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二篇

 

你为什么那样愚蠢?(五十二1-9

诗篇中各首诗是何等不同呢!诗篇五十二篇与诗篇五十一篇是多么不同呢?所以我们看出为什么有需要用一百五十篇诗来列举百感交集的人类感情、盼望和恐惧,也用来表达对神继续施予恩典的一种真正‘普世性’的回应。虽然全部的诗篇对所有世代全人类都是有效的,编者非常有智慧地应用每一首大·的诗,最低限度,应用在这个独特的人──同时是圣人和罪人──经验中某一个时刻。标题告诉我们有关这独特的时刻──看撒母耳记上二十章七节至廿二章廿三节──诗篇能适合大·的经验。这样,正如一位著名学者所说的:‘藉着大·的口,在每一个个别情况来说,它们成为从神而来一种个人的说话’因此,题目并不是将本诗困于过去,而是解放它适用于我们的时代。因此,作为一首训诲诗(maskil),甚至现在它仍有一些事情要教导我们的。这篇诗分成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讽刺的话。你是何等的愚蠢,你‘这个强壮的人’,面对神忠诚的爱,仍夸耀你自己充满破坏性的观念(看标准修订本脚注)。你是否真的这样想,你的邪恶计划能胜过神充满创意的计划吗?表达你对神轻视的一种方式,就是你的舌头邪恶诡诈。这个人看来是邪恶的暴徒,有关他可怕的描述可在弥迦书三章二至三节找到。

第二部分,恶毒的笑声。我们的暴徒是愚蠢的,因为他认识不到他是不能胜过神。神(el)会毁灭你──直到永远!神会将你从帐棚中抽出(用以色列民步向应许之地的言语),祂会从活人之地将你拔出(反映出批体的生活现已安定在他们的土地上)。这样,对那些已与神建立了正确关系的人说话,那位充满人性的大·──这里更像罪人多于圣人!──他宣告,基于下列三个理由,神的子民会笑‘这个雄壮的人’,这个暴徒类型的人:

(一)他的自我非常大,大至不承认他需要神。

(二)他反为信任他银行结余的力量。

(三)正如希伯来文所描述的,他寻求避难所,不是在神处,而在他自己的欲望中。

我们也是像大·一样的罪人。所以我们能明白他对这自我的可怜愚蠢人不善意的笑声。

第三部分,内心的满足。第八节与第五节的语调刚刚相反,不是毁坏和抽出,此处是一幅安静成长的图画。因为我(大·)(甲)在神的家中敬拜,(乙)信靠神的hesed,祂不改变、稳固、和忠诚立约的爱。像圣保罗一样,他因神的不变而夸耀。因为神行了这事,他从愚蠢诡诈人的队伍中拯救他,因为,他所能作的,只是称谢祂,直到永远,他补充说:‘我倚靠你不变的爱。’因此,现在我们可以深深赞成最后的两句话:

(一)神对这位极高兴,满足的诗人,无论他是大·或我,虽然他思想狭窄,但仍然满有恩典,正如祂对信徒中最有慈善心肠的人一样。

(二)在这奇妙事实的亮光下,他能说:‘我会期望地等着,神向祂立约的子民启示祂自己,直到永永远远(如希伯来文所说的)──因为对我们而言,那实在是美好!’──《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