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卅八篇

 

一个临死的人的呼喊(Ⅰ)(卅八1-14

在标题中,我们找到纪念这个字,或者更佳的说法,是‘帮助记忆’。圣经信仰中令人惊奇的因素之一,是神期望我们提醒祂有关我们的需要!这篇诗分成三段,每一段都有求神的‘帮助!’所有圣经的作者都知道,当神记得祂应允与祂儿女同在,祂会因他们的呼求作一些事情。

这提醒和行动的关连,藉着主餐的‘行动’,在教会的生活延续下来,正如保罗记录了耶稣说的话:‘你们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或者,‘使我记得’(林前十一24)。

第一至八节第一次‘求助’的呼喊。这是一个患重病者说的话。他或她相信:(甲)神使这肉体痛苦的因由,用作操练、训练、教育(不是惩罚)祂人类的孩子,(乙)神作这事,因为孩子犯罪敌对祂。好像在创世记四章中原始人该隐一样,他呼喊:‘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

在我们提出劝告和说‘神不会使我们有痛苦;看看耶稣如何与痛苦和苦难争战’之前,我们应该自问,第五至七节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很多的释经家找到那里所指的是性行为罪恶的结果,或者甚至是反常的性行为。可以这样说,只是在‘昨日’,矿胺基药物和盘尼西林才在世界上采用。在已往日子的文学,我们读到可怖、痛苦的死亡,例如这里所述的──生殖器官的烧痛、整个身体溃烂的痛苦。圣经对人类沉沦的事并没有转弯抹角,它对我们愚昧的结果作完全真实的描述。神连最堕落的罪人也能宽恕,假若不是的话,这好信息的意义便不能真正的让一个沉沦的世界所悟。在这里我们听到不情愿的同性恋者、鸡奸者、女同性恋者、吸毒者的呼喊,呼求事实上属于所有那些在生命中自我制造地狱的人,而现在他们仍然生活在其中。第八节反映出很多被自己欲望所围困的人震惊的自我厌恶。事实上,神没有创造这些溃烂的痛苦,祂所创造的是一个人体,它的拥有者可以自由去运用或是滥用。另一方面,神由于祂怜悯,可以决定使用溃烂的痛苦在烈怒中惩罚我(第1节),那些极度的痛苦是我在自己的身体上造成的。

我们应该留意梅毒是一种细菌所造成,这细菌经过血液散布到脑、脊髓、心瓣,它带来一种普遍的瘫痪和行动失调。这种病能遗传给未出生的婴孩。还有淋病,透过生殖器官,也会影响还未出生孩婴孩的眼睛。

第九至十四节,第二次‘求助!’的呼喊。‘神子民’中自以为义的成员可能会感到厌恶,转离这些堕落的事情,但是,我们可从一个堕落的放纵者的嘴唇听到这样的祷告:主阿,我的心愿都在你面前。试想想这事情!神甚至进入一个受淋病折磨的人的思想中(参看太六8)!受痛苦者感觉到他的心跳停顿,他面对面站在一个事实之前,即他受到一种瘟疫所折磨,这是在那些日子中人们的看法,因为这个字是我们在利未记十三至十四章所找到的,它包括在这些章节中所论及的疾病。我眼中的光也没有了,这句话可能有这意思,他正在自杀的边缘。好像一个患痳疯病的人,他被隔离,完全不能与人类为伴,因此他在世上是全然孤单的。只要能告诉神这事情,提醒神那自我咒诅者的痛苦,已足够给予受苦者一种释放。

这个可怜的人是否因自己的愚昧成为真正的聋子(第3节),因此他再不能听到人的说话,或者,只是他感觉像一个聋的哑吧?一些学者会用‘我的思想受迷惑’来翻译我心跳动,假若是这样的话,发生在他身上的是由一些巫医所造成的,他会否仍然对自己的行动负责呢?无论如何,这位可怜的受造物,现在已与那些仁慈的人,温暖的团契隔离,那是他从前认识的朋友,所以现在他没有提出辩护,因为他不能将他的痳点从他朋友的眼目中隐藏起来。

一个临死的人的呼喊(Ⅱ)(卅八15-22

第十五至廿二节,第三次‘求助!’的呼喊。这部分诗篇所写是在一个高耸的平原上。当人不能带我离开沟渠,诗人看到,‘主我的神阿,你必应允我’。他发现必须承认自己是无助的。在他祷告中,他指出几点:

(一)正如酒精或淫欲、吸毒都不能帮助他,而他需要寻求一种外在的力量,因此他请求神阻止人对他的嘲笑,因为人性的软弱,他承认曾使自己的生命变成一团糟。

(二)他提醒神,他正在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他在‘崩溃的边缘’(不是几乎跌倒)。他已到达需要的情况。

(三)在最后,他对神承认他的罪孽,最后他宣告因自己的罪而忧愁。直至现在,他只有为自己而忧愁,或许因滑进沟渠中这事实曾‘咒诅社会’(正如今日的人所说的)。他认识到已成为一个被遗弃的人,发现自己经历一种不能抵抗的压力。

(四)但是,因他是非常人性,他指出试探的力量是非常强壮,然而为什么这些力量在他身上呢?主阿,为什么让那些试探、那些人类灵魂(参看标准修订本脚注)的仇敌连系在他身上,而不是在其它人呢?事实上,他对神说,当我努力追求一种正常的生活,这些力量好像撒但向我发动。

最后,在会众中的每一个人,在公共崇拜中,唱出上述诗歌,与这堕落和受苦的罪人认同,现在又将‘求助!’的呼喊应用在自己和每一个在崇拜中出现的人身上。这样,所有的人同在一起,他们乞求神赐予爱的新特质(救恩这个字的阴性格式)(参看绪论──立约的神{\LinkToBook:TopicID=104,Name=立約的上帝})。我们能否说,会众成员正在宣认:‘因着神的恩典,我可否前进?’本诗的编辑清楚感觉到他的道路是朝向这伟大的事实,即只有经过苦难的爱,人类才能为神完成活泼的使命。事实上,那刺人的痛苦来自爱的火焰。──《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