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九十篇

 

第四卷

千古保障(Ⅰ)(九十1-17

华滋(Issac Watts)有一首诗,人们称誉它可能是在英语中最好的诗,就是用了今日研读之经文的头几句作开始。它是基于诗篇中最好的部分写成的。诗九十篇是我们所拥有的诗篇中唯一的一篇被指为摩西所写的。我们应该记得,一切的神学都是从出三章一至十四节这段经文开始的,因为在那里,旧约和新约的神,就是全本圣经所描述的神,启示了自己:(一)祂是‘圣洁’的神;(二)祂是创造的神。这位神也(三)透过了祂的言语启示祂自己,祂在火中说话,这即是说,祂在痛楚和苦难中说话,祂在这个世界独有的混沌中说话。(四)祂‘下来’拯救祂的子民,正如在摩西的日子祂所做的一样。祂常如此行,在二千年前,祂藉着基督而行;在我们的日子,祂透过圣灵的力量做在我们身上。(五)藉着摩西,祂将慈爱的立约关系赐予以色列;透过这关系,在祂的言语和教导(妥拉Torah)中,祂将自己给予我们。神也期望祂的子民向祂显出顺服、爱和忠诚,以回报祂爱里饶恕的本质。最奇妙的,这位神(六)答允以一种亲密的态度与我们‘同在’,并且(七)告诉我们祂‘个人’的名字,作为祂承诺的保证。

我们可以这样说,这篇诗篇有两个极端。一方面,是人生可怜的短暂;另一方面是神永琲滲迹,但我们的诗人在开始的时候就立即将这两极拉在一起了!他一开始就称呼主。他用了神个人的名字雅巍(Yahweh),这个希伯来字是主这个字背后的意思。他用了这个名字作为他所说的第一个字。他告诉雅巍,虽然有可怕的鸿沟将神与人分开,但是有神与我们──祂可怜的受造物──‘同在’,这是何等奇妙的事。除此以外,他继续说,这个‘见证’可以在世世代代中找到。所以没有任何理由我们今天不能重复在这里起首的奇妙惊叹语,并且将这应用在基督和教会的生活中(参看申卅三27),这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居所,我们知道它是属于神的。因为神永不改变。祂是同一位神,祂造成了(‘艰苦的劳动’)地和世界,从时间的胎胞中,将它生出来(参看伯卅八8)。

千古保障(Ⅱ)(九十1-17)(续)

人又如何呢(3节)?我们的诗人宣告说,你使以挪士enosh归于尘土──请注意,不是亚当。在神为他生命而设的慈爱计划中,‘亚当’失败了。创世记第四章向我们显示出亚当(人类)怎样在该隐和拉麦、亚大和洗拉(有男有女)身上,变成了未被救赎的人,直至今日。他们是自我中心和自私的,没有顾及他们邻居的需要。但是创四章廿六节继续讲及以挪士的出生。以挪士是另一个表示人或人类的意思的名字,是一个新品种的人,谦卑和诚恳、‘敬畏神的人’,‘求告主名的人’。当然以挪士先生夫人必定不会忘记,他们也与我们普通人一样,需要从罪恶的束缚中被拯救出来。神向所有的人类呼喊说:‘亚当的后裔,要归回家。’以挪士当然已经知道回家是何等奇妙的事情。在诗八篇四节,诗人敬畏地凝望着天空,他呼喊说:‘以挪士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亚当’太过自我中心,他不会如此呼喊。但是这篇诗篇是为立约的众子而写的,这约是神藉着摩西与以色列人所立的。

古时的列国,包括充满哲学头脑的希腊人(保罗在林前一章如此说),他们都视天空为分隔神与人的东西。在世界上只有以色列宣称,将神与人隔开的是罪。对他们来说,神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假若与神相交能用一幅在伊甸园中共同生活的图画描述的话,那么,就是罪将人类从这一种奇妙的生活中驱逐出来(创三22-24)。因此,现在人生活在伊甸园外,在神的忿怒之下。人想到那位甚至知道我们隐恶的神(8节),祂可能会将人类全都抛弃,因此人感到惊惶(7节)、挫败、沮丧。同一节经文指出,神甚至展示这些罪恶,要它们在祂自己面前列队,好像在逐一检阅警察队伍一样,依次将它们指出来。因此我们的罪再不是隐藏的了,它们在你面光之中被探射灯照着,而且被照明了。

所以,我们的生命是给罪败坏了,并不是自然腐烂的。意思就是说,因为我们是罪人,当我们到达所划定的时间,那实在是终结了。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这是何等悲哀的事呢!

第九至十二节提出了一条有意思的问题。大多数人会以科学的观点来解释人不可能逃避的死亡。他们视死亡是人身体自然功能的衰退,直至到达一个终点站。但是诗人所祈求智慧的心(这也是保罗在林前一章所讲的),是人明白他将要面对的死亡,是神对他的罪恶和反叛的本性忿怒的结果。他反叛的本质使他在敬畏和惊奇的情形下不能安然站稳,也使他对神厌恶罪恶的思想不禁震惊,这思想完全是希伯来的思想,绝对不是希腊的思想。

第十三至十七节,诗人用了一种古时或现代的‘希腊’人都不会想到的方式,来结束他所写的诗,因为现代西方人士已经从神存在,和宗教是不同于迷信等的所有这类观念中,将自己释放出来了。请注意,诗人没有乞求神赐予长寿,更没有祈求生命不灭。在第三节,我们看见神对人说:‘回家吧(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因为罪将你与我隔开。’但是现在,诗人用同样的说话回答神:‘主啊,回到我们这里。要等多久,你才会改变你对你仆人的计划呢?明天早上吧(不要再等了),请用你的慈爱满足(!)我们,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假若这事情发生的话,我们便毋须恐惧死亡了。因为你的慈爱(hesed)比死更坚强。’(歌八6

最后,他为四件事情祈祷:(一)使我们心中的喜乐的总和与我们遭难的总和相等;(二)现在就使你的爱向我们──你的仆人显明;(三)也不要忘记我们的子孙──肯定地,要让幼小的子孙也能经历你的约。让你的作为向你的仆人显现(被你仆人‘看见’)。耶稣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约五17)神的作为,首先是创造天地和其中所有的,包括人类。其次是重新创造,造出新天和新地来,也再创造出新的男女来(赛六十六22)。你曾应许我们如此行,拯救我们脱离罪恶和死亡的权势。现在就向我们和跟随我们的人如此行吧!诗人接着祈求:(四)让你的喜悦(译者注:和合本译作荣美)、你的恩慈、你的荣美,促使我们达成你的旨意。在钦定本中译作‘荣美’,比标准修订本的喜悦更好!因为恩慈是美的。有人偶然听到金查理(Charles Kingsley)在病危时不断低声地自言自语:‘神是何等荣美,神是何等荣美!’

这样,我们毋须对不能够避免的死亡再说惧怕了。这位永生、充满着怜爱、仁慈、恩典和荣美的神,藉着祂饶恕的爱,在我们身上创造了祂丰盛的生命。这种荣耀的力量甚至战胜死亡。

我看见了周围的变迁和腐化,

但是永不改变的你,常与我同在。(莱特H. F. Lyte

诗篇的编辑将诗九十篇放在诗八十九篇之后。后者以一项信心的宣告来完结,就是神琱[的爱必会超越以色列被掳时期的‘结束’。第三卷以此作为结束。但是,从历史事实中得知,神现在已将祂子民的生命恢复过来了,第四卷便用这一篇诗篇开始,它宣告神荣耀的能力不但胜过‘被掳’,而且胜过了死亡。──《每日研经丛书》