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三篇

 

破坏神的约(八十三1-18

第一至八节,神啊,请不要作哑;请你不要缄默。这些字撮要地道出了生活在以赛亚时代一些贫穷人所感觉的怨恨。在那些日子,亚述人不断地骚扰在北方的以色列和在南方的犹大。事实上,他们的军队甚至计划了灭绝种族的行动,使他们不再成国。诗人宣告说:神一直没有说过什么,没有做过什么。诗人指着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神无谬论正在处于危险的边缘。在一九四○年代的情况也是一样,当时仇敌所做的不单是骚扰,事实上,这是灭绝一整个民族的计划。他们在这个民族身上,强行希特拉所称的‘最后方案’。那些人是犹太人。在奥斯威辛及其它第三帝国(纳粹德国)的灭种集中营中,他差不多成功了。在第三节,以色列被称为你的百姓(神的am);但是在第四节,‘他们’说以色列只是一个goi,一个异教国家,一个外邦的国。

已在不久前去世的神学家保罗田立克(Paul Tillich),他自己曾逃避了大屠杀,并且在美国得到庇护。他对有关神的可信性的这重要问题作了深入的思索。他提出了这个意见:‘在谈及神的时候,我们在各处所经历的,神在世俗事情上的沉默,会否是神的方法,逼使祂的教会,回到一个神圣的窘境中?’然而,人仍然胆敢无礼地用这些说话来描述神,例如:‘在楼梯上的大人物’,‘正常的好伙子’,‘永生的玩具’,和类似无意义的说话。当然,理由是我们不敢与至高的神过于‘亲密’,虽然祂是‘我们的天父’。祂确实是我们的天父,但是祂也是‘在天上’的。因此,祂是超越的,被神秘的气氛笼罩着的。‘云层和漆黑包围着祂’。耶稣的情况也是如此。祂不是‘我的好友耶稣’,‘耶稣,你是否与我一同奔跑?’正如徒一章九节提醒我们的,‘有一朵云彩把祂接去。’

或许正如田立克所提议的,当我们在错误的地方寻找神时,祂有意将自己隐藏起来。诗人期望神启示祂自己,作为以色列的拯救者,用棍棒对付祂子民的仇敌。正如他引申说:‘神在我们的一边。’但是情形并不一定如此。我们从整本圣经学习到一个道理,当我们不期望祂挥舞大棍子时,祂就出现在每一处人类失败的地方,在丑陋之处,在伤心的时候,甚至在十字架上,我们就更有可能寻找到神。诗人继续说:但是在以色列历史开始的时候,神已与祂的子民立约,要成为他们的神;现在周围的列国共同密谋推翻神的计划,他们已结盟,要消灭那被拣选的民族!事实上,亚述现在已加入这联盟,并且成为强大的帮手(the strong arm,和合本没有译‘强大的’),要求罗得的子孙,就是摩押人和亚扪人(夏甲人是在沙漠的阿拉伯人)往约但河的东边,消灭以色列。这些都是地中海沿岸的其它所有的国家!

第九至十二节。不幸地,诗人认为他知道神应做什么事情,甚至比神知道得更多。他相信自己是一位良好的神学家,因此他诉诸历史,提醒神,祂曾在士师的时代帮助祂的子民。但是,他忘记了,在那些‘野蛮的日子’中,可以说以色列仍是一个年轻人。现在,她已经成长了,在伟大的众先知的帮助下,变得成熟。如阿摩司、何西阿、弥迦和以赛亚,他们都曾热情地将神对待祂立约之民的方式,更深入地表达出来,这都是参孙或基甸所不知道的。

第十三至十八节,咒诅他们!诗人野蛮的反应变得越来越坏。他明显地没有聆听我们刚才列举的众先知所说的话。他喊叫说:‘我的神啊,使他们成为随风滚转的草’──这是一个恰当的描述,表示一株曾经是活泼和青绿的植物,现在已变成完全无助和无用,在郊野旁边,漫无目的地在风中旋转。他对神的要求,差不多是回响着莎士比亚在西泽大帝一剧中所说的话:‘响起警号吧,战争爆发了。’

突然地,我们遇到一句非常不同的句子。事实上,可能由于他这个难以理解之情的爆发,使它成为了一首会众的诗篇。基于对火和风暴的惊恐,我们的作者现在盼望他国家的敌人最终会寻求你──耶和华的名。最终,他已从以赛亚的宣道中学会了一些事情!然而,在他的祷告中,他仍然抱有矛盾的心理。在第十七节,他寻求以色列的敌人的结局,但是在第18节,他祈求他们最终也能知道惟独你──是全地以上的至高者。

以色列的神,祂的名是耶和华,意思是‘除了我以外,再没有救主’。甚至那些破坏神之约的人,也能知道神是救主,这是我们的诗人的期望。对,大门是常常打开的。甚至是神最坏的敌人,也可以进来,认识神是救主和主宰。──《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