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卅七篇

 

义人必承受地土(卅七1-15

这是另一首‘教导’的诗歌,用原文写出来时,容易学习,因为它是按字母编排,每两节经文(单节除外)都以不同的字母作为开始。但是事实上一首课室的诗能被放在对神赞美的‘诗歌集’中,实表明希伯来人视圣经的教导是一种必须的工具,帮助建立信仰。本诗讨论恶人和义人两者的命运,这两类人随时都可以见到。很奇怪的,它不是对神说的,好像大多数的诗一样,它是对一个课室内的青年人说的,然而它不是整篇连贯起来,而是一些箴言的收集,由字母连贯起来。今日我们很有趣地发现,这篇诗在昆兰小区生活中有很重要的角色,这批族是犹太人的派别,它存在基督前的一个世纪,并且为我们保留了死海卷轴。

倚靠主。第一至四节这段用不要……心怀不平这几字作为开始,‘不要为作恶的人激动起来’,或者,用我们的俗语说:‘不要激动起来’,因为这动词事实上的意思是变得激动。箴言廿四十九节也如此说。明显地,这些经文原来是属于学校的教本。同样明显地,青年人已经知道倚靠神是什么意思。因此,他们现在要学习,邪恶是不属于永琲漕き﹛A就是这缘故,它们不能长久。他们得悉我们应该宁静的过活。然而,当有人说邪恶不能长久时,并不是指维多利亚时代,在英国一些反对社会改革者,他们控诉救世军时所说的意思。当有人寻求拯救在伦敦贫民窟中被遗弃者时,他们宣告,神没有计划帮助生活混乱的人。但是这些箴言并没有给予一个合理的教义,好像约伯的朋友在可怜的受苦者面前陈述的一样。它们用直接,简单的言语来表达以色列信仰的内容──(甲)倚靠主;(乙)行善;(丙)享受主。假若你们作这些事,(丁)神便会赐你们最喜爱的──祂自己。

将你的事交托主。我们较正确的应该说是:在极度被遗弃的情况下,‘将你生命的道路转向神。’即是说,‘让祂完全的照顾你。’在非洲森林的中心,大·李温斯敦(David Livingstone)受毒虫的疫灾,被饥饿所侵蚀,被野兽和野蛮人所折磨、并且厌倦奴隶买卖,最后他在壮年时死去,李温斯敦每一天都重复念第五节,从其中找到力量支持他工作,知道神会有所行动!它说:要记得,这是神的世界,不是你的,因此,放松吧!

对祂存着盼望。向作恶的人动怒得不到任何好处;事实上,你所感觉的怒气只会引致作恶。正如耶稣,祂非常熟悉这诗篇,祂说:‘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五5),我们的老师现在再次重复这句话!

第十节的意思比起字面呈现的更丰富。还有片时可能是指‘末世’,好像耶稣在约翰福音十四章十九节使用这词一样;即是说,这节经文的意思是,在死亡之外,恶人便会消灭。现在他们看来可能有福气,不过这种情形不会持久!然而属神的人福气,属于今生,也属于将来。因此这里我们事实上遇到耶稣所说另一句‘第二种’福气:‘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给你们了。’(太六33)假若主能笑恶人,正如我们读到的,因为祂知道他们将来如何,我们也可以如此作。

皮士礼(J. B. Priestley)写道:‘假若我能得到一种我所没有的德行,我想应该寻求圣经所说的“温柔”。不是阴险虚伪的小人(Uriab Heep,译者注,这源出于英国作家狄更斯小说大·科波菲尔),而是平静谦卑的态度,一种不要求和期望太多的态度。’汤恩比(Arnold Toynbee)在他伟大的作品历史的研究指出:‘这节经文(第15节),他们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这结局能在人类历史中看到。’

一些箴言(卅七16-26

我们的老师选择了这些箴言来表达他的主题。箴言是没有时间限制的东西,英国人说:‘骄傲在跌倒之前’,这句话流行于我们的文化中已有多个世纪。所以这里所选择的箴言能适用于古以色列的日子,也适用于我们的时代。

在第十八节,完全人的日子这句解释了我们在第十三节所读到那句与此相反意义的话,即恶人的日子将要来到。它告诉我们,神甚至关心我们细微的忧虑。第十九节用了两句话来描述圣经中灾难的大主题,例如饥荒,可能是一项审判,但是从其中,神所带来等于一个祝福(参看太六25-34)。请留意在第二十节的却字,是多么强烈的字。这节经文强调神的敌人存在的短暂,我们在以赛亚书四十章八节中读到描述这样的话: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亦请看马太福音六章三十节。

第廿二节再次指本诗篇的主题,一如出现在第九、十一节,以及后面的第廿九节。这是我们在旧约圣经中那些被称为申命记派的文献中所遇到的主题,即是:只有两条路在我们面前。申命记三十章十五至二十节将这主题以终极的形式宣告出来:‘我将生死、祸福、陈明在你面前。所以你们要选择生命。’神宣告说,这里没有第三条道路。在第廿三至廿四节的话,也在箴言二十章四节找到回响。诗篇七十三篇也讲及这两节经文的主题,但是它问了一个问题,为何人会滑跌?一个人的脚步是神为他们所拣选的,无论是木匠、家庭主妇、老师、护士、工程师,或任何职业。虽然他滑跌,因为对一个罪人来说,这是很容易发生的事情。他要记着,无论他可能跌下多么深,‘在下面是永远存在的膀臂。’(参腓四12

在第廿五节是一位老年人的洞察力。这里是年老的校长站在他的青年学生面前。人可以提出神学的理由,反对他的说话,但是他对神学并没有兴趣,他只是提供个人的见证,见证是基于一种信靠的生活。他能如此作,因为他正在天国里生活,在那里,他的邻舍都是他的弟兄和姊妹,或许也是第廿四节的意思。在一个好的家庭中长大,他成为一个好市民,现在用同样的信心,教养他的儿女。结果,他儿女现在成为他人的祝福。

更多箴言(卅七27-40

第廿七节带我们回到神在祂子民面前曾定下的分界线上,然后补充说:因为耶和华喜爱公平。喜爱祂的儿女有伦理的行为,好像学校校长期望他的学生一样。这意思即是伦理与宗教有关,你不能够在教授‘伦理学’时,只视为一种学校科目而没有神,否则,人对伦理范围的观念便会完全依赖于当时的情绪和社会的价值观。假若我们尝试这样作,我们便要放弃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传统,兼且回到希腊的思想中,即‘人是万物的准绳’,而不是神启示的旨意。标准修订本在第廿八节说,恶人的后裔,必被剪除,好像是儿女会因他们父母的罪而受苦,这是误导。这里的‘后裔’一词应是种子,而不是儿女,所以它的意思是恶人不会有他们自己的后裔──他们的女人会变成不育。

第三十至卅一节节讲及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在旧约圣经,智慧并不包括有关科学事实的知识,但是它提及‘怎样去作’,好像人拿起工具一样。智慧的人是那知道神心思的人,因为神曾藉妥拉启示祂自己,意思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能拥有智慧,一如受过教育的人一样。按照希伯来文,妥拉是旧约圣经首五卷书的名称,兼且也包括摩西的律法。但是妥拉所论及比律法为广,因为它包括对出埃及事件的了解(即智慧),即是说,神在那时作了些什么事。故此,它不只是对十诫的认识。事实上,在他心里认识这一切是真正有智能的人的特征。或许我们的老师知道在耶利米书卅一章卅三节我们所找到的那些字句。

这是很有趣的事,不少有关登山宝训的内容可以在这篇诗里找到。在马太福音五章十一节,耶稣说:‘人若因我辱g你们、逼迫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这是在第卅二至卅三节所说的。第卅四至卅八节用更多的箴言表达出在这篇诗较早前所处理的问题,但是第卅五节令人有非常深刻的印象,我们可以意译如下:‘我曾看见一个贩卖毒品的百万富翁的财富王国一夜间倒下’(参约壹二17)。钦定译本这节经文的翻译已成为英语一个通用语句:‘……邪恶的人,分散自己如一颗绿色月桂树。’但是标准修订本的翻译较为正确。

副歌。好像其它的诗篇一样,我们在第卅九至四十节用一段副歌,由批众颂唱,作为结束,因此它是重复了主题。但是我们应该注意的,与那些‘毒贩百万富翁’邪恶的作为不同的,义人得救这句子,使用阴性的格式,指出那些神曾首先使他们与祂建立正确关系的人可爱的行动。因为在患难时神是‘他们力量的源头’(标准修订本是营寨)。因此,轮到他们了,他们现在得到救主神爱的保护。──《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