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卅二篇

 

从罪恶中更新(卅二1-11

训诲诗。我们不大清楚这个词的意思,它的字根与教导有关。或许,古代的希伯来编辑者,当他们将这诗放入他们的‘诗歌集’时,他们看到虔诚的人(第6节)有一些最重要的事情必须学习,这诗有关悔改和赦免之间的关系。

福气。经历赦免是全然的福气,即是说,将一个人反叛神的慈爱(hesed)的行为‘除掉’,和将一个人普通愚昧的罪恶‘遮盖’,这两个动词在本节经文中是压韵的,两个词都给我们一幅有关神作为的图画,在撒迦利亚书五章五至十一节,我们看见罪恶被扔在量器中,又有盖压在她(不是她的罪恶!)身上。然后有两个妇人,有如同鹳鸟的翅膀,拿起那量器,带着它飞去示拿地,就是巴别塔的地方(创十一2),这是其中一幅图画。另一幅是有关‘遮盖’的,它来自一些献祭所用的方法。献祭者首先将他的手放在祭牲的头上,牠将会在烟中上升到神那里。他这样作,表示将自己与牠认同。他在烟中上升,当时,不单他的罪恶上升,而且神将祂的手放在罪人和他的作为上,说:‘我现在不再见到它们了。’肯定地,这是恩典!

在这里有四个词用来描述我们人类的罪恶:(甲)叛逆──反叛神立约的爱,或是如标准修订本的‘违背’。(乙)在标准修订本罪恶一词,它真正的意思是‘失去生命中真正的目的’。(丙)邪恶(译者注:和合本译作‘罪’。)或是不正直的个性。(丁)诡诈,或懒惰、或灵性的堕落。肯定这些描述已足够了!

顽固。但是在第三节,诗人是否即大·自己呢?愿意成为基督教殉道者的潘霍华(Bonhoeffer)所描述的‘廉价恩典’。一个有关十八世纪哲学家凯利(Heinrich Heine)的著名故事,当他临死时,一位朋友探访他。那位朋友问他:‘你是否相信神已赦免你的罪?’对于这问题,凯利作出了有名的回答:‘神会赦免我,那是祂的工作!’但是大·在这里发现神并没有赦免他,他在神的眼目中仍是有罪的。除此以外,因为身体和灵魂是一体的,甚至他的身体也显出他未受赦免境况的效果,而他所经历体力的耗尽是神的作为!因此,可以按字面而言,好像今日我们说的,他现在是有‘忧愁病’。在这里细拉是否表示我们要停留,并且去尝试明白这痛苦的情况是什么意思呢?

认罪。最后,在第五节,大·与自己有一个交谈。有些时候这是一件值得做的事。他最后决定向神承认他所经历这烦恼的自我厌恶理由,并不再隐藏(这个字也在第一节中用作神的行动,在那里译作遮盖)任何事情而不被神洞察。在承认他的罪时,他重复了他曾在第一至二节中所用过全部有关罪的字!他用强调的声音说:你就赦免我的罪恶(或移去惩罚)!

又有另一个细拉。在接着来静止的时刻中默想什么呢?肯定而言,赦免和移去罪恶是两样不同的事。拿一个极端的例子──我可能谋杀了一个人,然后为这可怕的行为转向神,并且求祂的赦免,但是可怕的事实,是不能除去那我曾作过的事。大·自己知道这一切可怖事情。他曾命令一位忠实的军官往危险的地方,在那处肯定军官会被杀,而结果他被杀了(撒下十一14-15)!我不能面对死者的妻子,并且说神已赦免了我,藉此得到她的饶恕。赦免罪恶的行动是不足够的,在其中还有赔偿,神愿意从我的内心移去那些行为的罪疚、可怕、自我厌恶、与被谋害的人的妻子疏离的感觉──事实上,是刷净整个可怖的情形,并且容让我重新再开始,作一个新造的人。但是第一件事,我必须承认它!

因为(第6节)这是移去罪疚、移去邪恶的惩罚的意思,当在他们的心中,所有地狱的力量冲进来,当那在地底下流经和代表着邪恶势力的混沌洪水寻求要淹没他们时,大·呼吁每一个立约的子民(虔诚人)向神祈祷。即耶稣用八个字教导我们的祷告,‘拯救我们脱离凶恶。’神作这样的事情,乃透过(甲)成为我们困难的避难所,(乙)祂拯救的手环绕我们,这样说,因为邪恶可能是从我前面或后面来到我们。

现在来到在本诗标题用过的字。我要教导你,指示你当行的路。在这里谁是说话的人?是否仍然是那位诗人,现在神已拯救了他和垂听他满有罪疚的忏悔?在这个例子,路并不是指‘按着道德的律法’,甚至也不是摩西的律法。这是转向天父,好像浪子所作的一样,他说:‘父阿,我得罪了你……。’没有回家去和告诉祂一切所作的事,是完全愚蠢的行为。动物不能感受到从罪疚中得到自由的福气,但男人或女人可以。想象一下你的生活,在你心中有一块石头,当那里有一条路可将它移去,人整个生命就可以藉此得到更新的一条途径。

两条道路,它们刚刚相反!诗人说,那里有一条路通往邪恶者的痛苦,另一条路则领人们接受神的慈爱(hesed)。

现在圣殿的音乐师用了诗人的主题,并且将前面十节变成一首会众的诗歌。他们唱出:‘当靠耶和华欢喜快乐。’并不是由于一个人更新的经验,也不是由于那十分奇妙释放的新感受,而是由于靠主。他们所说的,就是要将你的优先次序对调。──《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