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卅五篇

 

呼召争战(卅五1-10

那些过着宁静、和平和或许没有大事发生的生活的人,可能发觉一首像这样的诗相当奇怪,甚至觉得受扰乱。他们可能有倾向认为它表达出一种不十分‘像基督’的精神,但是对于这观念,请留意两个可能的回答:

(一)假如这是我们的心情,会否不将这段认为应该在诗篇中的经文拿来阅读?假如我们尝试以耶稣的观点来阅读这篇诗,我们会否能更明白一些祂的‘严厉的说话’,而这些是我们情愿忽略的?

(二)在世界中大部分的人并不是过着一种宁静、和平和没有大事发生的生活,假如我们没有认识到这情形,正是表达出我们的思想狭窄和自我为中心。因此这篇诗可以帮助我们更真实的认识自己。我们只要想想里约热内卢郊区,孟买、加尔各答和拉各斯的贫民窟,和世界上数百万难民的忧愁。当我们平安地坐在家中的时候,很多平民百姓每日都被地方上左右势力所压榨,像三文治间的肉一般。我们要记着,圣经是对所有的人类,对在任何生命景况,或是肉体或是灵性死亡的人说话。

这篇诗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至十节,无情的逼害。在这里的呼喊可能是来自集中营,奥斯威斯,一个禁闭营,一个监房、或只是地上无助的贫穷人的声音。我们应该记得,新旧两约中的神明显地是被压制的人的神,富有和有权势的人会发现他们是极难进入神的国中。诗人请求神赐他个人的安慰,这安慰是因知道惟有神能对他说:‘我是你的拯救。’

但是困难的地方是,这位不快乐的人认为他的敌人就是神的敌人。他忘记他们也贫穷和不幸的人类。我们知道这种观念如何能在人的思想中形成,例如,在战争时期,或者甚至在一个政治或工业对峙之中。但是这种人真正在一个可怕的情形中。这样,我们究竟是谁,可以论断他呢?宁可这样,容让我们过着和平和安全生活的人,学习存着怜悯的心,明白这些人所经历压倒性的惧怕,并且留给神去成为的审判官。

他所选择的字反映出他的恐惧。在第三节,说:‘求你对我的灵魂说’(灵魂与下一节的‘命’是同一个字──因为他相信他的生命危在旦夕),他正在经历一种灵魂受伤的经历,于是他乞求神赶走他的敌人,使他们像风前的糠。但是,神的工具,他盼望是主的使者;这真正是神圣的干预!因为这位使者是神在祂子民流浪在旷野的日子时的代理者。但他是立约的‘使者’(或信差,像玛拉基书三1所翻译的),就是当祂对受击打的子民实行忠诚的爱时作神的使者(参看出廿三20-21)。假若我们落在恶人手里,长久受苦和惊恐,而当我们再次获得自由时,我们会否不以狂欢的心情,发出诗人在第九及十节所说的话呢?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属于那些社会称为困苦穷乏的人(第10节),因此她在路加福音一章四十六节,以这篇诗的字句作为开始,然后继续在同一脉胳之中表达。

恶言、闲话和诽谤(卅五11-28

第二部分,第十一十八节,恶意的法律诉讼。场景改变了。但是在今日有多少假的审判,一个无辜的人不就是被控以捏造的罪名,而他知道根本没有获得反驳的机会?或者,虽然他的控诉者知道他没有犯上控诉他的罪,他们会向他逼供。诗人的拷问者,是思想歪曲的人,而非身体残缺。诗人称他们为‘残废的人’。看来,他实在曾为一位受折磨的人哀恸和表示怜悯,当后者为一位去世的朋友流泪的时候,他的感受就好像失去了自己的母亲一样。

很多男人和女人永远不会长大成为成熟的市民。孩童在学校的运动场上因嘲笑一个残废的人可被饶恕,但在这里指的成年人是他们用这方式来对待软弱的人,因此这些折磨的人,就是我们今日称为有虐待狂的人,他们是乐于伤害那些无抵抗能力者的人,他们向这些普通百姓‘报复’,用一些我们在很多监狱墙壁上都能找到的潦草字,向神呼求,‘主阿,要到几时呢?’当然在以色列王国早期的日子,诗人并没有发现在神的保守中,他事实上是进入了我们在以赛亚书五十三章所遇到那位仆人的苦难中,他的苦难,神自己能改变它成为祂自己的荣耀。

第三部分,第十九至廿八节,闲话和诽谤。诗人在这里所描述的,就是今日在一些仍旧受极权统治苦难的国家,即是说,政治的污染、住宅中的害批之马,对当权者说一些下流的话针对至爱的人,等等,他们说:‘阿哈,阿哈,我们的眼已经看见了!’

他补充的说,神也看见了!那么为什么神没有行动呢?恰如我们读过这样的话:‘醒来,醒来,主军队!’此肯定是千百万人的哀求。这是一首著名诗歌的首句歌词,是基于本诗经节而写成的。诗人呼諴说:‘醒起,伸明我的冤。’我们都会同意,只有他有一个小孩单纯的信心,才会胆敢向天地的神作出这样的呼求。然而,当他发现在其它地方的信徒也为他祈祷时,他岂不是已经得到最低限度一部分对他祷告的回答?对那些现在仍然在被拘禁中的人:‘神阿,不容他们说:“我们要怎样待他,都能从心所欲,”“我们已经把他吞了。”’宁可这样,容让我们,人间地狱的朋友,就是那喜悦我冤屈得伸,喜悦我与神回复正确关系的人,他们常说:‘当尊主为大,主喜悦祂的仆人平安(平安,和平,完成,完全,生命的整全)。’或者,更准确的,‘祂的旨意是他仆人的平安。’

但是这求助的呼喊在赞美诗中如何分类呢?答案是,在这极度可怕的情况,只是表达对神的信靠,事实上已是一种赞美的行动。──《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