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五篇

 

‘不要搅乱’(五十五1-14

这篇诗有很多地方需要解释,因为它是由不安的心深处所引发的。虽然只有少数人继续活在这种情绪下,我们任何人在某些时刻都曾经历一种可怕的空虚。这经验被称为‘灵魂的黑夜’。德文有一个字描述此情况,就是Angst,它比英文字忧虑有更多的意思。本诗教导我们(标题是训诲诗maskil,一首教导的诗),假若我们想逃避地狱,我们只有转向神,诗人补充说,只有神会垂听和回答!这篇诗告诉我们,为什么有些时候神看来没有回答。当然,罪恶不是一种纯粹的哲学观念;罪恶成为实质的行动,它可以在那些将自己变成与神子民为敌的人身上找到,简单的原因是神的子民寻求向人表达神的恩典和爱慈。罪恶是人的行动。新英文圣经将这意思很清楚的表达出来;它的第三节翻译是:‘我因我敌人的呼喊,恶人的尖声吵闹而惊惶失措。’

所有的人都惧怕死亡(第4节)。那不能避免的命运,可能突然袭击我,尤其是假若是‘敌人’──在不知不觉中倾覆在我们身上。有人说,在今日我们的医院,很多精神病,通常是没有十分详细研究和面对过,它们的基本原因是基于Angst的经历。任何一类人也可能会受这种苦难。它最后甚至可能引致自杀。约伯知道它(伯廿一6);以赛亚也知道它(赛廿一3-4);当犹大的百姓最后知道他们挚爱的首都将要陷落的事实时,以西结看见它环绕着他(结七18)。

人类逃避困难的本性是自然的事(第6节)。当人大声地如此宣告时就显示出来:‘为什么神容许这些事情发生呢?’他们如此说,因为他们并不接受这事实,就是他们住在一个好的和邪恶的一同并存的世界,而如耶稣说,神的国‘不属于这世界’。因为神的国在两者创造性的张力间发展和生长。从这张力中逃避出来,和从那张力的生活中寻找安息,诗人甚至会乐意落在旷野中。最低限度,那里没有张力,只有消极的事情,没有狂风暴雨。事实上,诗人表达了我们,祂的儿女,对祂在世上创造的目的和计划的一种可怕的误解。一位愚蠢的青年人曾对伟大哲学家多马斯卡理尔(Thomas Carlyle)说:‘我接纳这宇宙。’卡理尔回答说:‘好,先生,你最好是这样。’

一首美丽的诗,其中‘一只白鸽的双翼……’等句子,在多个世纪中吸引着男与女,但是我们得注意,只有那些信心小的人会重复这些句子,例如,诗人拜伦爵士(Lord Byron),他常受到低潮的侵扰。不幸的,今日这一代的青年人正在寻求‘停止这个世界──我盼望得到解脱’,或者选择离开他们称为徒劳无功的事,和寻求过简单的生活。他们没有留意,除非他们对社会的医疗服务,污水处理,交通和其它事情的费用作出贡献,否则他们没有权柄在他们需要时使用它们;他们也没有认识到,信实的人的故意停留在无功的竞赛,目的是要贡献他们一分力量,达成批体的好处。

真的,一个人可以用失望的态度来看社会的疾病(第9节)。‘神造乡村,人造城市’,内中充满由于无知、贪婪和自私所引起深刻的社会问题,正如诗人所说的,特别是在街市中。假若我们乞求神破坏庞大的城市,如耶加达,加尔各答,东京,拉各斯和洛杉矶,这是我们内心处于低潮的一种情况。诗人说:‘主,求你变乱他们的舌头’。正好像今日自义的人的呼喊:‘用马鞭抽打他们!’他说,贪婪和流汗的劳工永远不会从城市的商业生活中消失。

作者甚至提及有关人格的问题。不单是街市(假若你喜欢的话,如华尔街),或我们生活在其中的社会制度,被罪恶所迷惑;他宣告说,社会制度是由人所支撑的,他们是‘我个人的朋友和敬拜的同伴’,所以这是"Et tu, Brute"的情况(西泽大帝第三场,第一幕,第七十七行)。这些被称为朋友的,现在因我对制度产生疑问,或因今日我们所说的‘搅乱’了,认为我是愚蠢的人。悲哀地,他叹息说;‘没有人再爱我了。’结果,跟着来的是完全和可怕地违背神的旨意。

将你的重担交给主(五十五15-23

自我为中心和具有影响力的人,他们被社会改革者,环境保护者,有思想的经济家所反对,因为他们对社会有破坏性。现在诗人乞求神,不是要与他们对峙,而是要毁灭他们!同样,今日有些人也只会作诗人所作的事──‘射击他们’;‘带来严厉的审判’事实上,诗人表露出灵魂的双重悲剧:

(一)他盼望自己有双翼,能逃避世界上的问题。但是,

(二)假若他有能力,他会希望排除这些困扰的制造者,赶他们进入地狱。

至于我!在自义的情绪下,作者宣告说:‘至于我,不像那些恶人,我要求告神。所以我知道耶和华必拯救我。’因此他继续以自义的祷告敲打神的门,早晨,午间和晚上,有信心神会带他脱离攻击我的人,我生活中的张力,事实上,人必须生活在这些张力中。他提醒我们那似是而非的婴儿歌曲‘自吹自擂的细小积克’(Little Jack Horner)。那个令人反感的小孩,‘将手指放进去,拿出糖果来’,并且说:‘我是一位好孩子’。诗人继续说:神必听我的祷告,并且苦待他们,因为他们永不改变(看标准修订本第十九节脚注),他们也不敬畏神,因为邪恶已成为他们第二个本质。

现在他指出他一个特别不忠的朋友,虽然在希伯文原文中没出现朋友这个词。旧约中‘立约’有两种用途。(甲)当永生神与罪恶的以色列民建立一个特别的关系时,这是西乃的约,它是由恩典而来的。(乙)还有一种平等的约,好像大·和约拿单;或今日夫妻所立的约。这里所指的立约是第二种意思。那位曾许誓的朋友,已改变成为虚假的人。

第廿二至廿三节,副歌。

(一)这篇诗的第一部分描述作者不安的情绪。

(二)第二部分描述城市的罪恶。

(三)第三部分指向诗人的朋友。

(四)第四部分以‘至于我,我要求告神……’这伟大自义作为开始。

(五)第五部分再次描述那个不忠于与诗人所立之约的人。在那处,诗突然停下来。

(六)但是现在编者准备了一个答案,回答上述痛苦的情形,让会众来唱。最后,我们遇到了一个有价值的信心宣告。

把你的‘命运’(标准修订本第廿二节脚注)卸给耶和华,祂必抚养你。那是(甲)在引号内的字第一个可能的意思。神永远不会准许与祂建立正确关系的人忧愁。神视你为你自己,满有报仇心理和一切。我们的命运是要世界上其中一处生活,那是神决定安置我们的地方。但是无论在何处,那里必有狂风暴雨所带来的张力,它是在神的地上生命的部分和片段。

但是(乙)这少有和特别的字有第二个可能的意思。它可指那些你拥有的才干,你可运用它们服务世界。假若你能这样作,则‘他必喂养你’,这是我们解释下面的动词的意思。但是(丙)但是这句子可以非常简单的解释如下:‘祂爱你,祂会照顾你。’

假若我们要明白这句子,必须告诉神一切有关我们生命中的事,一切的问题,张力、痛苦和忧愁。让祂为你们背负重担,祂能如此行(看彼前五7)。然后,请记着(保罗在罗十二19所说的),报应是神的权利,不是你的。让祂来处理恶人。

最后,在最后一节,我们回到第十六节的‘至于我’。但是,这次我们发现它直接指向相反的方向。但我要倚靠你。这篇诗可贵的结束,一个能真正回答在信心的生命中一个最大障碍的答案。──《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