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卅一篇

 

主保护信实的人(卅一1-13

再次,耶和华这个前缀先出现,因为神当然是一切之首。我一字只在后面。在这里有一个人,他相信,真实地信靠,但是他发现那我们都会发现的事,即我们永不会遇到怀疑和困难这设想,不会是神对我们的计划。除非我们遇到这些事情,并且胜过它们,否则我们的信心便永远不会强壮,好像神所要计划的一样。

凭你的公义搭救我!注意在这公义是阴性格式。因此公义的意思是神在我里面创造的生命的改变,使我成为一个有爱心和创意的人(参看绪论──立约的神{\LinkToBook:TopicID=104,Name=立約的上帝})。否则,正如耶稣所说的,当我不能真正的表现‘主’这个字的意思时,我就只会是一个呼叫‘主阿,主阿’的人,因为我没有藉着我爱的生命,表明自己是主的仆人。

诗人用了我们以前曾遇过的相同的图画言语,它归回到大·时期的思想──盘石、堡垒、避难所,和其它。但是现在他的双脚事实上是被缠在网中,我们看见它是用作猎取野兽的。然而,因为他的信心,他仍能说出三件事情:

(一)‘我全然安心,因为知道你控制一切,故此,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当祂在人类生命中有行动时,神的手或手臂是祂所用的。在这里,祂的行动,使我得到安全。

(二)你曾(已经──是过去式的)救赎了我。神的行动已完毕,这已完成了。

(三)你是信实、真实、可靠的神。因此在世上我为何还要担忧呢?这是否是同样的试深,好像当耶稣在十字架上引用这几个字时(路廿三46),在祂脑海中的一样呢?但是据称很多人在他们被处死前曾使用过这句字,例如,在玛丽皇后和伊利沙伯皇后的日子,圣公会和罗马天主教的殉道者,还有在苏格兰的‘杀戮时期’(一六八三──一六八八年)著名的立约者;和在圣经中,司提反在他死前也曾说出这几个字(徒七59

在第六节,希伯来文有我恨恶……(参看标准修订本脚注),然而那些早期翻译成希腊文、叙利亚文和拉丁文的译本,它们都好像有一本希伯来版本在它们面前,这版本是你恨恶……,事实上,我们拥有那一本希伯来抄本是如此的,这是为什么标准修订本使用它。

只有现代的读者,在他阅读圣经前,他认为知道圣经所讲的一切,当他发现神恨恶时,他会感到心烦意乱。在同一个时间恨恶和爱同一个人是有可能的。在我们的情况,提及人去寻找完全虚无的神。换句话说,他们是势利的人,表现出阶级意识,他们努力但冷酷的工作致富。诗人说:但是我在尝试过一切空虚后已转回,并且将我的信靠放在主里面,因为祂的慈爱(hesed)仍在那里!我现在知道找到真正的安全是如何的。如一些传福音的人说的:‘神爱你,但是恨恶你的罪。’这样说并不合符圣经之道,圣经的作者,并不是希腊哲学的门徒,如天主教神学家多马亚奎那一样,他们很清楚知道并没有罪这种物品,罪不是如‘物质’般存在,与人分离。罪恶是人所作的,它们是行动。这是为什么神的审判必须临到罪人身上,而不是罪恶。

在第九节的我的身心这几个字,可译作‘我的喉咙和我的肚腹’。我们知道人体中这两部分如何会因精神压力受到影响。在一种情形下,我们不能吞咽;在另一种情形下,我们会经验一种‘扰乱的胃病’,以致腹泻。在圣经中没有任何地方,我们会遇到不愿意提及人体功能的,这些功能描述了今日很多人的情况(参太十五17)。在接着的一节,我们应该如此解释:‘我的力量因我的罪孽衰败。’诗人感到忧伤,简单的原因是他有一个歉疚的良心。这是神,赐他这歉疚的良心,使他意识到他曾犯罪。

因着人本身邪恶的错失,以致失去了朋友和邻舍的交谊,这是一种可怕的经验。在这里以生动的词句描述,是用古代东方社交习惯描它的冲击。但是从希伯来文的时态,我们看到这痛苦的经验已有一段长的时间;它已树立了,直至这个男人或女人已变成几乎是妄想和精神受干扰。那惩罚将客观地用神的话来描述为一些事情,是神能医治的,这是何等的美好。

主阿,我信靠你(卅一14-24

然而,此刻诗人对他忧愁的情况作出了唯一而正确的回应。耶和华阿,我仍旧倚靠你,我说(我们能听到他差不多用挑战的声音喊出这些字句),‘你是我的神。’跟着是一句常常引用的句子:我终身的事(现代英文译本作我的时间)在你手中。所指的并不是钟表的时间,而是指生命中那些特别的时刻,当一些值得纪念的事发生的时候,如婚姻、婴儿的诞生、生病、康复、突然意识到的美,聆听到‘失去的旋律’,或一些永不会再来但一个人永不能忘记的、有深刻意义的时刻。这些都是来自神;它们在永琲时刻进入时间里。而其中最刻骨铭心的时刻,就是当一个人能清楚的意识到神的脸光照着祂的仆人;意识到那种奇妙,将所有因邪恶的人对一个人所造成的惊恐感觉消除。诗人说的字面意思是:‘他们能到地狱,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他们能够缄默无声的去,因为据传统的解释,阴间是‘寂静之地’。

我们没有权柄说这句说话是次于基督教,或因它代表着一种思想,我们常在旧约中遇到的,旧约便是次基督教的文献。有这样的人,他们进一步的,完全忽略了旧约,并且宣告基督教教会只要使用新约为圣经。然而所谓‘次基督教’的话语,我们也在新约中遇到!雅各和约翰都是在这方面最坏的冒犯者。当面对反对旧约的力量,我们读到如诗人在这里所说的话,他们说:‘主阿,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吗?’但是耶稣转身责备他们(路九54-55)。甚至在主被钉十字架后,彼得对两个欺骗他的人作出那样的事情(徒五1-11),事实上,本篇常常在新约中被引用。事实是所有在圣经中的人物和说话的人──诗人、先知、门徒都一样──都是罪人。比起大·、耶利米和彼得,今日将我自己视为“更好”的人,如此会是自义的高k。这事实帮助我们认识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并不是有关人类的宗教思想,而事实上是对一切的人有关神爱的启示;因为我们在圣经中所遇到的一切人都是罪人,所有的人都继续学习(正如我们必须做的)有关神的爱,这爱超越一切人所能明白的。

神恩典的一面,就是充满恩典的神如何让诗人(包括我!)经历与祂同在的欢乐(第19-22节),甚至当他(和我们)仍然是思想狭窄和充满报复心理时亦如此。的确,神是仁爱的,但是祂的仁爱是为我们的好处;祂为我们而计划、完成;祂保留其中一些,好像放在储物柜中,然后按时拿出来,倾倒在我们身上。祂对我们的仁爱,倾倒在我们身上时,是带有一种宣教的目的,因为在祂所作的一切事上,神盼望所有人类能看见,假若他们没有拿取祂为他们所积存的,他们的损失是什么?假若他们如此作,他说,他们便会藏在你面前的隐密处;或‘在祂脸光的隐密处’(参看第16节)。这一切是何等大胆和有力的意象?

虽然如此,诗人仍然有他失望的时刻(好像我们一样)。我曾急促的说:‘我从你眼前被隔绝。’但是……我是十分错误的。在希伯来文,但是一词是非常强调的字。看来神在任何时间都在聆听祂的可怜人类的呼喊!因此此刻他能宣称(21节)神向我施展奇妙的慈爱。当那里没有出路时,好像在一座受围困的城里,神施行一件奇迹(再次是奇妙这个字)。当我们的朋友遭遇孤单,或者说在寒冷中,甚至达到精神错乱之极点,这便成为进入一大批受安慰苦难者的团契的门。

现在轮到副歌了(23-24节)。诗人已完成他伟大的信心宣言。‘仁爱,不忍弃我的爱’这诗歌是由一位瞎眼和孤单的老人所写的。但是有人认为它实在太好,不应隐藏起来,它溜进世界诗歌集中。在这里,批众选取诗篇第卅一篇,并且一同唱出来:‘你们与祂立约的人哪,你们都要爱主。’主护·那些在祂里面找到安全的人,因为祂本身是安全,因此,我们必须向世界显示,神的子民如何成为‘安全’、‘诚实’、‘不动摇’,得到像祂一样的力量,祂自己是不动摇的。再次,正如保罗宣告说:‘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十二19)。这是批众跟着在诗歌中要提醒自己的。因此,取代重复十七至十八节所宣告的,他们要记得,轮到他们了,他们被呼召参予在前面‘主的战争’。达到那目的,他们应记得神对约书亚所说的话(书一5-6):‘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他必照样与你同在。……你当刚强壮胆。’我们还可以加上:‘将其余的交给神!’──《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