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廿三篇

 

恩典的筵席(廿三1-6

前一篇诗以述说救恩的喜乐作为结束,即是说,藉着发现与神进入一个正确的关系,再回到在立约中与祂交通的意义。本篇差不多肯定来自大·自己,它形容与神团聚的感受是怎样的。它是以他那时代民众所认识的言语来表达。大·曾经是一个牧羊人。现在他是百姓的牧者。他需要以什么方式来关怀他们呢?这问题使他得着一个新的领悟,就是神作为真正的牧者,祂自己与子民的关系中,究竟是怎样的。

诗篇第廿三篇是普世所喜爱的诗篇。它是犹太人、东正教徒,西方新教教徒,与及多忧多愁的不可知论者所喜爱的。当它被用在婚礼中时,它变得生动有致;当在丧礼被颂读或颂唱时,就更是如此。比起圣经中其它任何部分,它更为生动的表达出个人私下对神恩典的经历。

‘羊’的意象,比起其它任何能选择的意象,可能是更普世化。虽然这当然要向爱斯基摩人或太平洋批岛的人解释,但是人类的想象力,无须要任何的帮助才能‘感受’到青绿草场、宁静的河水,与及其它引喻的可爱和美丽。

死荫的幽谷是全人类,不论种族和风土习惯所面对的。古时一位希腊乡村的女人,有一次带她的婴孩去见一位智者,请问他是否能预言孩子的未来。他回答说:‘关于你的婴孩,只有一件事我能肯定告诉你,就是他将要死亡。’这篇诗莫大的教训在于神是爱、神是忠诚可靠的。神不会容让我们走失。它以三个阶段为我们展示神忠诚的爱。

(一)当我们在世上生活时,只要我们‘与’祂‘一同’活着,并且容让祂‘与’我们‘同在’,我们就会经历这深深的喜乐、满足和安全,像羊知道它的好牧人同在一样。

(二)第二阶段是这样的,人生不全是一张满有玫瑰的床。在那些顺境的日子,我们可以深深地和感激地留意到神继续不断的与我们同在。正因如此,大·宣告说,当身处逆境,甚至当光明渐渐退去,我们发现自己在黑暗里,仍可对祂有确信。他所用的句字,字面是‘死荫的幽谷’,这观念就是神的安慰和力量与我们同在,即在所有黑暗中、在低潮的时刻、染上严重的疾病,受朋友的排斥、在发现人自我内心不忠诚时的惊恐,等等情况,甚至死亡的经历本身,神与我们‘同在’,大·并没有辩论这些事实,他告诉我们必是如此!当哈姆雷特沉思自己的死亡将要发生的事实时,他说道‘那没有被发现的地域,从那里的边界,没有旅游者可以回来。’但是神的同在,大·宣告说,这会是真实,好像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一样。我们应记得,在圣经的思想中,虽然神是光,但是祂住在黑暗中,那处是我们必须走向的地方。

大·与哈姆雷特何等的不同!他告诉我们神是以善待人的,是那位在回转的浪子面前摆上一只特别肥胖的牛的父亲。为什么大·会以这亮光来思想自己呢?因为这句说话:‘祂使我的灵魂苏醒。’实在的意思是:‘祂给回我的生命。’神渴望去善待人,甚至大·的仇敌,假若他们能回家和分享那筵席的话。在新约圣经中,神在永琱云漲n客是以这图画来描述,我们被邀请坐在羔羊的筵席中(启十九9)。

但是我们要记得,大·是君王,管治神的‘王国’。在王国中,所有神的子民都分享祂的王权。在这句‘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中的我字,指每一个和所有神国中的一般子民。结果,当被膏立去事奉神时,我们感觉全然的振奋,超过我们所能吸收、接受、了解的,这是神说不尽的恩典,使我的福杯满溢。

(三)我们到了第三个阶段。因为神立约的爱是我生命中第一个阶段时的基础,即是,当所有的事情顺利时;以后当我们到达第二个阶段时,我发现神的恩典在死荫的幽谷中,仍然与我们同在;故此必有,即是‘我知道’神‘对我的恩慈’(这是希伯来原文的意思),并且神的慈爱,祂那不偏移忠诚的爱,会在我一生中追随着我。正如诗人法兰西汤信(Francis Thompson)称呼祂一样,神是天堂的护·者。事实上,祂并不会让我走失。因此我会住在主的殿中,直至永远。大·知道他要继续在耶路撒冷的祭坛中(那时,圣殿还没有建成)是什么意义,正如另一位诗人所渴望的一样(诗63篇)。因此,他所指的乃是‘天上的祭坛’,是神永远同在的‘地方’,正如耶稣所说神的‘很多住处’。

这是一个常常被述说的故事。故事是来自上一个世纪,关于两位渡假的牧师,他们在韦尔斯的山脉中徒步。在山野间,他们遇见一个牧羊小伙子,并且停留下与他交谈。他们发现小孩子并没有进过学校,他也不知道任何有关基督教的信仰。这两位牧师最后向他读出诗篇第廿三篇,并且帮助他建立个人的信仰,他们使他重复这几个字:‘耶和华是我的牧者’。第二年,他们重回这山脉中,这次他们往访一间小屋,请屋主给牛奶来喝。那位女士注意到他们注视着壁炉架上一个小伙子的照片。她说:‘对,那是我的儿子,他在去年冬季一次暴风雪中,在照料他的羊时死去。但是有一件奇怪的事情,他的右手紧握着他左手的第四只手指’。其中一个牧师便回答说:‘是这样的。我们于去年遇见你的儿子。事实上,当时他还是一个牧羊人,我们教导他重复念诵诗篇第廿三篇的第一句。我们告诉他,当任何时候,他对自己说这句话时,停留在第四个字上,并且思想:“这篇诗是对我而说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