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七篇

 

人类一次极大的危机(七十七1-20

诗篇教导我们如何祷告,当我们应该祷告时,诗篇也帮助我们祷告。它们看来与圣经其它部分不同,因它们是男人和女人的说话,他们向神讲话;而旧约其它部分则是向男人和女人所讲的神的话。但是,留心阅读诗篇会使我们发现,神也是授意(inspired)这些著作,好像圣经其它部分得到授意一样。这是因为当诗人向神呼求时,他得到了‘启示性’的发现:神原来是一位关怀的神。

这是一首非常自我中心的诗篇,其中充满了我、我、我……。换句话说,它给予我们的是一篇常人的祷文。他是一位罪人,他正在一种非常严重的困难中。或许,这位诗人作这祷告的时候,是在主前五八七年,他被掳至巴比伦,是被掳之人中的一个成员。因此,他感觉到不单已经失去了他的家园,那家园是他维生的途径和崇拜的地方;他也失去了神。无论如何,他坚持要将他的现况归咎于神的掌管。当他想起神,他就烦躁不安。当他沉吟悲伤(meditate),他的心便发昏;他不能入睡──他甚至因此责怪神。

他想起很久以前在耶路撒冷快乐的日子,与现在被掳的日子相比,有何等大的分别!因为这位诗人看他的被掳,不单是离开他的城市,事实上,是离开神,或更严重地说,神离他而去!神是否已完全忘记了祂曾向摩西所作的应许?祂曾说:‘我会与你同在。’(参看诗七十三)神是否已背弃了祂在摩西的日子曾与祂自己的子民以色列人所立的约?祂是否已撤去了祂的圣爱(hesed),祂那忠诚的、约定的慈爱(steadfast love)──原意要维持到永远的爱呢?难道祂已止住祂的慈悲,祂的‘母爱’吗?这是一件对神而言不可思议的事(赛四十九14-16)。最后,当他将这些所有的事在祷告中反复思想后(参1节),我们听到他真诚的宣告:‘没有神的思典,我将会疯了。’他这样想,这是我的懦弱,至高者的右手(这是神向世界启示祂自己的方法)会改变(changed,编按:和合本没译此语。可参吕振中译本)──即是说,神能对自己不忠诚!

第十一至十五节,是谁改变了?在这时刻,我们开始看到神几乎是一步一步地回答着这位诗人的祷告。甚至当诗人向神发出可怖的控诉时,他发现在他脑海中所生起的思想,不是他自己的思想,而是由神所授意和放在他脑海之中的。一步一步地,他发现到如果认为祷告只是一种自我对话,纯粹是一种思想过程,完全毋须假设神参与在其中,这种说法是谬误的。

所发生的事是他在改变,因为在默想神所做的事时──不是用哲理去推测神的存在──他开始看到,不是神已经改变了祂原来的本质,而是他自己改变了,从一位有信心的人变成为一位怀疑的人。所以现在他要提说耶和华所行的事。那显然是开始祷告的一种好方法!事实上,读经和祷告是一个银元的两面。

他思想的次序是怎样呢?他宣告(一)神是圣洁的(holy),即是说,祂与有罪恶和必朽坏的人完全不同;(二)神用行动和人类生活的实际启示祂自己──没有其它的神会这样做。(三)他认识到神是永琲滿C这是他重新发现的事,因他用了奇事这个名词,它的意思是‘属于其它世界的’。

(四)接着他‘总结’祂的经营,就是这里思想(meditate)这个词的意思。请也留意这里他的思想在转移。不自觉地,他已从(甲)谈论神跳至(乙)向神谈话。跟着他发现自己已在祷告中(丙)承认神的伟大。最后(丁)他找到这个事实,就是他必然是神所救赎的民中的一位成员。(他竟忘记了,这是何等胡涂!)

这些一切在他脑海中发生,只是因为他使自己去记念往事。我们会问,这是偶然的事吗?不,肯定这是万恩的神曾帮助他的思想,使他采取这些步骤,一个跟着一个地依循一个奇妙的次序。

第十六至二十节,我在宇宙之中。这几节经文看似一篇独立的诗篇,当然它们不是。在他祷告中所发生的事情,神使他最后发现,不管他是多么的微小、疑虑、毫不重要和有罪恶的受造物,但是对神而言,他是至重要的。神对他的照顾,像雷光照亮一样,将祂对伟大的宇宙整体的照顾,集中在这一个细小的灵魂身上,虽然现在是在被掳之中的外邦之地。

这几节经文是用传统的方法描写,像我们在其它诗篇中看到的,神全能的作为在(甲)创造之中和(乙)在救赎之中。第十六至第十八节这小段经文,描述神在创造世界时与‘非存在’(non-being)的力量作痛苦的争战;祂从混沌中创造出秩序,祂发出祂全能的言语,事便成就了。在十六节深渊这个名词是一种最高级的众数,我们可以用这一短句来翻译:‘那非存在的原始海洋中总体的混沌’(创一27;出二十4)。十九至二十节述说在出埃及记中神的子民离开埃及,渡过红海的景况。‘红海’,希伯来文的意思是‘芦苇海’,现在用作代表混沌的海,事实上,它是用来对付逃跑的乱民的。神曾亲自对摩西说,没有人能看见神并且存活,当以色列人走进旷野,祂只是比他们先走了一步,使他们没有看见。第十九节描述神的声音,像是一种寓意的方式‘先走了一步’似的,他们并没有听到。摩西和阿伦只是将他们的脚放在神曾踏过之地。所以,诗歌是以一种田园牧歌的和平与宁静作为结束,因为它的作者现在已重新发现神曾带领祂的羊批,从混沌的形势进入流奶与蜜之地的平安(shalom),进入祂仁爱和喜乐的羊栏。

这最后的五行经文可能是从一首更古远的诗歌中抄下来的,当时这位诗人最个人化的祷告已被接纳,并且在公共崇拜中被采用。但是这效果是有力的。即是说,这对于我们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古代圣殿的敬拜者,和现今时代礼拜堂中的崇拜者,都会有所发现。当我们需要面对类似从神那里‘被驱逐’的情况时,就如信心的失落、被癌症所缠扰、孩童的夭折、战争的爆发等,但透过真诚的祷告,神会以爱心带领我们回转。首先是重新发现祂是一位怎样的神,继续是显示祂为全宇宙而有的那全能救赎的目的,事实上是集中在我的身上!──《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