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六篇

 

任何人的诗篇(八十六1-17

这一篇诗,差不多每一行都是从我们这诗集的其它诗篇中抽出来,或是引自妥拉(Torah)的,妥拉是旧约首五卷书的名称。我们可以在其中发现引用了不下于四十次。然而当作者将这些分散的句子结合成为一首诗,用作赞美神时,他的天才就在其中显明出来。或许我们也会在工作的时候唱出诗歌的片断,但不会有很多人能够将这些分开的诗句配对成一个和谐的整体;但是我们这并合起来的作品,竟会成为圣经的一部分,还在教会中被人颂唱!这首诗篇分为四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至七节,我寻找神。讲者是一位平凡的、属于工人阶级(我们可否如此说呢?)的市民,教会中的一个成员(指其虔诚)。正如安妮侯克思(Annie S. Hawks)著名的诗歌中所说:‘我时刻需要主。’我知道你是一位宽恕人的神,你立约的爱永远不会容让你忘记求告你的人。但是,他在归向神以前,看来曾尝试过每一样事物,就是他时代的各种‘主义’。相反地,他在这首诗篇中曾七次宣称,他现今晓得神是最高的主宰。开始的时候,他重复用哀怨的语言说,我……我……我,但是他很快便记起要转过来,并且说,我的神(2节)。所以,(5节)他引用出卅四章六至七节,就是主要描写神向我们启示祂自己本性的那段伟大的文字。

在第七节,日这个字是一种有趣的用法。正如我们曾看过的,它不是指时钟上的时间,也不是‘小时’的意思。它在这里是指一个可怖的‘时刻’,一次毁灭性的经验,当永闯进了人的自觉之中,他被患难的恐怖所覆盖的时候。这并不是一种掠过的忧虑,而是对永生神之永审判的一种经验。因此,他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要求告神,他发现(ki)你必应允我。所以,正当他惊恐的时刻,他找到神奇妙的安慰。

第二部分,第八至十节,我找到了祂。我知道我已找到了祂,因为在那里再没有别的神。你神性的伟大使我感到自己的一无所有。你所做的事情,没有其它的神能做。因此,他宣告说,不单以色列我的国家,而是地上万国,就是你所造的,终有一天,他们都要来敬拜你,也要荣耀你的名。

第三部分,第十一至十三节,主啊,将你的道指教我。他如此的祈祷,好使他马上能照你的真理行,或是‘以忠诚响应你对我的忠诚’(参看诗八十五10-13)。在结束的时候,他继续说,‘求你使我专心’,即是说,使我的人格完整,以致成为一个不复杂的人(比较太五8)。这样,我要用‘一完整’的心称赞你。我会如此行,因为你救了我‘整个’人(标准修订本与和合本译作灵魂),免入极深的阴间。当然,神没有使他从死里复活过来。阴间代表一些‘整全’的事物。事实上,它是深入在地下,在大自然的创造之下的‘空洞的地方’。但是,它也是神所创造的人类的‘潜’意识。深藏在人的潜意识中(或是如圣经的作者所了解的,从人的‘心’中),正如耶稣所说的,在那里涌现起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谤烗;这些都是污秽人的(太十五19-20)。明显地,神要拯救我们的诗人脱离这些东西。

第四部分,第十四至十七节,我的信条。但这并不是说,我对邪恶的思想有免疫的能力。神啊,骄傲的‘倾向和习惯’(希伯来原文并没有提及人)起来(从我潜意识的深度),再一次攻击我;一大堆强横的‘本能’(再一次,在这里并没有一个字是指人的)寻索我的命(或是‘灵魂’,或只是‘我’)。我如何处置它们呢?我用挑战的语气宣告说:‘主啊,你是……’所以我要覆述我在出卅四章六至七节所得到的信条。在这几节经文中的字,也可以在民十四章十八节;代下三十章九节;尼九章十七节;诗一百零三篇八节,一百一十一篇四节,一百一十二篇四节,一百一十六篇五节,一百四十五篇八节;珥二章十三节;拿四章二节中找到。因为这种对神的描述可以经常在旧约圣经中找到,我相信很多敬拜者已知道它和使用它,好像今日在公共崇拜中,我们经常诵念使徒信经一样。这位充满恩典的神,会将我从经常爆发的低劣本性中拯救出来。

在第十六节,诗人称呼自己为你婢女的儿子。假如这是希伯来原文的正确解释,它的意思就是‘你的嗣子’。但是这些文字也可以加上响音字母,这样,它们的意思是‘你曾对他说阿们的儿子’。后者是一个具吸引力和可能的解释。他可能是说,神所接纳的,就是这样子的他,并已将祂慈爱的祝福赐给他。但是,一位细心的希伯来诗人,会用一组字母而同时可以指出两个意思。类似双关语,在任何的翻译本中也不能将它们表示出来,只能从注释经文时说明。在第十七节,诗人求问一个凭据,就是一切都会改善的凭据。他不是要求:‘帮助我去相信’,乃是要叫恨我的人(他们是真正的人,还是指他低劣的本性?)看见便羞愧,因为在最后的时候,他们会认识到你耶和华,从前曾帮助我,现在又安慰我。──《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