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九篇

 

我在困难中(五十九1-9

大·,或无论诗人是谁,他看来是常在困难之中。在标题中所提及的事上(看撒上十九11-19),大·肯定是在困难之中。那事情提供了一个罗曼蒂克的故事,但是在这里诗人所说及的是有关国家的敌人,正如第五节所显示的。然而在第六节,我们是身处野蛮的流氓场所,这些流氓使今日大城市中在黑夜后,人不敢停留在街上。诗人的精萃是包括所有这些危险的处境,甚至那些我们必须面对的处境。

保护我(译者注:和合本译作救我脱离)真正的意思是‘将我置在高处,使他们接触不到我’。这是一幅有趣的图画,好像父亲将他的孩童放在他肩上,避开了咬人的狗。在第三节,强调点是放在一批流氓如何计划袭击一位无辜的行人。今日喜爱流人血的人(第2节)可能是西方苛刻的贫民窟地主或放高利货的人,也可能是东方无情的放货者。所以诗人祈求神自己来看。当这些人行为像似一批野狗时,他们可是非常可怕的。

嘴里有刀。一幅闪族人生动的图画!正如狗没有考虑到人都能看见或听到牠们,这些暴徒和捣乱分子也是一样。跟着诗人补充说,万军之神耶和华。他提醒自己,神是万有的主,所以星宿的主,即是说,天上力量的主,也是以色列民的主,祂帮助他们攻占迦南的批众或军队(两个名词都是同一个字),是红海的神,也是在西乃山启示的神。

诗人宣告说:主看见这些粗暴的人。因此他再次确定他的信仰,神只是取笑他们。这取笑并不是嗤笑,而是以和平的心思和无恙的感觉。因为神知道祂将要得胜。在诗人的时代,神将会战胜任何能起来蔑视祂的邪恶的个人、批众或国家。结果,在这地上,此刻轮到我了,我能称呼神为我的力量,并且加上,我必仰望你;因为我知道我能完全信靠这位将要得胜的神。很奇怪的,‘仰望’通常是用作指神观望我们!它被用作指祂看顾我们,使我们得到安全。在监狱中有多少人能这样保留他的信仰呢?同时,好像我父亲所作的(看第一节),神将我抱起,使我在祂堡垒中得到安全。

我要歌唱(五十九10-17

诗人在此所使用的言语,是我们以前常常遇到的,即并不是我的信心可值些什么,乃是神的信实是一切,后者常常在我前面(并不是迎接我,看出廿三20立约的天使之工作)。但不只是在‘我’面前。在我们的圣经信仰中,没有空间可容纳对于自己的拯救采取一种自私的满足,他为全以色列民寻求神的帮助。在古老的公祷书中,本诗的版本用了阻止来翻译‘行在前面’。它是这个动词拉丁文的意思。因此,在著名的祷文中,我们有这一句话:‘主阿,用你的恩典阻止我们一切的作为……。’

但是,诗人也是一个人。他乞求神不要杀他们:‘不要立刻杀他们──让他们在死前先受尽苦楚’。当你处置他们时,让我的子民首先看见你的公义。只是在此之后,求你消灭他们,以至无有。

现在让我们将第十三节下半节放在正确的视线上:叫他们知道神在雅各中间掌权,直到地极。按照今日我们所用的说法,公义必须被看见实践出来,因为正如耶稣宣告的:‘人撒种,必会收割’(看太七2)。在第十三节,我们发现一条冷酷的真理,(甲)每一个人所作的,都会受到审判,(乙)终有一天,所有的骄傲和自大都会降为卑。骄傲是这里特别强调的(第12节)。箴言十六章十八节说:‘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骄傲是七项致死的罪中最致命的一项。甚至异教的希腊人也视他们所称的hybris是跌倒的原因,不单人类如此,连神灵也如此!这样让我们用今日的名词来说:假若你骄傲地选择运用,如毒品般的物质,自己贪婪作乐,最后,它会消灭你。

第十六至十七节,副歌。用这篇诗的主要词语直至这点,现在会众用呼喊来响应:但我……然后它承认神的力量事实上是神‘拯救的力量’。

或许我们一生都过着受保护的生活,没有经历到逼迫。但是东正教徒在过去一千五百年无止境的经历逼迫。在东方教会,‘宣教’的观念完全与‘殉道’的观念相平衡,即是殉道、见证。当然,东方基督教教徒也像我们一样读这篇诗。

诗人比起你和我在细小的角落中所能明白的人类历史更多,他对人类受苦的世界有更多的话要说。思想狭窄、无知、和自我中心,是研读篇诗时我们胜过的情绪。这些诗篇给我们一种充满关怀、有思想和祷告的生活观念,在在都是我们人类受咒诅要去面对的。

虽然这样,我们也必须注意,当我们可以生活在和平和安全中,我们的祖先并不是这样。我们应当记得,在中世纪任何欧洲国家里一般人的情况都是充满恐惧感──惧怕(甲)瘟疫,(乙)疾病,(丙)侵略,(丁)税收人员,(戊)巫术和魔术,(己)不知道的事情,(庚)早死。──《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