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一篇

 

新年讲章的诗歌(八十一1-16

这篇‘讲章’可能是特别为住棚节而准备的。这可从第三节中看到。因着时间的过去,现有三个不同的理由,使人们一致认为要庆祝这个节期。(一)它是三个收割节的最后的一个,是收割葡萄的日子,大概在九月的尽头。(二)它包含了感恩。在第六节指出,神曾带领他们离开埃及,从为奴的情况下进入自由。为了表明这事情,人民住在‘帐棚’中,或是住在用树枝所造成的帐篷里,藉此提醒他们,在经过红海之后,他们在西乃旷野的生活,因为他们仍然是‘在路上的朝圣者’。(三)炎热的夏天现在已经过去了,雨季将要开始。只待这些事情发生,整个农业新年度的循环,才可以开始。按照规矩,新年是加在其它两个庆典之上,这附加的一日就是约七章卅七节所指的: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意思就是说,在诗人的日子,以色列人向神祈求雨水降下,没有雨水,他们不能工作。他们同时也祈求神会将圣灵浇灌在祂的子民身上。

你不能单靠自己而举行一个节期。我们应该举行节期,因为这是神的旨意。这些动词,例如大声欢呼,发声欢乐,和其它的,都是众数的。这些活动是批众性的,并不是个人性的。十五天是一段很长的日子。这些节期从月朔开始,在月望结束,号角吹响(希伯来文是shophar),声音响亮,先是开始集会,然后结束(3节)。请阅读每日研经丛书的利未记第廿三章,有更多这些节期的细节。在那里,我们可以得知赎罪日是如何在后来被加进这每年一度的大节期中。

第一至五节上半节,这段是一项邀请,邀请所有神的子民‘来敬拜’。Ki是第四节的第一个字。我们曾经看过,这个小小的希伯来词语的意思是‘那样’,而不是因为,所以这位宣道者说:‘(我们所相信的)是那样,神已立此为证,我们必须这样做。’这些楷书体的词语是希伯来文hoq,这个词原是用来指那些被凿进石头上的不朽的东西。神‘要求’我们有固定的敬拜生活。在祂的智慧里,祂知道我们能固定地参与公共的敬拜,便能保持我们与祂有正常的关系。公众的敬拜是神美好的意思,这并不是我们的意思。

第五下半至七节,我听见言语。当然,我们的宣道者曾阅读出埃及记的故事,知道神如何使你的肩得脱重担,让祂的子民获得自由。但是神也曾在他的心中低声对他说出这一切的意思,好像他和他的会众曾在埃及那里经历这事似的──他们也像以色列人一样,在旷野中埋怨和投诉。神的雷响曾经在西乃山上被人听见,现在又在他们的耳中响起。一声击钹──细拉──强调了这时刻的戏剧性。

第八至十节,那声音的劝戒。人民曾祈求神垂听他们,但是现在神说:‘现在我要你来聆听我的话。’宣道者可能在这点上扩阔了第一条诫命的意思。我们应该记得,这一整篇讲章曾被浓缩成为一首短诗,在后来的崇拜中使用。因此,他用一种使人激动的要求来结束他讲章的第一部分,让它听来好像是神所发出的声音:你要大大张口,我就给你充满。今天我们可称这是伟大的福音请帖,它提醒我们在赛五十五章一至二节神自己再一次说的话:‘你们一切干渴的……。’它也提醒我们耶稣后来在‘大节期’那日所说的话。

第十一至十六,那声音的要求。好像诗九十五篇七节下半至九节一样,是用神直接的说话写成(由于它被收纳在圣公会公祷书中,是非常著名的),宣道者继续成为神的口:以色列全不理我。那是何等悲哀、何等荒谬、何等亵渎的事!神说:‘因此,我要赶走他们,“使他们自食其果”’(参看罗一24)。虽然神曾如此行,祂仍然呼召说:‘甚愿我的民肯听从我!’因为我仍然要做他们的指导者和朋友。

我们在这篇诗篇里看见,什么是每一个宣道者都会祈求神使他能做到的,虽然在他漫长的牧养工作中,这可能只发生一次而已;那就是他不应只谈论神,却要实在地藉着人性的说话,使他的批众面对神永生之道。当这事情发生时,便会有两个结果。有些在场的人会惧怕福音的要求而离开,但是其它的人会得到支持,得蒙引导进入永生。

第十五节他们的命运(和合本译作他的百姓)这几个字非常严肃。这是一篇没有任何希腊观念的以色列人诗篇。希伯来文eth,意思是‘时机’(time),并不是时钟的时间。它所指的是末世的时刻,人的灵魂永琲归宿,其整个‘命运’,全都有赖此时刻。请聆听这一篇特别的讲章,在这里出现的人与神相遇,好像祂面对他们的命运。这是他们转右或是转左的时刻。这篇讲章对它的第一批听众所讲的话,也是现在对我们所说的话,就是申三十章十九节用其它的言词所说的话:‘我今日呼天唤地向你作见证,我将生死祸福陈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拣选生命……’。──《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