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四十七篇

 

神上升(四十七1-9

这篇诗是那些给予我们机会,应用学术批判学的结果来明白神作为的诗篇之一。比较希伯来和邻近国家的诗歌,可以看到──虽然这理论不能被证实是毫无疑问的──每一年耶路撒冷君王都作出一次戏剧化的行动,登上他的宝座。这必然是一项充满色彩和戏剧化庆典的一部分,因为在每年这场合,他再一次被加冕为王,在再加冕之时,他被提醒人君只是‘神的愚拙器皿’,正如安德鲁麦维尔(Andrew Melville)面对面所告诉英王詹姆士的。另一方面,世人的君王也同时是主的受膏者!因此,他登上宝座的行动,是将神作为全地君王的本质和目的,在地上用戏剧化的方式表现出来。与戏剧中兴奋的时刻一样,百姓高叫:‘主是君王’,或是‘主已成为君王’。当然,这呼喊提醒以色列民,神才是列国的君王,也是管理自然力量的君王!

事实上,当君王在耶路撒冷圣殿园庭中再次登上他的宝座时,他的行动只是一项具吸引力的祭祀戏剧的一部分。他们相信人类救恩故事的基本事件,在这一项伟大和充满戏剧化的行动中,和在聚集的批众眼前,再次重演。神大能的作为给百姓看见是一件新事,一件不只是为过去,而对现在和对现在一切神子民也充满意义的事。

百姓聚集在一起。明显地,朝圣者从遥远的地方到来。一位祭祀的先知(或牧者)开始礼仪时,会邀请所有出席者拍掌,用夸胜的声音向神呼喊。然后,所有的人都会唱这些诗歌,或许是由诗班领导批众一行一行的唱。我们不知道他们怎样进行,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向神歌唱呢?因为耶和华至高者是可畏的。祂不只是一位地区的神,祂是世界的创造者,一切历史的主宰。

现在,另外一个声音重述神拯救行动的故事。他重述摩西的故事,他逃离埃及,在旷野的吗哪,律法的颁布,和神给予以色列应许之地礼物,雅各的荣耀。然后他说及帝系由主所喜爱的儿子大·开始,他们在众人面前坐在宝座上,这一切的事是神从前所作的。此乃宣道的主题。然而神是永远一样的,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所以明显地,正如从前神曾使迦南人服在约书亚的脚下,祂肯定会持续祂的计划。因此,那日子必会来到,神会使列邦服在我们脚下。请注意‘我们’一词,因为神在祂认为合适的时间,祂会战胜各人的心,事情的发生是透过‘我们’的合作,‘我们’的见证。

登位。现在皇室成员开始列队,可能是从圣殿的门进入宝座的阶级。队伍由君王带领。当他步上台上,登上宝座,君王战士戴上自大·以来所得到的徽章时,兴奋的时刻便到来了。

列队中最突出的是约柜,每年百姓以欢欣,和跳着舞将它带进城中,然后带进圣殿,以纪念大·的时候,他第一次将约柜带进‘大·的城’(撒下六12-15)。当然,约柜内是两块石版,上面刻上十诫。这样,所有的敬拜者便到神的话实在与他们同在,用一种字面的意思来说,是在列队中。

当这位人君最后坐在他的宝座上时,发言人便宣告,很明显的是用高声喊出,神随着喊声上升。是用‘羊角’发出声音。羊角常用于新年节期的庆典中,好像直至今日在会堂的的一样。因此,当他们凝望这位人君时,百姓发现他们正在向万王之神圣君主冒唱赞美的声音,因为当然是祂,而不是这‘大·之子’,将他们带往应许之地。

这里标准修订本有误导之处,它译作牧者宣告,用诗来歌颂,因为正如第七节的脚注所显示,这字不是tehillah,一首诗篇,而是maskil。正如我们在前面留意过的,这个字与教导有关,所以在此它可能是指学者为我们所发现的,一种刻意计划的表演(比较今日我们的民族话剧),用来教导以色列民明白神升天的意义。在这周年节日到达终结后,普通、目不识丁、没有受过教育的农夫肯定回到家后,会感到激动,这不单是由于观看这‘动的讲章’,乃是由于他自己实在曾参与演出一幕宇宙性的事件。

最后一幕。最后一幕的戏剧现在开始了,会众见证神从前与亚伯拉罕的约(参创十二1-3;十七1-14)。正如我们记得的,这约是应许之约。意思是在某些日子,在神认为合适的日子,祂会使以色列民成为地上万国的祝福。就因这缘故,我们可以大胆宣告,教会甚至是在基督降生前一千八百年由于应许而诞生的。以色列实在是神在万国中‘自己的产业’(出十九5)。然而,作为全地的神,世界的盾牌,其它带着战争装备的万国小君王,也同样是属于祂的。

这篇诗最后的几个字,祂为至高,致使教会在多个世纪中,在升天节应用这篇诗和用于祷告文中。教会使用诗篇四十七篇,并用信心来庆祝新约圣经对基督升上神右边的见证,祂坐在宇宙的宝座上。教会能如此行,因为她常常看见,在那位真正的以色列人身上,神的应许在肉身上显明出来。因此教会比现代批评学者,更早用这奇妙的方式,揭示了本诗的意思。或许这对我们有帮助,在任何主日重复信经中这几个字,‘祂升天,坐在神的右边(宝座上)’,我们便会回想到这感人的诗篇,兼且在我们寻求明白基督的工作时,它给我们的帮助。──《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