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二篇

 

诸神的没落(八十二1-8

观看米高安哲奴(Michelangelo)在梵蒂岗西斯廷教堂天花板上所画的伟大名画的最佳方法,就是躺卧在地板上向上望。在这里,诗人躺卧在地上,也即是说,他直观在他上面的天空。在众多可表现的主题之中,米高安哲奴选择了神创造亚当的故事。为了达成这事,他使用一幅人类的思想也可以明白的图画。他画了天父用祂的指头刚刚接触到祂的孩子──人──的指头。以同一种方式,我们的诗人也给予我们一幅他用信心的眼睛,看到在诸天上面的图画。他看见至高者神(6节)行使祂对整个宇宙的管治权。在宇宙中,没有一样是死物,一切都是活的。

在赛六章一至七节,先知用图画的语言来描述他所看见的异象,就是主坐在高高之上。他所看见的,就是神被撒拉弗围绕着。另一方面,在我们这诗篇中,以罗欣(ELOHIM,即神)被诸位以罗欣(诸神elohim)围绕着。这幅图画是‘宇宙议会’的一个会议,至高者是主持人。虽然这幅图画对我们来说是奇怪的,但是对当日的人来说,他们能够完全明白;因为他们知道,在东方的伟大君主,无论是以赛亚时代的亚述王,或是在耶利米时代的新巴比伦王,他们皆称自己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其它细小国家的小君王就必须坐在议会中(用想象力!),听命于大君王(赛卅六4),领受他们作为附庸国君王的责任。但是在这里,是全地的审判者、全能的主、至高的神,祂担任主持。这个议会,在这位主席领导下,已经确立了一个唯一的目的,就是向所有在地上的国度施行公义。

那些小君王,虽然他们被子民视为神灵,但是他们未能施行同等的公义。他们继续偏袒恶人。所以,那位神圣的主席劝戒他们,命令他们要对贫寒的人、孤儿、困苦和穷乏的人彰显同等的公义。这不是任何一位东方的君王、管治者或专政者想到要做的事,所以这由神而来的审判,指出了圣经启示的独特性。这位主席非常积极地在议会中进行审判:神性的君王统治者不会停留在不公义的地步,他们要采取积极的行动,解救(中文和合本译作“保护”)贫寒和穷乏的人。也许会从官僚的人、借贷的人、或是恼恨的三K党人的势力中,救他们脱离恶人的手,有如那成功的农夫,强迫贫穷的邻居放弃他的祖业来偿还债项(比较赛三13-15,五8)。

按照圣经的思想,这个世界和‘另一个的世界’,在天上的神灵和在地上的君王之间,是不能画开界线。假若这一个是邪恶的,另外的一个也会如此。在这伟大的议会场中,至高的神做了世界上任何宗教也没有建议他们的神要做的事。我们的诗人所回答的问题,并不是‘谁是神?’,乃是‘神要做什么事?’他显示了祂是站在被迫害的和受苦的批众一边的神。事实上,祂是社会公义(以今日的话说)的神。

我们要记得‘诸神’只是人类的思想创造出来的虚构的事或创作。在这议会会议中,它们代表了人手所造的偶像、人思想上的形像或意识形态。它们包括了我们人类所创造的权力机制,要成为统治世界的统治者的国族主义,种族歧视,那些没有人能负责的跨国基金的发展、没有人能控制的放任自流的战争倾向,和其它类似的事。虽然我们已将我们个别的生命委身于神,向祂顺服,但是上述的势力事实上今日仍管治着我们的生活。好像诸神一样,这些运动、势力或意识形态,看来是在我们的控制之外,我们的世界好像朝向毁灭。

但是旧约和新约圣经都宣告这意义深长的好信息,就是神是主,祂掌管天上和地上所有的神。赛廿四章廿一节说:那日子将到,主将会探望(不是惩罚)在高处的众军和在地上的列王。在神的眼中,天上和地上都是一样的,而邪恶就是邪恶,不管在这里还是在那里。正如宇宙的最高法院已准备就绪,至高者前来主持、检查,并且对在上的神灵和在下的万国作出裁决。保罗怎样称呼他们呢?‘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弗六12)。

虽然他们是至高者的儿子,这些神灵都要死(这是他们得到的裁决!),好像世人一样,要仆倒,像王子中的一位。(耶稣在约十34-36也曾引用这节经文)请参阅赛十四章十二节(在那处,有一位神也得到同样的惩罚);结廿八章十六至十七节(是对一位神所委派的君王的裁决);路十章十八节(我们读到耶稣所看见关于神灵堕落的异象);路十章十九至二十节(我们学习到有关邪恶堕落地上的结果);启十二章九节(我们得到一幅关于最后永结果的图昼);太廿五章四十一节(我们看到临在地上的结局,是与在天上的一样)。

在我们的日子,很多人,甚至基督徒,都被一种观念所迷住,认为这世界是不受控制的,并且冲向灭亡。为了支持他们的论据,他们指出了他们每日在报章上所读到的暴力、贪婪、蓄意的凶杀等事件;又有一些细小无助的国家,无力克服他们所经历的财政问题和贪权的势力;又有失业、经济衰退和将要临到的世界经济崩溃。我们的诗人对他们宣讲好信息,这是新旧两约圣经所宣讲的。事实上,他正谈及耶稣在约十六章卅三节时全部有耳当听的人所说的话: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就是这个缘故,一位著名的神学家曾描述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是‘诸神没落’的时代,因为我们有耳听的人已经知道,他们的末日近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