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四十六篇

 

神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四十六1-11

有六首诗篇称为锡安的歌。在这些诗篇中,百姓歌颂耶路撒冷城中圣殿山,并且称它为至高者居住的圣所。那细小的城堡,和在里面同样细小的圣所,明显地是值得赞颂的,因为这些诗篇告诉我们,在整个世界中的这一点,人可以找到神。

马丁路德的伟大诗歌Ein' Feste Burg‘神是我们坚固保障’〔多马士加尔(Thomas Carlyle)翻译的〕,是基于诗篇四十六篇。有这样的说法,他写这首歌的时候,是在一五二九年。那时,土耳其的军队在围攻维也纳城墙失败后,转而攻击巴尔干半岛。诗歌现在已翻译成一百八十三种言语。诗篇四十六篇也是加尔文(John Calvin)想到他要翻译成法文的第一首诗篇。

第一至三节,神是我们个人的避难所。会众会活泼地唱出这些字,他们知道神是患难中被证实为最好的帮助(看标准修订本第一节脚注)。自从摩西带领他们脱离埃及法老王的控制以来,神时常是他们的力量。所以祂现在仍然被信赖,也会继续如此,虽然海洋下的山,那奇异稳固的象征,因那不为人知的地震而震动,而引致了空前的泛滥。因为神是以马内利,意即‘神与我们同在’。故此,假若神不移动,这样,当我们以祂为避难所,我们也不须要移动。

我们可能会以为深沉的男低音会很适合唱出这些有力的字句,但是,在这篇诗的标题,我们找到女音一词。这个词的意思是‘少女’,但它也可以解作‘男童声’。无论如何,有这样的建议,青年人轻松愉快的高音调最适合唱出永生神巨大的力量。我们也注意到这篇诗属于‘可拉的后裔’一类诗集,可能是其它的诗班收集他们所喜爱的乐曲而成。

第四至七节,喷泉。上一个世纪一位德国教授和他一批学生,在一个封密的地方掘出一条信道,透过这信道,水流入耶路撒冷城的西罗亚池。当他们清理长长的沙泥道后,在通道的中间,他们发现墙上有雕刻的字,是用美丽古典的希伯来文写成。它告诉人们通道的建造情形。它是S型弯曲的,以符合石层的迭势。开始的时候由两端一同挖掘,最后在一处地方,工作人员听到另一边的人挖掘的声音,该处就是学生们现在站着的地方。在很久以前,古代的工人必然知道很多关于数学和工程学的知识,以致能完成这巧妙的工程。很有可能它就是列王纪下十八章十七节;二十章二十节;历代志下卅二章三十节所提及的那条水道。先知以赛亚曾在旁边走过(赛七3)和沉思(赛八5-8)。耶路撒冷位于一座坚固石山的顶上,没有河流可以带来水,但在东城墙的外面,在高处有一条自然的溪水,他们称它为汲伦,意即‘喷泉’。但是假若这城被围困,从溪涧来的水,城里居民便无法得到,因这缘故希西家建筑(或可能是重修)他的通道,以致汲伦溪水可引入西罗亚池中。

但是这溪涧是从那处发源呢?人们看不见河流,汲伦是一个奇迹,从神而来的恩典。看来,水必然是来自地下的水,在第二诫命中所提及的(出二十4)。或者,水是否来自伊甸园中强大的水源(创二10)?因此,看来天上和地下众水之王是河流的真正管治者,它的支流使神的城欢喜。这条‘活’水,希伯来文是流动的水,只能来自永生的神,生命的赐予者。因此,甚至列国的忿怒不能移去这拥有活水的城。耶利米,生于以赛亚以后一个世纪,他在一个比喻中引用这‘活’的泉水(耶二13),这比喻指神乃活水的泉源。

第八至十节,祂使战争停止。看看永生神如何作一位真正君王要作的事,这也是坐在耶路撒冷宝座上君王应该做的。不是制造战争,而是止息刀兵。然而,要达成这目标,在最后神肯定必须使大震动发生──因为必须将邪恶看作是一种严重的力量,故此,祂折弓,断枪,把战车焚烧在火中。

现在,用一个沉静的调子,好像女高音的歌曲,诗歌邀请我们(甲)来看,这个字的意思是‘用你的洞察力去找出其意思……’。然后,(乙)停下来,即是要休息,放松,思想,学习,当你望着水经过通道流入西罗亚池时,学习这些神所作成的大事的意思,(丙)得出最后的发现,即是,知道我是神!

在一八一二年,威廉卡利(William Carey)在印度撒安波开创的宣教印刷工厂被焚烧了。初时,他发呆着,但是在跟着来的主日,他就用诗篇四十六篇十节来证道,一位在场的新闻从业员写下:‘在烈焰的火中,人看见这事业的伟大。’事实传开去,结果整个印刷厂损失在两个月内得偿还。

祂使地荒凉。不错,但是在荒凉的情况下,带来祂对人类救恩那种爱的目的。

第十一节,副歌。然后,它宣告,(甲)万军之耶和华,天上的主人,与我们同在──那是多奇特呢!(乙)我们祖先的神仍然是今日我们的神,祂仍然是我们的避难所,我们的堡垒──这更是奇特!──《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