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廿六篇

 

我仍然忠心(廿六1-12

这篇诗的中心思想可以在第六至七节中找到。在我们读到这两节前,必须留心一种危机,就是我们都会面对的,期望在诗篇中找到自己的观点。我们很容易就将今日和这个时代人所思想的,解释这些诗篇。基本上,我们必须在经文前存谦卑的态度,让它向我们说话,而不是尝试向它说话。

我们应该问诗人这样的问题:‘当你说:“我行事纯全”是什么意思呢?’但是我们必须小心,不要存着我们现代人的偏见或是宗派的主张。因此我们问第二个问题:‘你是否指你自己的自义呢?’对这问题,他在第六节回答:‘耶和华阿,我环绕你的祭坛。’我们将会看看他的意思是什么。

他环绕着的是耶和华的祭坛,而非一套宗教观念,并且述说你一切奇妙的作为。最后几个字在希伯来文是一个字。它的意思是神那些恩典的作为,在我们人类生活中可尝到,然而它们超越人类所能明白的。因此,有些时候,它可以用神迹这名词来描述。但是,现代人不能避免地将错误的意思理解这翻译上,因为他被时代、世俗、科学的教育所影响。

诗人说:其中一个神深奥的神迹,它完全超越我理智所能明白的一个行动,就是祂接纳一个像我的罪人,祂使我称义(使我与祂进入一个正确的关系),使我有纯全的人格(看第一节),因而成为一个生活在信任和信仰中的人,经验一个更新成熟的生命。现在我所拥有这新生命,肯定不是由于自己的作为,它在我身上发生,乃是由于经验神的慈爱(不变的爱)和信实(参看标准修订本第三节脚注)的结果。没有人是由于他自己对神的信实而被称义,他是由于神对他的信实(我们在诗篇廿五5看过这个字,在那里它被译为真理或可靠)而被称义。正因如此,一个人敢于使用放在祭坛前为这目的而设的铜盆(第6节,并参看出三十17-21),纵然在这情况下,洗涤的行动可能是象征性的。因此那里有两个行动。(甲)一个是用水洁净,和(乙)另外提及的一个,用献祭来清洁。耶和华阿,当我环绕你的祭坛时,这两个行动便发生。

因为神的信实,绝不容让诗人失却祂的眷顾,他能有信心地宣告,接着,他得到了神的力量,再不会感到无力抗拒,被逼‘坐在’瞒哄人或是假冒为义的党羽中。应该注意这个动词,当祭司以西结最后遇上那些被掳至巴比伦,并且要尝试改变自己去适应一个新世界不同环境的人时,很自然地,他们的思想应该已改变的了。但以西结发现,彼此都以对方为陌生人。因此,不是尝试直接地向他们宣讲,他告诉我们他如何作:‘我坐在他们所坐的地方。’(结三15,钦定译本)。诗人发现必须采取相反的立场,他拒绝坐下和学习思想,像那些邪恶的人思想一样。

在旧约中用来描述神立约子民的字是qahal,翻译作聚会,集会,或是同伴。当七十士译本在主前二五○年左右出现时,这个字变成了ecclesia,它当然就是新约中所用‘教会’的那字。我们在这里所遇到的,是作恶人的集会,就好像这批人组织起来,与主的批众对峙一样。一个人只可以属于那些‘教会’中的任何一方,这当然没有中间路线。

诗人继续说出他如何喜爱在主的集会中,因为神的荣耀住在其中。他极不愿意被除掉(肯定地,这是一个充满极大侮辱的字)。假若他愚蠢到与敌人的势力为伍,即错误的集会,这便会被除掉。流人血的是那些用暴力达到他们目的人。只要他继续留在主qahal或集会中,神的确可能察看他和试验他(第2节),但是神自己会在这些试验中扶持他,因为祂永远是信实和忠于所爱的人。

神的荣耀并不可以如气象的现象描述出来。诗人所说的荣耀,乃是与神恩典同在的经历,就是当祂的百姓在爱和团契中一起生活与崇拜的时候。在那个时刻,神的荣耀得以看见。在另一方面,当另一些集会的成员,他们的右手充满贿赂时,就是今日许多所谓文明地方的咒诅,祂的审判必看得见。

由住在一词,两约间的犹太教引出了Shechinah这名词。从这个字,他们寻求一个表达集会中神同在的名称。当然,这观念在新约中用作描述基督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一14)。

最后,批众加入在大合唱中,每一个人都在宣告:‘这也是神为我曾作的事,我发现我能像一个完全人行走(参看诗篇一篇)。但是,主,继续买赎我(不是救赎我),并且怜恤我。我从现在所站的地方,能看见遥远之地,此刻我能看见很多有关生命的意义。这是为什么在大节期中,当全以色列聚集在一起时,我要称颂耶和华。’

今日,普遍的认为教会是‘教导人为善’。然而,因为没有教会的帮助,人仍可以‘为善’,过着一种道德生活,因而教会在今日社会中便不适切。这篇诗所高声告诉我们的,就是‘教会’不是要教导人‘为善’,而是引领人到那源头和力量,使他们在爱中生活,并且忠于神和人。──《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