完全平衡的。藉着律法临到以色列的言语是没有意义的,它的声音没有被听到,直至信心开启了我们人类的理智。每一天太阳运行于一个途径;然而诗人说:律法是我的道路,就是神给予我的道路。正如哲学家康德所言:‘在我们上面的天空和内心的道德律,见证同一位神。’看看保罗如何在罗马书十章十七至十八节中引用这首诗,将两者放在一起。

(一)律法是完备的──当然,因为这是神的话。

(二)它能苏醒人心,nephesh,整个的人,或者更清楚的说,‘给予它生命’。我们在基督里所听到的道也如此宣告:‘我来是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

(三)法度解释作‘相遇的地方’,所以它论及在立约中属天的引领或指导。在祂的恩典中,充满智慧的神,在普通人的层面说话。

(四)训词或是主的宣告,祂吩咐我们所作的事当然是正直的。因此它们是我们欢喜遵守的事。甚至连‘你不可’这些训词,我们也喜欢神以祂的话说出来,因为我们都好像马需要马缰一样。

(五)我们在申命记六章五节见到的一个基本命令是清洁,那就是说,在黄金里没有混含其它杂质:‘你当爱主你的神……’。耶稣曾在马可福音十二章廿九至三十节为我们肯定这点。能明亮人的眼睛是能苏醒人心的另一个说法。正如给予迷失者些微的食物和水,他的眼睛便会明亮起来。这并不能用来论及属世社会中人类任何的伦理体系。它们没有一种是清洁的,因为没有一种倚赖在可畏的神。这并非那些教育学家能明晓的,他们希望将‘伦理学’放在学校课程中,以取代‘宗教研究’。

(六)正如我们之前所注意到的,旧约没有任何的词来描述‘宗教’,于是我们的诗人对真正宗教的定义是这样:它是以一种敬畏、尊重和顺服的正确意识,在神面前生活──现在他宣称,那种态度事实上属于永琚C这种诚实敬畏(译者注:和合本译作道理)是洁净的,即是说,它完全没有被我们污秽的人类思想所污染。

(七)在妥拉中有很多典章,并且包括十诫,它们是生活中最值得关注的事──不是追求智慧,不是堆积财富,不是拥有用金钱购买贵重而不实用的东西。

它们为神的仆人(他或她)作三件事情:

(甲)它们警戒我们路途的危险,或者,如这个字的意思,它们为我们照明。(乙)一个仆人期望报酬。但是,只有遵行神启示的旨意,才是我们所需要的报酬。正如在很久以前神对亚伯拉罕所说的:‘我是你最大的赏赐。’(丙)成为神的仆人,是你和我对这篇诗重复地描述的两种启示的个人响应,也就是对神创造时的秩序,和祂启示的秩序,两者的响应。

信心的障碍(十九7-14)(续)

这位平凡的人,他深深地思想神的宇宙之奥秘,即是说,在第一首诗所提出来的全部问题,这些都是他可以对自己说的──对,但是有关地震、疾病、和死亡本身的问题如何解答呢?这些如何宣告神的作为呢?是否祂的创造尚不完全呢?我可以在那里配合这一切呢?

当我们藉着恩典,对第二首诗所处理的问题作反复思想时,我们发现对这些问题的探讨,帮助我们去明白神的话。直至现在,敬拜者仍没有注意到,作为一个罪人,他已在自己和神的话中间建筑了一个障碍,故此他甚至没有拥有一对用来听的耳朵。因此,只有救赎的言语能帮助他建立信心。他自己不能觉察自己的错失,因为过错甚至从他自己的眼前被隐藏起来,正如诗人罗拔本仁所说:

哦,给予我们强有力的才能,

去看我们自己如同他人看我们一样!

──更不必说到神如何看我们!

在这里所提及两种罪恶的类别,乃来自摩西的律法。(甲)隐藏的过错是那些‘疏忽的罪’,可以藉着利未记所描述的献祭方式去解决。(乙)但是任意妄为的罪,在希伯来文称为专横的罪,它们就不能用上述方式去处理。

你们可以看见侵略者,手执着他的刀,准备出击!你们也可以看见贪欲的好色之徒,追捕他的牺牲者,准备强奸她,或者使他幼少的女儿‘暴露身体’(如利未记所说)!谋杀与奸淫是两种特别的罪行,它们排除一个人能藉着献祭得到赦免──正如大·的皇室牧者拿单向他指出的,它们是他所犯的两项罪行。但是在这里,两项罪行都被神的怜悯与恩典所掩盖!

因为这是我们的罪,它阻碍我们聆听天上的音乐和神发出的甜蜜言语,故此只有神本身能帮助我们脱离绝境。祂接受我们的真我,并且饶恕我们的罪。诗人说:只有如此,我便完全,并且暗示说,我能听见生命的言语。

一位伟大的传道者年纪老迈了。当他被问及假若能再次有他的时间,他的宣讲会否与以往有所不同呢?他回答说:‘我会更多看重罪的赦免。’

副歌。今日我们常常引用第十四节的字句于祷文的一部分,因为它们是每一个我和我的心,对这首双重诗中深奥的启示所作的响应。肯定地,所有对神爱和启示的臆测,都在这里完结!英文诗体与风格的伟大批评者鲁益师(C. S. Lewis),他曾如此写:‘这是诗篇中最伟大的诗,而且是世界上伟大的抒情诗之一。’──《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