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七篇

 

‘有时轻微惊喜……’(五十七1-11

与诗篇五十六篇不同,这篇诗是向神求助的呼喊,是由一个知道神会回答的人所作的,因为神已如此行。至于标题请看撒上廿二章和廿四章。很多基督教教会在复活节清晨时诵念这篇诗。

第一至四节,呼求。这几节是呼求的话。它来自一位知道神为我完成祂目的,即给我生命意义的人之口。祂为我的目的是基于祂的hesed,祂必向我发出慈爱和诚实。请注意,没有一样事物是慈爱,没有一样事物是诚实,它们都是抽象的观念。只有活着的人能‘发出慈爱’。换句话说,神发出祂自己,满有慈爱和对祂自己的诚实忠诚,即是说,在立约中祂永不改变的特性。灾害一词(第1节)可能是指‘贪婪的风暴’。至高的神是那位与亚伯拉罕谈话的神之名字,在经文中,在圣经中第一次被提及耶路撒冷(创十四18,该处称为撒冷)。诗人记得雅巍(主),是立约和创造的神。

第四节的言语是有意如此怪异的。在布拉格城,查理士桥是一道最古老的桥,它横跨伏达华河。桥有多个优美的拱形结构。每一条支柱都是通心的,直至栏杆上。在眼所接触的平面,有奇异的景物,行人禁不住要观望。其中一个怪异的画像是有关地狱的火,被咒诅的人受魔鬼所持的叉刺着。这就是本节经文的意义。字面上,它的意思是:‘我的灵魂,我整个人,躺在狮子中间。’第二个动词的意思是‘当他们烧伤’或‘当他们吞食’人类。当然,任何一个的解释都看来可怕,正如它要表达的意思。

第五节,副歌。此刻,会众加入齐唱这荣耀颂。

第六节,这幅图画延伸。‘他们在我面前设下网罗;但是他们自己掉进去。’在当时的习惯是在野兽经常行走的路径上挖洞,其上放下一网,用树枝和树叶盖着。这样,野兽便会跌进去,被困在网中,不能再爬出来。但是现在这个陷阱变成一个困人的陷阱!诗人宣告说,他的敌人已跌进他们自己的陷阱,正如今日一个怨布分子可能不留心的被自己手上的榴弹所炸伤。跟着是细拉,突发的音乐使人停顿下来思想。

第七至十节,信心的凯旋。诗人的信心是完全的,古代希伯来人不知道脑子是藏在头颅中;他们认为人用心来思想。所以在诗篇中,‘心’的意思是‘脑子’或是‘心思’。他跟着说:我的肝脏阿(不是灵!)你当醒起。他可能是邀请他的肾脏来赞美神。好像其它作者一样,例如,耶利米书十一章二十节。当然,他的意思必须以整个人来敬拜神。这与希腊和印度的观念有何等大的分别,他们认为‘灵魂’是人体中不灭的部分,而身体是不重要的。正如一位古代希腊哲学家所说,身体是邪恶的──soma sema,‘身体是坟墓’。保罗说,身体是神的殿,因此是圣洁的,不是邪恶的(林前三16-17)。

我要极早的醒起。诗人可爱的句子,它提醒我们希特拉特别的囚犯潘霍华,在柏林监狱所作的事,他在黎明时等待鎗队的来临,因为他绝对相信神的hesed,祂的慈爱,神的emeth,祂的信实,能下达至监狱,也上达天上。

第十一节,副歌。在伟大信心的宣告后,所有在场的人都盼望用第五节的字来喊出他们的信心,难道此不是不可思议吗?因为他们信心的对象并不是‘宗教’,而是神的信实,或如今日我们可以说的,是最终生活的实在,在我们所看到和接触到事物的背后。──《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