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二篇

 

神拯救君王!(七十二1-14

诗篇之中有何等大的相异!它所包括的人类经验是何等广阔!第二卷的最后一首诗,正确地将神的子民透过他们的君王,终有一天全国能伸展神国的盼望带到高潮。这篇诗有所罗门的名字,而不是大·,因为所罗门大大的扩展和稳固他父亲的治权。有关他的统治,可看列王纪上及下的记载。

此诗最重要强调的是神关怀社会的公义,救济贫乏的,压碎逼迫者。计划由神的‘儿子’代表神执行(撒下七章)。但由于君王是全以色列的头块石头,全体神的子民要将爱的神圣计划愿望达成。

使用公义一词,标准修订本隐藏了这个词是众数的事实。当然,公义只是一种抽象的观念。在以色列的君王加冕的节日,一位旁白者祈求神赐给君王实行公义的能力。如此,这些行动将会在他子民互相关系中创造出公义来。

跟着的祈求是君王可作审判,即是,按公平(tsedoq)管理神的子民。这意思是君王要以组织的恩赐,使以色列民成为一个有秩序和公平的社会。

第三节引用了利未记廿六章三至六节。在该处我们读到有关神的应许,假若祂的子民能在神的管治下愉快的一同生活,大自然的祝福便会随之而来。这整个的平安情况,或更合适的说法;‘健全’,是shalom一字的意思,而不是现代‘平安’的意思。所以本节经文表达出一个奇妙的圣经真理。神的目的,是自然和人类之间应该有团契的关系,甚至诸山都会帮助人尝试去爱他的邻舍。当然,他的邻舍可能是个穷人。正如耶稣说:‘你们常有贫穷人与你们同在’。他可不一定是经济上的贫穷,却可能是能力、肉体健康,性格的强弱等的贫穷。这些以色列社会中‘落选的人’实在是神特别关怀的人。按理地,神所膏立的君王(看诗2篇)要保证他们得到特别的机会,过着丰盛的生活,没有说及他们是缺乏的。明显地,只有当我们与有需要的人分享我们的爱心和关怀,平安才能成为事实。

今日有多少英国人,当他们唱英国国歌第二段第四行时,自觉到那行字是来自这处呢?我们可以这样问──今日,人是否真的明白该节经文中的祷告,在那处,管治的人应该为我们伸冤,即是各处地方的渣滓案件,因为‘我们’都是世界上的普通人。我们是否认识到这祷告并不是为扩展商业或军事力量,或在诸国中产生影响力?‘神拯救君王’的意思,是我们祈求神赐给管治者特别的力量和能力,而‘使欺诈的计谋变成愚惑’这句子,是以一种诗体的方式来说‘压碎欺压贫穷和需要者的人’(第4节)。

再次,当我们仍讨论国歌时,我们应该注意到在‘他要执掌权柄,从这海直到那海’一句(第8节)中,‘治权’这个名词(希伯来文是一个动词),首先由加拿大从钦定译本中取用,作为描述该国是战略的国家。

第五至十四节可爱的诗体反映出古代世界很多国家所用的宫廷方式。但是当以色列从其它国家借来用的时候,她习惯在她所采用的字句上加上自己独特的意义,正如我们在诗篇八十九36看到的,以色列民应用这些观念在立约的君王身上,并且是一个特别的方式。经文说及一种临到以色列君王的特别和神性的祝福,是超越我们能应用到任何地方一般的君王。

从前,世界被认为是一个海岛,地由‘海洋’所环绕,‘海洋’原是一位神灵的名字。因此在这里的祷告是,弥赛亚君王可以管治列国,从远自东方至西方的地上‘海岛’。在现代学者使我们明白‘海洋’的意义之前,对于诗人来说,他认为那海是幼法拉底河。但今天我们却发现它是指神的河,先从伊甸流出来,再流往全地(创二10)。因此,在神的帮助下,以色列的君王会成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非常难以致信的,以这些话向君王致辞的旁白者会期望他们以字面来解释。那就是为什么在后来的世代认为他是在圣灵的压力下,他才能这样说,所以我们可以说,他在说一些超过他所能知道的事。可以说,他有历史背后和这加冕行动情景背后的异象。然而我们不是有一幅世界独裁者的图画,好像耶利米时代的尼布甲尼撒。当然尼布甲尼撒使用万王之王,万主之主这特别的称号加在身上,奇怪地,我们有的是一幅仁慈和公义者的图画,他对贫穷和软弱的人,与及那些受压制和饱受暴力的人,充满怜爱和关怀。第十二节的希伯来文用这句话开始,(我宣告)因为穷乏人呼求的时候,祂要搭救;即是说,神告诉我们,君王实在对贫穷的人有责任!这位君王事实上可作为沙士比亚在威尼斯的商人(The Merchart of Venice)(第四幕,第一节,第一八四行)所描述的模范:‘仁慈的素质不会受损的,它好像天上降下微微的雨(看第6节,那处我们有‘甘霖’),降在下面的地上……’。这是一幅‘我们有恩典的君王(或王后)’的图画。也就是为什么英国人用这几节经文作为理想皇室的描述。

一个宣教的展望(七十二15-20

此处有更多关于将来的异象。这篇诗实在描述一种宣教的盼望。示巴的君王,和示巴带来礼物。示巴女王是第一位如此行的,她大概于主前九五○年访问所罗门王。但是现在地上的列国已成为自主国,不是属于在耶路撒冷的君王,而是属于神性的君王,祂儿子是耶路撒冷的君王。这种盼望在主前第十世纪时只能用当时的言语和思想方法表达出来。假若这盼望在主后一九三○年,在欧洲中部被表达出来时,我们可以假设那位旁白者会指向希特拉所梦想的生命空间(Lebensraum)这空间是为他的纳粹青年在他施(这城是你能到达最西面的地方,因为它是在西班牙的西岸)昂首阔步,或是在亚拉伯沙漠,正是将标准修订本第九节脚注所显示可能的意思,或是撒巴,即是,远在西面经往印度的航海路线中。但这都不是,我们在这里有的是后来世代学到称为‘神国’的描述。耶稣说:‘它不是属于这世界’。撮要来说,三位君王来向这位温柔和充满怜悯的耶路撒冷君王朝贡。我们记得教会如何看这盼望的完成,三位君王来向一位温柔的婴孩君王下拜,他正睡在伯利琲马槽中。

祂的血在祂眼中看为宝贵(第14节)。我们要记得,对旧约的民众来说,血不只是生命的宝座,它实在是生命本身。当你留意到一个人的血从他的伤口流到泥土上时,你能看见他的生命渐渐的衰败。当在祭坛上献祭时,血首先从尸体中流出,然后肉才献给神(利一511等)。这显示血对神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那些受到暴力苦待而流的血更是宝贵。(看启六9-10所表达的观念。)我们记得旧约中没有任何字代表‘灵魂’,像东方宗教所表示的意义。但是,或许有关它的观念能从‘血’这个字得到明白。对保罗而言,这一切观念都是那么重要,他将基督的死神学化。

第十五至十七节。我们不能在自然和人之间画一条线。两者都属于神的创造;两者都在祂的管治下生产后代;两者都是在祂的治权下结出果实。山应该在其顶上长出果子。人类要从城市结出果实!因为神祝福这君王,人民便可以在祂所创造的批体中找到神的祝福,不是一个孤单的个人,而是被救赎团体的成员,就是以色列。

荣归与神!无怪乎这篇诗和卷二的诗篇以一首伟大的荣耀颂作为结束。然而我们必须记得:(甲)奇妙作为的意思是指那些只有神才能作的行动,神迹的事,证明这位人类的君王实在是弥赛亚的象征;(乙)神的荣耀是对人眼睛的彰显,透过信心,知道神是如何;这个词讲及祂本体的伟大,所以祂的荣耀也是奇妙的事;(丙)阿们的意思,简单来说是:‘肯定的!我们全心认同’。(看诗二篇)

诗篇的编者在第廿节用‘耶西的儿子,大·的祈祷完毕’这几个字结束他的第二卷。──《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