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八篇

 

万军之主(六十八1-4

本诗与前面那几篇是何等的不同呢!事实上,它看来不是一篇诗,而是‘诗篇数据’的集成,由早期,甚至从大·的时代起收集。一部分与我们在出埃及记十五章一至十八节;十五章廿一节;民数记廿一章廿七至三十节;士师记五章的风格相类似。在民数记廿一章廿七节的诗的开始,正如他们在撒母耳记上四章一节至十一章所记载的战争中可能‘说’的。

这不是一首‘文雅’的诗歌,而是大·的战士,像我们在撒母耳记上所读的,是有教育的绅士?肯定地,差不多他们都有粗野的性格──然而他们都已接受了割礼。因此,他们都是神的儿女。他们属于祂立约的子民,因此也是被呼召成为祂的仆人。他们的景况是怎样,神就如此拣选他们,使用他们,祂甚至使用今日年少的儿童,他们在理智上仍未明白信仰,或是仍未作出公开的信仰响应。在圣经中有这样一篇诗歌是非常有用的。它提醒我们教会并不单是由属灵的精英人士所组成的。

在后来的日子,最后的编者将这篇诗不同部分收集,串连起来,于其中一个节期在圣殿崇拜时使用。事实上,我们留意到一些线索,本诗可能由列队的人表演出来,而由一位祭司用高声朗诵其中部分。他用这个方式教导那些文盲,神的伟大和祂的治权。

第一至三节,主阿,兴起。这是引用在旷野中所用的呼喊(民十35)。那时,在每一个早晨,约柜带领一日的前进行程。约柜乃是万军之主同在的祭祀象征。在旷野的日子,敌人通常是亚玛力人;但是现在到处都有神的敌人。我们注意到在最初的时候,只有两类人──‘好人’和‘坏人’;或者,最低限度,大·的战士会接纳这分别,视之为当然的事。今日数以百万的普通人,在他们的心中,会想到‘我们’和‘他们’。但是神的子民经过多年后会信心增长,发现更多有关神目的的奥秘。我们可以说,大·的战士仍在学童的阶段,是那些说‘我的学校比你的学校更好’的人。

第四节,在连串的珍珠中。有一些人,或可能是全会众,用这简短的副歌来回应。在其中,他们用了很古老的字句。(甲)高歌(译者注:中文和合本译作修平大路),这句话用了一个像以赛亚书四十三章三节的字,在那处,从同样的字根所得来的名词译作‘大路’。我们有的是一个非常美丽的观念;我们描述以色列民赞美的歌声升起,好像一条大路直达神那处。(乙)那骑过云的(译者注:中文和合译本译作那坐车行过旷野的),本来是用来描述巴力神的,我们在乌加列所发现的诗中读到,他就是这样行的(看诗十八10)。这些诗已是很古老的,甚至是在大·的时代。一位我们不知名的人将这句子改变来描述以色列万军之主,而不是巴力。(丙)我们必须明白最后的一句是:祂的名是雅(Yah)显示出祂的真体,祂的本质。雅是雅巍这名称的古老简写,它在古时喊叫‘哈利路亚’的赞美中找到,也可在我们已注意到古代的诗,例如在出埃及记十五章十二节找到。

但是作者盼望会众在主面前欢乐,而不是在巴力面前。主从创造的开始已在那里,祂带领以色列使之生存。这几行字用原始的方式,说出在几个世纪后,以赛亚书五十一章十六节用老练的言语所宣告的:‘为要栽定诸天,立定地基,又对锡安说,你是我的百姓。’

贫穷人的神(六十八5-14

大的对比。然而雅巍,这位全能的战士,万物的源头和以色列的创造者,祂也是孤儿的父,寡妇的伸冤者;事实上,祂是世上可怜批众的神。我们记得那著名的句子:‘神必然会非常爱那些可怜人,因为祂造了很多这样的人。’此处对神的了解,甚至早于伟大先知之前。然而今日有些自以为义的基督徒,他们相信自己在‘得救的人’中间,而批众将永远沉沦。但是在这里的审判则不是如此。惟有悖逆的人,那些不盼望爱,那些住在干燥之地的人,当然与那些我们在诗篇廿三篇所看过的坐在青草地上、喜爱主的人相反的。

第七至十节,战士神。这些是我们曾留意过在大·以前的诗体的一个片段,因为第七和第八节差不多与我们在士师记五章四至五节所找到的字相同。这段经文讲及有关‘神显’的古老概念,即是神透过自然的力量,将自己显现于祂子民的眼前,好像祂对摩西所作的一样,在雷电风暴的时刻,祂从西乃山上打雷(出廿四15-17)。

西乃山(Yon Sinai)可能是使用古典前希伯来的名词,这名词也可在乌加列的诗中找到。假若是这样的话,这句子的意思是‘西乃的那一位’,就是神的称号(看新英文圣经)。或许,我们的诗人记得有一年,秋雨来临,以色列民祈祷,雨的来临好像天漏,并且使基顺古河泛滥,冲走敌人的马和战车(士五4-21)。

雨水多是神祝福的记号。诗歌看来指出,迦南地本来不是那样丰富,直至神拣选它(你的产业),让以色列民来居住的时候。祂降下大雨,它变成流奶与蜜之地。但是,这是诗体,所以我们不应从字面来了解这幅图画。重点乃是在神将地赐给贫穷和困苦的人这事实上(参看诗卅四2)。

第十一至十四节,另一首关于战士的主之诗。在创世记一章,我们读到,神藉着言语创造万物。这神学的句子在诗篇卅三章六节反映了出来。与这观念相似的,我们得知神也藉着祂话语的能力创造胜利。但是在这里介绍了一个新的道理,然而在英文版本是不容易看出。传好信息的大批是妇女!一方面,男兵在战场上攻打敌人。另一方面妇女留在家中,她们为他们默默的工作,分配所得的胜利品,好像神作的一样,即是说,平均分配,没有偏私(诗六十七4)。在此之后,这支庞大的传神信息的女姓军队,在家人中讲述好信息(与‘传信息’同一个字),或是在羊圈工作。第十三节的希伯来文并不清楚。记着,它是古旧的诗,可能在写成以前,经过几个世纪,用口头传递下来的。但是这节经文看来是描述妇女华丽的服装或是她们一起作的挂墙装饰。事实上,它描述她们一同创造,而男人在外‘破坏’他人,那时雪正下在圣地的中间,在以法莲的撒们山上(参士九48)。

以色列民信仰中,古老的本质再次因使用全能者这名字被强调出来,因为全能者(shaddai)可追溯到在历史的启蒙期已是神的名字。但是要留心的重要地方,有关这古老一页的全部意见,用一位近代解经家的话来说,就是‘全能者只须说出一句命令的话,一队女传道者的军队便成立了’。从本诗的描述中,看来是马大和马利亚混杂在一起(看出十五20)!

锡安的诗(六十八15-20

称为巴珊的山脉,可能是今日我们所知道的哥兰高地,它有多k多岭,比细小的锡安山更高。诗人说,然而,因为这神‘热切愿望居住’的山令别的山嫉妒,雅巍(立约神的名称)在小山上居住,直到永远。(译者注:标准修订本并没有如中文和合译本将巴珊山指为神的山)他用诗体所说的,就是自然的启示,事实上应该嫉妒特别的启示,特别因为藉着后者,神拣选向世人彰显祂自己。

第十七至十八节,另一首关于锡安的诗。用奇妙诗歌的方式,古代的作者描述由不完美的以色列民:男人,女人和孩童所组成的衣衫褴褛的军队,他们进入迦南好像一队有能力的战车队伍,由主自己领导。然后诗歌将一百五十年的历史拉近来看,并且继续去描述大·所作的,他攻取耶布斯,并使它成为他的首都;他也描述所罗门所作的,他在那处建造圣殿。最后,它描述神进入圣地。顺便一说,一万是古代言语能处理的大数字。那些国家没有任何字来指一百万。因此之故。这个一万的数字出现在圣经中,直至启示录也是如此。

然而标准修订本第十七节的脚注保留了诗原来的意思。主在其中,西乃是在圣地。在以赛亚书四十五章十四节,外邦人望着以色列民,清楚的宣告‘神只在你们中间’(不是标准修订本的与……同在);救主神将自己隐藏在以色列民中。当节期时民众的行列抵达锡安的城门,那些准备冲过城门的民众喊叫说:‘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那荣耀的主将要进来’(诗廿四7)。明显地,神在混杂的批众中,穿着他们的鞋,进入城门,好像我们在诗篇廿四篇所讲解的一样。西乃就是神向摩西说话的山。因此,我们的诗人,用强烈的言语,实实在在的宣告西乃已‘进入’锡安,即是说,因此从那里,现在神说话和启示祂自己(看诗五十2等等)。

但是,没有发出警告,诗人停止讲及关于神的事,他转而向祂说话。他说,你已经升上高天。在标准修订本中的高山,本来是没有的,因为升上是‘末世性’,而不是按字面的意思。上升的行动不单是到达锡安的顶,而是登到神至高的地方,保罗清楚知道这意思,他将这诗歌‘现代化’,用来指基督的复活(看弗四8;西二15),因为祂也将被掳掠的人(译者注:中文和合译本作掳掠仇敌)带到神永远居住的地方(弗四8)。然而在那时刻神只是带领这批被掳掠的人(即是说,列国中悔改者)进入锡安,并且受了供献。祂这样作,作为人的‘价值’,‘代赎’(不是在人中间),甚至包括了悖逆的以色列民,即是雅(这个字于此再用上)的人民,他们背叛祂,而祂这样行,为的是要住在那里,在他们中间。

诗班唱着,实在的,主是应当称颂的(第19-20节),因为‘祂天天为我们背负重担’。祂用两种方式作这事:(甲)祂赐给我们能力进入和分享祂救赎的目的(这个字是众数,诸般救恩);(乙)祂自己提供了‘脱离死亡的途径’(再次是众数的)。

肯定地,这两个平衡众数名词,所指的都是同样的事,因为对于旧约的人来说,死亡的意思就是与神和祂仁爱的目的分离,而生命的意思刚刚相反;它的意思是与神一起作祂自己喜悦作的事,祂是救恩的神。

胜利的诗歌(六十八21-35

假若这首冗长的诗,这部分真正的在敬拜者的眼前重演的话,它必然会产生一场血腥的表演。但是我们已说过,这不是一首‘文雅’的诗。当然,藉着基督十字架的救赎,也不是一种‘文雅’的演出。幸好地,圣经着重事实,而不是文雅的问题。

这幕用akh一字开始。事实上,神要打破他仇敌的头;他们是那些从小至大常犯罪的人。他们应该穷一生的时间来悔改,但是他们经常拒绝如此行。当然仍然可以找到很多老恶棍,不是所有的老人都是好人和圣人。

要明白接着来的意思,我们要追忆起整个近东地方在那时候的思想,并回想埃及和亚述的基本信仰,上述思想绘画成我们在这里所遇到的思想。在起初,那一位神圣的与混沌的女神争战,并且降伏她,将她放在下面的世界。巴珊看来是误读一个十分相似的字,意思是‘肚腹’,即‘地狱的’、或是‘阴间的肚腹’(看拿二2)。这个字成为圣经中蛇,或海兽的名称,是地狱的象征。该地狱也被描绘为海洋的深处(海洋本来是一位神)。现在,这些白头发的男人和女人明显地故意选择‘下到地狱去’!但是神甚至能从那深处拉他们出来,站在祂面前接受审判。第廿三节画出一幅宇宙的图画,好像在诗篇五十八章十节一样,在那处我们有一幅最后审判的图画。只有藉着血的代价,邪恶的人才能从地狱中被救赎出来。那处是用他们自己血的代价。但是诗人,肯定没有认识这点,将后来以赛亚书六十三章,到最后在新约中表达的真理,或者只是原则表明出来,因为背叛神是一件可怕的事,救赎的代价也是可怕的,程度是只有神自己流出宝血,才能偿还。但是,在这点上,君王,神在地上的代表,他需要将脚踹在血中。

第廿四至廿七节,庄严的行列。这是一个片段,描述一部分我们在前几首诗所遇到的伟大行列,现在现可以看到情况了。君王带领着批众,但是,作为受膏者大·的后裔,他代表着万王之王。再次,女性在仪式中有她们完全的地位;比较她们在批体中的数目,事实上,她们看来是一队庞大的军队。因为这里出现的大会,是一个不寻常的众数格式,因此它的意思必然是一些像‘所有可能的集会’──(每一处?任何时间?)

以色列的源头是一条名叫汲伦的河流,除了从天降下在屋顶上的雨水外,它提供了耶路撒冷城唯一所拥有的食水。所以这句子乃说及在一个充满危难的世界中生命的水。诗人所绘画有关神与人同在,赐给人生命的图画是何等有趣呢!

便雅悯是雅各最年轻的儿子,属于这名称的支派所占据的土地最小。在它旁边的是犹大,地方较大;在行列中,它由一些尊贵的人代表。西布伦和拿弗他利在巴勒斯坦北部。特别提及它们的意思,即表示所有支派也都出现在行列中。

第廿八至卅一节,有能力的神。从这一段的希伯来版本的观点来看,它是整本圣经中最著名的。你可以尝试,将你能找到的所有圣经版本放在一起作比较,钦定译本(或者雅各王译本)、一个世纪前的修订本、摩法特(Moffatt)、洛斯(Knox)、新英文译本、今日英文译本和其它等等,你会注意到每一译本彼此间有何不同。然而在我们面前的这卷标准修订本可能是当中最好的译本。我们毋须在此重整这段经文。整段经文是向神的呼求,展示祂的能力于:(甲)野兽,即异教国家,特别提及的是埃及,(乙)牛犊的敬拜者(巴力被视为牛犊的形态,在邻邦迦南人之中,性能力的象征);(丙)那些纯因为要夺取掠物而毁坏他们邻居的异教军队;(丁)所有其它人。更恰当的,他祈求神(戊)使大国和平及乐意地带他们献祭而来。顺便一说的,古代的古实或亚比西民亚教会〔已故的希利王(Emperor Haile Selassie)是它的首领〕以这节经文自夸,因为他们视它为他们国家热烈附于东正教信仰的一种经文证据和象征。

第卅二至卅五节,结语。会众在总结时唱出这篇冗长诗的一段结语,也邀请全世界一同加入。它以呼召以色列民赞美神为开始;现在它结束时,用一种粗野的升调,邀请全世界来加入。有铙钹的敲声(细拉)是不足为奇的。异教徒要注意(甲)神的威荣在以色列民之上,好像荣耀的冠冕,(乙)神的能力在自然界的力量中可以看到。然后,诗人看来将他的句子反过来?他说:(丙)当他转向神说话时,神可畏的行动从圣所发出。然后他补充说,(丁)以色列的神,祂将力量和权能的作为(众数)赐给(祂的)百姓──在这情形,不是给予自然界的力量!无怪乎欢呼以神是应当称颂的作结束!

整首诗是编辑下来的,它是一首惊人的荣耀颂,让人呼叫颂唱。它介绍(甲)旷野日子祖先的信仰;(乙)大·敬拜神的重要地点;(丙)圣殿崇拜的重要性。(丁)它给我们看看有关以色列节日崇拜的生命力,有时是用(戊)朗诵的方式,(己)有时是用祷告的行动。(庚)有些内容是历史性的;(辛)其它是末世性的。最后的颂赞是供任何时间用的!有什么理由我们今日不应该有这种兴奋和完全的信心,好像我们三千前的列祖一样呢?再次,苏联东正教会在拿破仑的军队开始撤离和逃回原来的地方那日,在莫斯科大教堂中他们胜利地读出这篇诗,有什么奇怪呢?──《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