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卅三篇

 

主的言语(卅三1-22

这首诗没有标题。但是我们注意到,与诗篇第卅八篇和诗篇一○三篇一样,它有廿二节,这是希作来文字母的数目。诗人好似指出,你需要字母来帮助你详加解释主的言语。

我们以一个进入崇拜的邀请作为开始,这邀请可能是要跟着诗篇第卅二篇最后一节的。在这里所描述的崇拜需要一队非常具规模的乐队和诗班的帮助,正如我们在旧约中后期的文献(例如,但三5)所读到的一样。此必定常常是一首新歌,因为神常常作一些使人感到惊奇的新事。

第四至五节说,主的言语是爱。爱是慈爱(hesed)这字,是祂忠诚的爱,这爱的结果,在男人和女人中创造出仁爱的心。神的言语静静地、不断地、和不受注意的在动工,好像人类生命中一连串的思想和能力的运用。它很少会在某些时刻或日子停滞不前,它好像一个小孩子的成长,可能在家庭生活最容易看到。然而(甲)它在每一个早晨都是新的;(乙)它是绝对可信赖的,这当然是因为它是hesed;(丙)在整个世界每一处都可以找到。

主的言语具有创造力。箴言三章十九节说:‘耶和华以智慧立地。’诗篇的言语描述这位智慧的神,好像从神口中出来一种说话,进入空间和时间的世界。我们应记得希伯来文dabhar这个字的意思,它可指说话的言语,和能转变成事件或事实的言语。例如,我们在约书亚记廿三章十四节看到这很清楚的说明,在那处‘事物’在希伯来文是‘言语’(译者注:中文和合本也译作‘话’)。当然,神创造行动的奥秘只能用比喻和隐喻表达出来,因为用其它的方法去明白神的心意,这已在我们人类的思想以外。故此这诗人说,神聚集海水如垒。另一位诗人说,神在七天的空间内说出祂创造的言语(创一章)。我们所能作的只是对神的作为感到敬畏和惊讶,而无须在意今日那些心胸狭隘和无聊的人的思想,他们想当然的认为人类应局限神的工作于科学类别所能明白的范围内。

在创世记一章三节,神所要做的事只是说:‘要有光!’光便存在,同样地,神只要说这几个字:‘要有光体……’(创一14)太阳,月亮和批星便产生。在一切创造的高潮,神只是说:‘我们要照我们的形像造人’(创一26)。在第九节有祂说(一个非常强调的祂,指那位‘永生’神)。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这意思是神用祂的智慧,首先创造了自然的世界,也就是今日地理学家要追溯的,然后,再创造历史。但是只有圣经,而不是科学家,能够向我们启示后者。

在人类的历史中,圣经向我们启示,我们怎样能明白人类自己故事的意义,虽然它是遥远,而我们是跟随在一条漫长的道路之后,它向我们启示在人类生活中神的指引。布诺斯基教授(Professor Jacob Bronowski)认为在人类历史中,神的计划常在两方面指示祂是怎样工作,他说:‘创造是一只手,直达到经验之中,并且安排它富有新的意义。’

假若神能创造,祂也能够毁灭。在跟着而来的一节经文所用的字,列国的‘筹算’与神创造的智慧是同一个字。主的筹算大过人的筹算,因为它永远立定。至于人的筹算,正如诗人罗拔本仁(Robert Burns)充满智慧的宣告说:‘老鼠与人定下最好的计划,都会聚集在船而倾斜。’因此,那些以主为他们神的人是何等的有福。他们知道,作为祂的儿女,他们事实上已承继了祂充满能力的计划。虽然我们可能知道这观念是什么,但是它是我们人类所能支配之外。这是为什么它只能是一种恩赐。

在第十三节观看可能只是随意望望的意思。但是在第十五节,它再出现,解释作留意。在位的君王,祂曾造成他们众人心的,只要看一看便能明白他们。在这里我们记得‘明白’的意思是什么,因为当耶稣看见那位富有的年轻长官,我们得知道祂爱他。

跟着而来的两节经文(16-17节),大部分的人类都会完全拒绝去相信。它们显示一位人类的君王事实上是何等无能力,但是与他不同的,天上的君王,那位完全掌管事情发生的王,有一个强烈的对比,我们的诗人说,看,看看你自己,主的眼目停留在那些与祂在爱中立约的人身上,因为这是祂的筹算,祂的智慧,祂不会救他们脱离死亡,因为死亡必会临到众人,祂亦不会将祂所爱的人迁离一处受饥荒打击的地方。祂所作的,是保守他们在饥荒的日子中存活,而祂用言语作成这事。

再次,全部的人加入一起颂唱神奇异的思典,因为,正如副歌说,我们的盼望在祂里面。──《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