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三十篇

 

从忧愁到欢乐(三十1-12

这里所指的是那次奉献、那所圣殿,我们不能肯定。究竟是大·选择的一块石头,作为向主献祭的坛(代廿一18-26),或是所罗门奉献他的圣殿(王上八章),或是公元前五一五年第二圣殿的奉献(拉六16),或甚至是在公元前一六四年叙利亚的亚流古王和他的将军路西亚亵渎圣殿后,由犹大马加比将它重新奉献的殿(马加比前书四章卅六至五十九节),不得而知。因此甚至它可应用于在街角上我们自己教堂的奉献礼!但无论是那一次事件,奉献的行动肯定地──或在今日引领──从忧愁引至欢乐。

诗人说,从敬拜中知道神为我作了一件大事,因为你曾提拔我,我们人类喜欢用升高和下降的名词来思想。在一个时刻,我们降下至深处;在另一个时刻,我们升至云霄。降下代表忧愁,上升代表欢乐。可能就是这原因,甚至当人们知道地球会转动,他们仍将天堂放在‘上面’,而地狱在‘下面’。我们的诗人如此说,神曾提拔我上升,脱离忧愁进入欢乐,当从字面上来看他是降至地下之地牢。这样说,他并不一定表示他的忧愁好像耶利米一样,因为耶利米也能用暗喻的方式来说:‘我的敌人挖坑来捉拿我。’(耶十八22)他亦不是说已从一场重病中康复过来,神从病中‘提拔他’。但他说,无论他从那里被救出来,神的行动是一种医治,明显地,在肉体的疾病和魂或灵的疾病之间,并没有界线(正如耶稣在马可福音二10-11向我们显示的一样)。神是一切疾病的伟大医生。现代法国外科之父,柏安布斯(Ambroise Pare)有一次说:‘我包裹他的伤处,神医治他。’

在第四节,当他说你们是祂的圣民,他用了一个我们常遇到从hesed这个名词而来的一个字,这字的意思是‘忠诚的爱’,抑有进者,是我们曾研究过的立约名词。神的圣民是神立约子民的成员,这些子民行在神爱顾之中,因这缘故,他们寻求将祂的爱传递至其它人身上。

祂的圣名,什么是祂的名?就是主,用英语来说,那个字包括了雅巍,这名字是神向摩西启示祂自己的名称(出六2-8),我们记得,‘名称’是代表它持有人的一种正确的描述,但是这次,希伯来文并不是shem(名称),而是zecher,‘是一个人记得他的意思,是描述一个人藉此种将他放进记忆中’。但这与他的名是同一样的事情(参林前十25使用这方法。)所以在这段经文中,要注意这神性名称的基本意思如何藉着下列的事情被启示出来:

(一)神曾应许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

(二)祂与他们立约。

(三)祂应许他们土地。

(四)祂拯救以色列脱离埃及的奴役。

(五)祂是神,祂永远记念祂的约。

(六)祂使以色列成为祂的子民。

(七)祂应许成为以色列的神。

(八)这样,‘他们会知道我是谁’。

(九)现在祂启示自己成为我的医生!

因此主这个名称蕴涵着上述所有的事,还有其它更多意义。当我们,祂的圣民,在新奉献的地方教会中感恩时,我们感谢祂的圣名,感谢祂实在好像我们所作尝试列举的一切。但是还可以加上其它的。我们发现祂转眼的怒气,在此我们再加上,祂(对我们)的接纳有一生之久,乃按照字面的翻译。对于我们是意味给予我们确信,我们的哭泣只有一夜之间,而早晨便欢呼。这不会有所不同,因为神自己在早晨中。因此,诗人说,至于的,我在(心里)平静中说话,哭泣的时刻并不重要,因为我所敬拜的神是盘石。这位神曾与我立约,结果,我永不动摇。除此以外,因接纳了我(我们在前面刚用过这个字),祂事实上已将祂自己如盘石的特征输进我里面!

看来主要再次试验我们的诗人(第7节下),就是当诗人发现自己现在要对他人表现他像盘石的时候,他能否站稳呢?他投诉说:在那短短怒气之间,你掩了面,我就惊惶,我并没有准备好,尝试向他人表露我是盘石这新的自我意识。(肯定地,这是公共崇拜帮助我的──正如我们在第一节所看见的。)我胆敢如此率直的向神说话──‘主阿,假若你容让我下到坑中,对你有何益处呢?假若我死了,我如何唱歌称赞你?因此,主阿,垂听我,帮助我!’

或许,在第十一节前,他已将对整件事情的怀疑告诉圣殿牧者,并向他们描述他在神学上的难题。很明显的,圣殿的牧者已帮助他再次找回他的确信(他盘石的形像),无论任何外貌,他仍是盘石(第7节)!所以现他欣然欢呼,因神垂听他的呼求,并且将他的悲哀变为雀跃(字面上是‘扭腰’──这看来很现代化!)。一位人类学教授曾说:‘太平洋批岛的人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他们喜爱唱歌,玩耍,跳舞。这是因为他们用祷告开始每一天,也以祷告结束每一天。’

诗人然后说出一条圣经真理,靠着希腊文版本(参看标准修订本脚注),我们看见他正欢呼:‘好叫我的荣耀歌颂你,并不住声。’人当然没有他自己的荣耀。我们说:‘愿荣耀单单归于神’。但是正如神自己如盘石般的本性输进微小的人里面(第7节),因此,藉着恩典,也将祂自己的荣耀输进人类中。你能从一个人性格的改变中看到。正如诗篇第八篇说:‘主我的神,我会永远赞美你,因为这是你自己永远的荣耀,藉着我的嘴唇说出来。’最后,诗人已学到这真理。当他呼叫‘主阿,帮助我!’(正如在第10节一样)时,事实上主任何时间都与向祂呼求的人同在!──《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