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四十一篇

 

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四十一1-13

诗篇第一卷以这篇诗作为结束。第一卷以‘……这人便为有福’(参诗一1)这句子作为开始:现在以一首用相同方式为开始的诗作为结束,但是它最后的一句是‘耶和华是有福的……’(译者注:和合本作应当称颂的)。明显地,我们已学到很多有关神的事情,因为我们开始透过温习前面诗篇四十一篇,洞见有关祂的事情。

诗篇第一篇是一首‘教导’的诗,诗篇卅二篇曾使用maskil这个字,它与教导和学习有关。现在我们再次发现maskil这个字,隐藏在眷顾一词背后。因此我们在这里学习到有福的生命是什么意思。

有这样的人,他们想当然接纳了成为‘宗教’徒的意思,就是享受一种个人的救恩。因此,他们寻找出那些每星期聚集在一起的小组,一起拍手和‘在主里感受快乐’。他们相信这样做会使他们‘有福’。但是诗人有不同的信念。这里是一批我们以前曾遇见过的年轻人,他们将会成为以色列的官僚,现在是受教承担责任。最意想不到的,就是他们被教授要用心学习的第一句说话是:‘渴望认识贫穷(或是如同标准修订本脚注所说的,软弱)的人有福了’。教师说:这样一位行政官,耶和华必保全他,普通人称他有福(译者注,和合本译作他必在地上享福)。甚至他病倒,需要暂停工作,耶和华必扶持他。然后,一个可爱的接触(参看标准修订本脚注),你必给他铺床;即是说,神坐在他旁边,在他床边,并且好像一位有能力和亲切的护士,甚至更换肮脏的床垫。神经常被称伟大的医生,这里祂是探访的护士。

第四节,至于我。然而常常有人不会欣赏这亲切和慈爱的公仆。他们怀疑他有最终的目的。因此当那个人病倒,事实上这些人盼望他会很快的死去。他属下一些雇员,假心假意的,将鲜花和葡萄带到他面前(我们可否如此说!)。他说:‘但是我清楚知道他们完全是假冒为善的人,因为他们离开时只会说些有关我的肮脏话。’就是这个原因,我只能呼喊说:耶和华阿,求你怜恤我,医治我,因为我曾‘对你作了错误的事’。他在这里所发问的是‘主阿,当我诚实地寻求在公众生活中作你顺服的仆人,并且尝试服事贫穷的人时,我是否真的误解你呢?’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和折磨人的问题,是今日很多人要面对的问题,特别是那些受薪的政府公仆,政府期望他们用铁腕政策管治贫穷和软弱的批众的时候。

因此这个人,他的良心驱使他顺服神而不是西泽,他需要承担仁慈见证的代价。在一个国土上,行政人员和警察被逼作事苛刻,没有人敢离开这被接纳的规矩。假若他胆敢如此作时,他‘容让旁边的倒下去’,因为由于他的行动,他很容易的将困扰带给他的同伴。这个人的其中一个‘同伴’,一个我所倚靠的知己朋友,向有权势的人控诉他。因此他再没有人可以倚靠,惟有主。那些单‘在主里快乐’的人,很容易将十字架摒诸于他们对神仁爱的认识之外。

然而可怜的人,他因这些事情变得完全的心酸和觉得幻想破灭。结果,他希望神为他所作的事,就是容让他可以转背对着那些控诉者!他相信,假若神如此行,这会表示祂满意他生活的方式,和他对贫穷人的关怀。神实在‘仍然控制着我’(标准修订本译为扶持),和永不容让我失去,因为正如我相信的,祂将自己对贫穷和有需要的人的关怀放在我心里。

现在诗人所说的,正如耶稣在最后审判的比喻中所表示的(太廿五章),只有那些眷顾贫穷和软弱的人,他们才能进入永生,神赦免他人性的报复念头。事实上,这可怜的人被激怒怀有报复心。但是他对神的妄自呼求,并不能使他脱离服事神‘最小的人’方面的完全委身。事实上,正如副歌所宣告的,神是应当称颂的,作为饶恕和慈爱的神,祂能处理我们所有邪恶和愚蠢的念头,并且使用它们,使祂得到更大的荣耀。──《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