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廿九篇

 

大自然的主(廿九1-11

这是一首伟大的大自然诗歌。但是正如每一件事物一样,赞美不是对大自然,而必须是对大自然的主。在诗篇第十九篇,我们看见众人如何全然的赞美那一位神性的神,因祂在普遍启示中,藉着大自然的奇妙,向人类启示祂自己。但是我们也看见这并不足够,因此作者因那特殊的启示所感动而赞美神,那启示是祂藉摩西的律法给予我们的。

这并不惊奇,因为这篇诗篇讲及第一类启示,其它人也应该拥有类似诗篇廿九篇的诗,用以赞美大自然的主。事实上,这里有几个句子,在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迦南诗中也可以找到,这些诗歌也来自摩西和约书亚时代的。

荣耀!在第一节中找到神的众子或是天上的众神(今日英文版本)这句子并不奇怪,因为这是迦南人如此表达他们自己的方法。在另一方面,虽然诗篇是绝对的一神论,即它们是写成用作赞美唯一的神。希伯来人采取了迦南神话的言语,他们能用图画的方式,表达出创造并不是死物这观念。事实上,他们指出,藉着宇宙形成的过程,它本身已唱出赞美神的诗歌。我们毋须是科学专家,今日我们也能留意到,我们曾认为是死物的,实在是活如老虎和老鼠。我们现在知道,要描述生命的微粒子为‘生物有机体’。因此如此描述并不是合适的,这些奇异的元素甚至也以圣洁的妆饰敬拜耶和华。

风暴,耶和华的声音当然是风暴的怒吼,是回声响遍山脉的雷声。然而在随后的经文,我们读到声音有七次之多,看来是响应在创世记一章中,神创造作为的七句说话,但是像创世记一样,诗篇以大水而不是批山作为开始,神的创造是一致的。正如我们在绪论:诗篇的神学中指出,我们不应该说(如古代希腊哲学所说的)身体和灵魂、天和地、科学和宗教。在创世记一章二节,我们看到希伯来人如何描述在开始时已有的混沌,但是藉着神的话,神从其中创造秩序和光明。秩序其中一方面是我们今日称为‘大自然的平衡’的。泛滥和火山爆发、火灾和疾病,对我们而言,看来破坏了大自然的秩序。

但是不久后,耶和华的声音将大自然中所有的元素再次带回到平衡的状态,因为泛滥、火山爆发、疾病、还有其它的,都只是大水混沌的病态,是神未曾废除,是祂容许继续存在的。它被古代人描述为‘地底下的水’(参看出二十4)。除此以外,在大水中,怪兽居住在其中。这些代表了他们对混沌惊怕的来源。他(或她!或他们!)被称为海中怪兽、巨兽、刺骨或歪曲的蛇类、海龙或是大鱼,像当约拿沉到海洋的底处,直至‘地底下的水’时所遇到的,那里海草缠绕他的头(拿二5-6)。古代的人用以描述罪恶力量的意象是何等丰富!但这一件事情是肯定的──无论人类如何去描写这些力量,主仍控制这些和所有混乱的力量。

在诗篇廿八篇,我们看见神在栽种前先行拔出,也看到祂对整个大自然世界的作为也是如此。所以在本诗中,这作为的一项奇异的计划显明在我们人类的眼前,因为我们看见祂拔起了利巴嫩巨大的香柏树,和用地震、火灾和雪崩,摇动了西连(这是腓尼基对充满力量的黑门山之称号)。

为什么那剥蚀树木的森林大火或飓风会被视为宣告‘荣耀’,我们理应如此叫喊:‘神,这是羞耻的事,为什么你要以这方式破坏大自然?’这是因为神坐在洪水之上,因此大自然能呼喊:‘荣耀!’祂好像君王,管理大自然一切的过程。进化并不纯是大自然的选择和由一点至另一点缓慢的成长。永生的神在大自然之上管理着,因为大自然本身是活的,好像一种牛犊在利巴嫩山上跳跃着。耶稣说:‘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神的国,是神从痛苦、从忧伤、从洪水和雪崩,甚至更奇异的,从被赦免的罪中创造出来。

所以在第十节,我们看见神坐在洪水之上为王,mabbul(创六17及创七17),很明显的,在这一个世界中,没有为占星学、鬼神、迷信、和‘晚间撞击的事物’留下余地。事实上,神正在拔出、毁坏,然后再创造,每早晨都创造出一些新事物来,正如启示录廿一章五节所宣称:‘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迦南人的诗中的巴力神并不是这样。他们只能说他是至高的一位,但是我们的诗篇称呼祂为主,雅巍,立约的神,祂拯救以色列脱离在埃及卑贱奴役生活的‘混沌’,地狱;并且在其中祂生出shalom(平安),丰盛的生命──还有,祂是行第二哩路的神。祂给予祂立约的子民一些祂自己重新创造的能力,藉此重新创造他们邻舍的生命。因此创造的第七日,也是重新创造的第七日,这重新创造的另一个意思为救赎。

学者们指出,本篇诗好像在耶稣降生时,以天使歌颂‘荣耀归于神!’为开始,现在它以宣告‘在地上平安’作为结束。这事实上是以色列神的名称(好像在士六24一样),祂是和平之主。──《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