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四十九篇

 

死亡的奥秘(四十九1-20

本诗看来不是在圣殿聚集的地方颂唱的,它是在圣殿旁边学校用作教导的。然而,全心和真诚的研读神的话能使人兴奋,带领人用欢乐和爱唱出对神的赞美。在这里,我们有默想生命的知暂,和倚赖金钱能买到的东西的空虚,这篇诗也提供我们研读路加福音十二章十三至廿一节中耶稣的比喻的一个好背景。请注意第三节的言语乃属于旧约宗教思想中的‘智慧’学校。

(请记得我们是在一间细小的教室!)诗开始时,是向全世界说话的,甚至像教宗在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露台,向罗马城和世界说话一样。当然,因为死亡是普世性的,在马德里的人和在曼彻斯特的人同样会死亡。富有的人,贫穷的人也是如此。没有人可以贿赂死亡的天使来逃避死亡,更难贿赂神。

请注意第六节用作倚仗和自夸的动词,在其它地方只用作论及神。所以在这里,它们必然是作讽刺之用,表示百姓敬拜他们的产业,好像它们是神灵似的。经文继续指出,因为富有的人不能贿赂神,百姓好像我们一样,没有任何理由要惧怕他们。他们不是永琚A只有神才是永琚C他又说,教授也不能令你免却死亡,智慧人(在那里站立的人!)也像室外的愚昧人那样短寿。在各地也有一些人,他们的地以他们命名,按照常理,与他们的称号一起,那里有奢华的环境。但是,甚至这些人,轮到他们死的时候,他们如灭亡的畜类一样被埋葬。

但是,在这点(第13节),我们开始看到作者在两方面用‘死亡’这个词。他将曾提及所有不同的人归纳为一类,称他们为那些满足于自己所拥有的人(译者注:中文和合本译作他们以后的人,还佩服他们的话语)。藉此,他是要指出世俗对生命的看法,这看法认为在世享受你们的日子,已是很满足了,生命是没有意义的。当这学术性分析写成一首诗时,编者在这点加上细拉。他加上这音调是要提醒我们‘停下来,思想一下!这是多么可怕的话!’

现在他倒转神的形像为好牧人,把倚靠祂的羊聚集在一起。现在死亡是享乐主义者、死亡者、平均主义者的牧人,他会打理他所有的羊归入他们真正的家乡──阴间!但是──希伯来文是一个强烈的相反词──有神同在,什么也是有可能的(比较路十八24-27)。神必救赎我的灵魂,脱离阴间的权柄(这事是没有任何人,无论是世俗主义者或信徒,能为他自己作的,第七节),祂必收纳我。无怪乎我们在这充满想象力的字句遇上另一个细拉。

‘死亡’的第二个意思现在较为清楚了。正如我们曾看见过一些诗歌作者所坚持的,与神相交事实上就是生命的本身。因此,过着一种自我满足的生命,将神遗忘,事实上是灵性的死亡,这就是耶稣所说:‘让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来跟从我吧。’的意思。正如耶稣说及睚鲁的女儿一样,对于神的‘小宝贝’而言,物质的死亡只是睡着而已,我们发现单纯的小孩子毋须要从阴间的权柄中被拯救出来。

除此以外,在‘他必收纳我’这句子中的动词,是用在创世记五章廿四节来描述以诺的,在该处我们读到:‘以诺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即是说,将他带回自己的家乡。换句话说,与神同行的意思,就是在此时此地接受丰盛的生命,这真实的生命不会被阴间的权柄所消灭。

十六至二十节强调我们曾在第五至九节所发现的信息,它们且将信息表达得更明显。富有的世俗主义者的荣耀,(这里的意思可能是他的财富,看标准修订本在第十七节的脚注)存留在这世界;当他下到阴间时,荣耀没有跟下去!接着第十八节再次描述自满的人文主义者,格外强调出世俗的称赞会使人远离神。只有神能使人离开死亡和地狱的控制。

这篇诗有一种宣教的目的,它不只是对相信神的以色列民而说。在第一节我们所找到的是:万民哪,你们都当听这话!所以我们要世上所有的人听神挚爱的说话,特别是那些甚至不知道有福音的人。除非他们像这篇诗中富有的人,他们转背不听他们曾得到对神的认识,并且敬拜他们自私欲望,否则他们没有理由下到阴间去。

我们必须注意,这篇诗没有提及(甲)灵魂的不灭,或(乙)如印度宗教所教导的,灵魂的轮回。而是与旧约其它部分一样,(丙)这篇诗所关心是现今的生命,神切望现在赐给祂儿女丰盛的生命,那丰盛的生命属于永琚C──《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