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廿五篇

 

道路、真理与生命(廿五1-10

好像诗篇第九篇和第十篇可连起来,这是另一首离合诗或是按字母组成的诗。每一都以一个希伯来字母作为开始。今次我们没有再显示这些字母的名称,在诗篇九篇至十篇那样做已足够了。但是我们承认,当我们是孩童时,假若一首诗是有韵律的,我们发现这会是容易记在心中。然而,其中一句没有韵律,读到这节时,我们会留意它,并且看看应如何处理它。第廿二节,最后的一节,看来是后加在原诗上的,因为它是跟着最后的字母。

我们以我倚靠作为开始。当然,正如我们所看过的,心代表着整个人,身体和灵魂。完全的倚靠,是神对我们的期望。其余的段落提醒我们赞美颂这首伟大的基督教诗歌令人心动的结论:“不要让我迷惑”。这观念是非常可怕,因此我们的诗人宁愿从自己转向为他人代祷,他乞求神:(甲)不要让任何的祷告得不到响应;(乙)让那些无故行奸恶的人(一个非常强烈的语句!)理智清醒,并且承认他们犯了可耻的邪恶。我们相信,今日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寻常的暴力世代。我们经常听到贩卖毒品、贪污、抢劫、骑劫飞机、绑架、纵火、房屋爆炸等等恶行。基督徒应如何回应这些事情呢?诗人在这里所作的,也正是耶稣曾教训我们作的──为仇敌祷告。

在第四节,诗人说:将我所知的教导我。或许我们可以如此说:‘使我在主日学所学到的,现在能活现出来。’注意知道并不是‘知道一些事情’的意思。与一个男人知道他的妻子(不是知道她是他的妻子)一样,我们能知道上主的道路。在这几节经文中,我们发现正在处理三个事实,就是耶稣所讲及并且应用在祂自己身上的──道路、真理和生命。很多释经家已注意这点。旧约时代的人寻求和渴望上述神自我启示的三方面。他相信,神肯定的比任何事更重要。诗人于是说。‘无论什么事情发生,让我知道……。’

所以在第六节,他请求神记着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积极的,(甲)记着你立约的爱,这从古时已有的。以赛亚书五十一章十六节也作出如此惊人的句子:

我将我的话传给你,用我的手影遮蔽你,

为要栽定诸天,立定地基,

又对锡安说:‘你是我的百姓。’

消极的一件事情随着在后,(乙)忘记我幼年的罪恶。神事实上知道,所有青年人都想‘每一件事尝试作一次。’他们辩称,如何能发现什么是不能作的呢?当然,这就是在伊甸园中禁果和在‘为什么’此问题上狡猾试探的意思。所以他祈求过去的能在神的爱里淹没。他补充说,这对我而言是好的,正如我们以前指出过,神的仁爱,并不是抽象的特性。神的仁爱,意思即是对我是好的(参看拉八22这个字的用法。)

所以,正因为神是这样,而不是我们今日可能联想的,像在天上自满的肥佛陀,他的教训,与我们所接触的远远不同。以东方的三头猴子的形像表达。‘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主对我们有积极性的仁爱,因此我们需要积极的对邻舍有仁爱,而不单单逃避邪恶。诗人说,因此,神用时间、困扰和力量(以人的常用语)来教导罪人行在道路中,神引领谦卑的人知道祂的道路(祂的mishpat,在妥拉中可以看到)。假若我们问:‘谁的道路?’我们发现他的现在可以指神的道路,或是谦卑人的道路──因为目前他们是一致的。神的道路包括所有主的道路,为每个不同的谦卑人都有一条道路──因为目前他们是一致的。神的道路包括所有主的道路,为每个不同的谦卑人都有一条道路,但是所有的都连在立约的连系中,在这约中,人可以找到神的慈爱和信实。这些人事实上发现,在他们那边,他们实在能遵守契约中自己的一方(他们的hesed),并且完成神的旨意,就是他们在祂的见证中所学到的,即神藉着祂的命令和审判所启示的旨意。

神的友谊(廿五11-22

这篇诗没有暗示作诗的人感觉自己本性是纯洁的。反之,他视自己是一个已被赦免的罪人。除此之外,现在他以欢欣宣告,神对被赦免的罪人赐予祂的友谊。这个字的意思是神亲密、几乎秘密的友情。接着的是一句圣经信仰最基本的陈述:祂向他们启示祂的约。这一句反映出第十节中对相信的人所要求的事情,在那处我们看见这是要求他遵守约中他自己的一方,这约是神与祂的百姓以色列所建立的。事实上,今日太多信徒对神这基本的行动的注意不足。因此,在面对生命的问题时,他们转向一种个别和私人的信心。但是在旧约时的诗人和在新约时的保罗都同意,每一种代表立约的神的心思,就是(甲)如保罗称为古旧的约,是诗人所知的约;(乙)他称为更新的约,就是基于诗人所知道而给予的约。两者是一致的。假若不是如此,我们便不应在基督徒的崇拜中使用诗篇了。不错,神视我们作为个体,但这不同的个体,是被祂的慈爱所包围、环绕和支持的,这慈爱是祂倾流在那些居住在立约友谊内的人。此约是祂最初的恩赐,不是给予个人,而是给予全以色列,神的子民。

主将我的脚从网里拉出来。这网是猎人放置野兽所行经的道路上(在野兽常常往它们饮水地方的道路上,用一个网盖着他们所掘的洞)。当我住在约中,与祂和我的神子民朋友在一起时,假若我尝试摆脱自己,盼望得到自由,我便会被缠着。神的友谊并不是一个常用来描述神的字,但因它的不经常性,它给予hesed(慈爱)这个字一种新鲜的看法。

我们需留心第十三节的真正意思。它更正确的解释应该是:‘他整个人(nephesh)必然居住在对他而言是好的地方,’即是,在为他而生发的神的仁爱中,‘因此他的后裔会发现整个世界都属于他的。’事实上,耶稣在马太福音五章五节中引用这节,正如我们所翻译的:‘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这是神为与祂立约的批众所施的仁爱。

发现我的眼目时常仰望耶和华这个字,在后来变成一些批众的名称,是很有意思的。他们列在神子民的族谱中。在以斯拉记十章廿二节廿七节我们见到以利约乃这名字,与及在历代志上廿六章二节的以利约乃。我肯定我们都会同意,这需要付出很大代价,才能配受这样的名字。

主阿,我需要你。我们发现这是自己常说的话,除非神以恩典转(祂的脸)向我们,不然我们不能保持我们的眼目永远仰望主,因此我们感觉如一只迷失的羊般孤独。除此之外,正如任何一位心理学家都会告诉我们,所有种类的困扰,无论是精神上、社会性、或是婚姻关系的,都能产生自高自大和自我中心的结果。罪恶腐蚀健康、婚姻、社会公义、运作的经济,甚至教会的生活。当然,因为罪恶在神与我们之间建立了障碍,可以成为抵抗祂给予我们恩典的压力。守·者再回到伊甸园道路,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这象征(创三24),解释了为什么只有神才能带领我们回到祂家中。而当神赦免我们一切的罪时,祂实在是采取了主动。

第十九节以察看作为开始,像第十八节一样。我们相信这两节经文应该对换位置,以致更有意思。学者曾建议用一个在经文中找不到的字,它是一个合适但是在经文中缺了的字为开始。假如他们在选择字方面是对的话,那样我们便应该如此宣读:‘与我的敌人对峙,因为他们人多。’因此,在面对所有他的敌人时,诗人等候着神采取主动,并且以行动拯救他。

最后在第廿二节的副歌,出现了个人所作的要求,并且在节日中应用于聚集敬拜神的全体神子民身上。──《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